会员管理中心 | 总首页 | 节日小品 | 公司小品 | 公务员小品 | 舞台剧剧本 | 公司部门小品 | 搞笑小品 | 小品大全 | 影视剧本 | 代写小品 | 剧本投稿 | 常见问题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小品剧本网专业代写剧本电话:18022171126 QQ:819391276
代写小品剧本
剧本推荐
银行年会演出娱乐搞笑小品《赢在

医院预防感染题材情景剧本《消灭

工程施工公司年会娱乐感人剧本《

电力公司年会娱乐搞笑小品《老员

公司年会娱乐搞笑小品《优秀销售

好人好事爱心题材心理剧《传递爱

精准扶贫题材心理剧《扶贫故事》

银行年会演出搞笑相声剧本《农商

医院年会演出感人剧本《小女孩的

铁路公司年会搞笑感人小品剧本《

年会企业年会娱乐小品剧本《公司

公司年会娱乐搞笑感人小品剧本《

单位廉政题材搞笑小品剧本《知错

银行年会娱乐演出小品《银行优质

医院年会演出扶贫题材感人剧本《

房地产公司年会搞笑小品剧本《年

工程建筑公司年会演出感人小品剧

商场专卖店娱乐搞笑小品《用心服

公司年会演出感人搞笑小品《报恩

公司娱乐演出相声剧本《公司成长

娱乐演出古装搞笑小品剧本《还珠

农村娱乐演出搞笑小品《选女婿》

银行年会演出合规题材搞笑小品《

医院年会演出搞笑小品剧本《明察

年会演出好人好事正能量搞笑小品

公司年会庆典娱乐演出搞笑小品《

公司企业年会搞笑小品剧本《优秀

玩手机玩微信相关题材心理剧剧本

后勤食堂采购相关题材搞笑小品《

干部廉洁勤政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金融银行业演出古装搞笑小品剧本

医院年会演出医闹题材搞笑小品《

建筑公司年会娱乐小品剧本《不一

公司晚会娱乐喜剧小品剧本《公司

公司晚会娱乐搞笑小品剧本《千年

公司年会娱乐搞笑小品剧本《有房

穿越梦想题材搞笑小品剧本《群主

银行金融业年会娱乐搞笑小品《唐

医院年会妇产科演出娱乐小品剧本

工程施工公司年会搞笑小品剧本《

商场超市年会娱乐小品剧本《员工

公司年会娱乐搞笑剧本《群主摇一

银行晚会娱乐演出穿越情景剧剧本

国土资源所廉政搞笑小品剧本《知

建筑工程公司年会娱乐小品剧本《
您当前位置:小品剧本网 > 影视剧本 > 电影剧本 > 《盛名前夜的孔子》
 
作品类别:影视剧本-电影剧本   会员:SUYU   作者:佚名     阅读: 次  
投稿时间:2018/11/9 15:02:13       最新修改:2018/11/9 15:02:13       来源:小品剧本网www.xiaopinjuben.com/ 
小品剧本网影视剧本频道www.xiaopinjuben.com/juben 中国最大的影视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专业创作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18022171126 QQ:819391276
《盛名前夜的孔子》

         《盛名前夜的孔子》

 

    剧本(样章)

    〖1〗曲阜东南阙里  春  凌晨

    孔丘显赫远祖的墓地中三间年代久远、土木结构的房子。房子前面绿草铺地、野花点缀,后面苍松翠柏、青竹古藤。前面的绿草野花间横亘着一条深遂的墓道,两端都有一个石牌坊,称之为阙。

    孔子在阙口与亓官氏紧紧拥抱着。

    春风吹拂着他的衣衫,吹乱了亓官氏的秀发。

    孔子非常细心地整理着亓官氏的乱发,极自信地:回去吧,我今天一定能找到工作,让我们家不会有衣食之虞。

    亓官氏信任地点点头。

    〖〗通往曲阜大城(廓)的路上  春  凌晨

    孔子一蹦一跳地往前,嘴里哼着:歌芦花啊,一片白苍苍!清早的雾霭,成了蒙胧的屏障。我玫瑰花般的情人啊,你在何方?寻寻觅觅,我逆流而上,阅尽弯弯曲曲的河道,饱览青青翠翠的山岳,我百合花般的爱人啊,她正在水的中央……

    歌声中:

    有两只狗在路边行苟且之事。

    孔子上前去吓唬它们,

    公狗拖着母狗走进路边的树木。

    孔子:这还差不多。

    不远处的路边,屈楚正往下津津有味地看着什么,

    孔子轻轻地走过去,来到屈楚身边,顺着他的目光往下看。

    草丛里,原壤正骑在一个女人的身上用力。

    孔子伸手摇了摇树枝。

    原壤欢喜地喘息着:别闹,就好!(他扭头看见孔子)啊!

    孔子苦笑着摇摇头,去抱了一抱树枝,扔在他们身上,扭头就走。

    屈楚追上来:丘,你去哪里?

    孔子头也不回:找工作。

    屈楚一把拉住孔子:我们找到了,跟原壤来,就是想邀您一起去干,谁知半道碰上娃女……

    孔子:这样啊?这个原壤!谢谢你!什么工作?

    屈楚:宫城在扩建,城墙要筑百丈高,正招聘筑墙的。

    孔子:筑墙,我不去。

    屈楚:为什么?这是季相家的工程,工资蛮高。

    孔子:可是,我不仅要工资高,还要有些自己的时间。

    屈楚:能找到吗?

    孔子:找都不找,怎么知道不能找到?

    屈楚:其实我也不想白天黑夜地干活,我娘有病,得有一点时间照应她。

    孔子:照应亲娘是大事情,跟我一起去找找看。

    屈楚:好,我跟你走。

    孔子:你得去跟原壤说一声。

    屈楚转身要走,

    孔子拉住他:还有,你可不许跟原壤学,人可不比蓄牲,要懂得廉耻。

    〖〗曲阜大城的街上  春  早上

    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一对男女言笑着来到路边一家卖首饰的店铺前,

    孔子驻足,快乐地瞅着他俩,

    男的拿起一个包金镶玉的带钩,女的正看着一把圆弧而有对称纹饰的玉梳。

    男的放下带钩,瞅着女的:就卖这玉梳?

    女的伸手拿起带钩,将玉梳凑近,对比地看着。

    屈楚凑近孔子耳朵:她两样都喜欢。

    孔子:待我找到工作,拿了工资,一定把两样都买了给我的亓官氏。你呢?给母亲买什么?

    屈楚:一碗大米饭。

    孔子拍拍屈楚的肩:好,太好了。我母亲在世时,每月总会给我一两顿大米饭吃,可她自己从不肯吃,现在想想,心里真不是滋味。

    〖〗首饰的店铺不远的金银错作坊前  春  上午

    作坊里的工人忙碌着,有的在便器上刻凹槽,有的在刻好的凹槽内嵌金银。孔子认真地看了看,收回目光转向作坊外写着“招工”两个字的木牌上。

    有个精明的老人走过来。

    孔子把目光转向老人,恭敬地一揖。

    老人:愿意留下来干吗?

    孔子:每天要干多长时间?

    老人:日出日落之间。

    孔子:工钱呢?

    老人:头三年学徒,有你吃的,有你住的,还有点零花钱。

    孔子扭头看一下屈楚,对老人:他可以吗?

    老人认真地打量着屈楚,缓缓地:也行,但我更看好你。你可以只学一年就拿工钱。

    孔子对老人一揖:对不起,我刚结婚,得挣够养家的钱才行。他叫屈楚,有个哥哥可以养家,赶紧学门手艺是很好的。

    老人点点头,对屈楚:你明天日出时来吧。

    孔子、屈楚与老人作别,

    俩人刚迈出脚步,身后不远处传来原壤的声音:孔丘,等等我!

    〖〗曲阜  春  中午

    孔子一行仨在大城穿街走巷,寻找工作。进了一家豆腐店,很快失望地出来;又走进一家作坊,还是失望地出来。

    他们顺着大街往前走。

    原壤:找个工作这么难!

    屈楚:要不你俩都跟我去做学徒,仨人在一起,多爽!

    原壤:爽个屁,没有钱,会穷死人的。

    孔子:人哪有穷死的,别说丧气的话,到郊外去看看。

    〖〗大城郊外  春  下午

    牧马人盯着原壤:记住,带上自己的衣物,明日午时在这里候着,我们马队要从这里经过,到时带你一起去。

    原壤:好的,明日午时见。

    牧马人转向孔子:我真的非常看好你,是不是再考虑考虑。广袤的草原、白云蓝天,你骑着骏马自由驰骋,可是件很爽的事情。

    孔子双手一揖:抱歉,真不好意思。

    牧马人转身上马。

    孔子、原壤、屈楚目送他远去。

    原壤对孔子:我觉得你应该跟我一道去,做金银错的学徒没有工钱,做个牧马人,工钱算是高的。

    屈楚:孔丘新婚,是想在家多陪陪嫂子。

    原壤看他一眼:你懂个屁,小别胜新婚,一两月回家一次,做起来更有味。

    屈楚:你这样说,可你自己……

    孔子转身就走。

    屈楚赶紧追上去:我不是……我是……

    孔子停下来静静地望着他,温和地:不要开口就是那事,生活还有些更有趣的。

    原壤:我知道,你说的是学问上的事情。你现在学问不是很高吗?连那些达官贵人也要来向你讨教,可你又能得到什么呢?大米还是牛肉?

    孔子静静地听他说完,抬起头来去看快要西沉的太阳,最后把目光落在一脸疲惫的屈楚脸上:走了这么一天,整个大城都走遍了,累了,我们回去吧。

    屈楚:丘,我还是想知道,怎样的工作才能让你满意呢?

    原壤挑衅地望着孔子。

    孔子:我想要的工作,工资不能太少,可以让我和亓官氏能活下去;时间不能全搭上,得有些时间留给我自己去学习。

    屈楚:都工作挣钱了,还学习!

    孔子:一定要学习,不断地学习,这样才会有未来的。

    原壤:你这么讲究,工作怕是很难找到的。

    孔子:我喜欢做难事,只要有一线希望,就会努力去争取。

    〖〗孔子家里  春  傍晚

    母亲的织布机静静地躺在屋里,孔子深情地注视着,慢慢地走近它,低声地:我现在才知道,母亲为什么一坐上去就一整天不下来。活着,竟是这么地艰辛。

    亓官氏伸手挽住孔子的胳膊,抬头望着他:你准备怎么办?

    孔子:明天再去,去宫城看看。我就不信,若大的曲阜,就没有我想要的工作。

    亓官氏默然不语。

    孔子:你不信?

    亓官氏犹豫地:我信……只是没想到……

    孔子:没想到我家会这么穷。

    亓官氏:还真是这样,我曾听我的父亲和母亲谈过你的家境。父亲说你人品才华是让人翹指的,只是家境不会好。我母亲不信,跟我说你父亲会给你留下许多,而且你母亲娘家也是很富有的。

    孔子:现在这样,而且很快就揭不开锅了,你会不会失望,或者是怨我?

    亓官氏:我不会失望,更不会怨你,一点都不会。

    孔子:为什么?

    亓官氏:我父亲跟我说过,对一个女人来说,男人的人品才华,比他的财富地位更值得女人去珍惜。家财万贯大富豪,不如一个真君子。

    孔子紧紧地搂住亓官氏:谢谢你!母亲跟我说过,如果我们母子俩不搬离老宅,生活是没问题的;可那儿有整天骂骂咧咧的大妈,母亲说那样的环境对我的成长不利。至于我佬佬家,曾不止一次派人送钱来,但每次母亲都要退回去。母亲坚持自己来养大我,说这样对我的成长有利……

    亓官氏抬头望着孔子:您有一个好母亲,只怪我命薄,没福气与她相处。

    泪水从亓官氏眼角沽沽地流下。

    孔子轻轻地替他擦着脸上的泪水。

    〖1〗曲阜东南阙口  春  凌晨  第二天

    孔子与亓官氏紧紧拥抱着,春风吹拂着他的衣衫,吹乱了亓官氏的秀发。

    孔子非常细心地整理着亓官氏的乱发,极自信地:回去吧,我今天一定能找到工作。

    亓官氏极温和地:我相信你,只是我还是想跟你一起去。

    孔子抚摸着她的面頰:别担心。

    亓官氏:屈楚和原壤都去工作了,今天就你一个人……

    孔子:这样我更可以快快地走,这里不行去那里,说不定我会把曲阜的宫城都走遍呢。

    亓官氏:我真想陪陪你。

    孔子:我会在日落之前赶回来。你不嫌我穷困,作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我是绝不可以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受穷的。今天,我会努力,找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

    亓官氏紧紧地拥着孔子:你的人品、你的才华,是万乘黄金都买不到的。你不穷,真的不穷!你不要这样去想。

    〖1〗曲阜宫城  春  从早到晚

    不远处,季氏的土台正在开工。

    运土的运土,夯实的夯实,工人们忙忙碌碌的。

    工地前插的块大木板上,“招工”两字特别醒目。

    孔子很快地看了一眼,匆匆地离去。

    孔子走到一家豆制品作坊前,犹豫了一下,走进去……

    他很快又出来,匆匆地往前走;走进一家铁匠铺,不久再失望地出来。

    孔子在宫城的大街小巷里走着,太阳渐渐西去。

    孔子斜长的身影映在地上,他突然有些不安,掉头看到西山顶的太阳,不由大惊,拔腿跑起来。

    阙口就在眼前,他止住脚步,望着西山顶上的一团霞光……

    幻出:亓官氏看着空了的米缸发愁的样子。

    画外孔子的声音:今天,我会努力,找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

    孔子蹲到地上,许久,他下了决心似地站起来。

    〖1〗曲阜东南阙口  春  傍晚

    霞光里,亓官氏正朝他跑来,

    孔子伸开双臂,坦然地迎了上去。

    夫妻俩紧紧地拥抱着。

    孔子:我终于找到工作了。

    〖1〗季氏的土台  春  上午  第三天

    孔子站在土台前,看看忙碌的工人,目光落在那块“招聘”牌上。阳虎手里甩着一根鞭子,得意洋洋地走到孔子身边。

    孔子客气地对阳虎点点头。

    阳虎:你认识我吗?

    孔子摇摇头。

    阳虎:我叫阳虎,是管理这个工地的。你是不是想在这里找点事做?

    孔子点点头。

    阳虎:好极了,我认识你,你叫孔丘,是曲阜有学问的人,那次在懿子的家祭上,连他的父亲都夸你。我喜欢跟有学问的人打交道,你说,你想在这里做点什么?

    孔子:我有力气,挑土,或是夯土,都可以。

    阳虎:这不行,挑土夯土太委屈你。你有学问,可以在这儿做个记工,这样就不用日晒雨淋,整天汗臭熙熙。我给你间办公室,每天你只需坐在那里登记,算计,把情况汇总报告给我就行。

    孔子的脸上露出惊喜,忽然变得很着急。

    阳虎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一个挑土的老人,从人高的土台摔下来,泥土撒了一地。

    孔子与阳虎都一同朝老人走去。

    孔子刚去扶住老人,阳虎的鞭子就落在老人身上。

    孔子愤怒地看着阳虎。

    阳虎冷冷地一笑:我听说过你很仗义,只是想在这里做事,需将仗义全都用在我身上才行。

    孔子:他这么老,年龄比你父亲……

    阳虎大声地:不要拿我的父亲跟这个人比!(他盯着孔子,压低声音)再管闲事,到手的好工作就没了。

    孔子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

    阳虎咬着牙,高高地举起鞭子,猛地抽下去……

    孔子伸出手来,紧紧地抓住阳虎的鞭子。

    〖〗宫城郊外   春   下午

    孔子坐在路边,抬头望着天上的太阳……

    幻出:亓官氏看着空了的米缸发愁的样子。

    画外孔子的声音:我找到工作了。

    孔子脸上露出痛苦,撕心裂肺地:啊……

    原壤飞马来到他跟前,翻身下马着急地:孔丘,还没找到工作?

    孔子摇摇头。

    原壤:跟我去?

    孔子摇摇头。

    原壤:你有那么多达官贵人的朋友,去求求他们,让他们帮你。

    孔子:我不能为自己的事去给朋友添麻烦。

    原壤:你不为自己,可你得为老婆啊!别整天只担心别人怎么想,自己一家人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你好好想想,我得赶紧去追马群。

    〖1〗懿子的府第里  春  下午

    孔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懿子。

    懿子: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

    孔子:以前,你曾多次要送些东西给我,我都不要,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懿子:这正是我想要知道的。我同意您的话,君子不能白拿别人的东西,可我们是这么好的朋友,你又教会了我那么多知识。而且你家里,又是这么地……

    懿子停住话头,看着孔子。

    孔子:你不说出一个“穷”字,我感受得到你的善意。说实话,我直到现在才明白,我以前就很穷,穷得让人难受。真不知道母亲受了多少苦,才让我沒感觉到家里穷!

    孔子的眼泪沽沽地流下来。

    懿子:你的母亲是天下最善良、最贤德的母亲。

    孔子:你说的对。她在世时告诉我,一个人在一定年纪有他该做的事情;她让我埋头书中,最多只允许帮她做些家务事。从小到大,我有爱、有书籍的伴随,一直感觉自己是天下最富有的。穷,好像只是原壤、屈楚他们家的事……

    懿子:我知道了,我们是朋友,我不会让你受穷的。(从腰间解下一串环钱递给孔子)先拿这些去。

    釐子出现在不远处,停下来静静观望。

    孔子上前紧紧地抱着懿子:感谢你。

    懿子将钱塞到孔子手上。

    孔子推开懿子的手:这个,我不能接受;我希望,你能帮我找到一份工作,我想凭着自己的努力,可以让妻子过上好日子。

    懿子将钱又塞到孔子手上。

    孔子坚决地:我真不能收。

    懿子正要开口,釐子走出来,站在懿子面前,温和地问孔子:夫子是想找份工作。

    孔子慌忙施礼,恭恭敬敬地:是的,我这次来,就是想请懿子帮忙找份工作。

    釐子:想找份什么样的工作呢?

    孔子有些犹豫。

    釐子:告诉我,夫子是想去做能挣许多钱的事情,还是想去做能有很好荣誉的事情?

    孔子:您能不能具体说一说。

    釐子:是这样,你如果想挣许多钱,我可以介绍你到我的一个远房亲戚那里去替他收租。这是一个很有赚头的工作,凭了夫子的能力,把租子收齐了,会得到很高的回报。你如果想要很好的荣誉,可以作一篇颂辞,颂扬如今最有权威的季氏,你这么做了之后,我就可以去向昭公建议,给你个挂名的虚职,这时候,季氏就一定不会反对。你得到了这个挂名的虚职以后,有名也会有俸禄的。”

    孔子:“孟大夫,我感激你为我的事这么费心。只是,我现在不想要赚许多钱,也不想要什么虚荣,我只想能有份实在的工作,如果能有多一些人从我的工作中受益,所得的俸禄能养活我和我的妻子,又能有些时间是属于我自己的;再怎么辛苦,我都会非常乐意。

    釐子低头想着。

    孔子不好意思地:我对工作的要求太多,给你出难题了,要不你……

    釐子:不多,也不难,我给你找个官来做,你的要求就都满足了。

    〖21〗曲阜东南孔子家 下午  秋

    亓官氏整理着新房,嘴里唱着一首古老的歌曲:“生死离别啊聚散悲欢,我们曾经许下山盟海誓的誓言。

    孔子站在屋前,静静地听到这里,突然放开声音,与亓官氏合唱:今生拉着您的手永结美好,与您永不分离白头到老!

    亓官氏闻声高兴地冲出来,紧紧地抱住孔子:你第一天上班,这么早就回来,是想我了吧!

    孔子:其时,我昨天没有找到工作。

    亓官氏双手抓住孔子的手臂,吃惊地打量着他。

    孔子:我昨天骗了你,请原谅。不过,今天真的是找到工作了,是懿子帮忙安排的;而且,还是个官儿。我们出去走走,我有许多话要对你说。

    〖22〗曲阜东南阙里墓道上  下午  秋

    亓官氏:乘田是做什么的?

    孔子:管理曲阜的牛羊生产,是国家的事情。做好了,就能保证曲阜牛羊肉的供应,是一项很有意义的工作,我一定要把这事做得漂漂亮亮。

    亓官氏笑着:他怎么就让你来做一个管理牛羊生产的官?

    孔子:我以前确实帮母亲养过牛羊,懿子来过我家对这事是知道的,他一定跟他父亲讲过,他父亲才想到让我来做这件事情。可我们家的牛羊最多时也就几只,我也只是帮着母亲做些割草添草的事情,所知实在太少。

    亓官氏:懿子的父亲真好!对你这么信任。

    孔子:是啊。有人的信任是件美妙的事情,我一定要不辜负朋友的信任,我得费一番心事。

    亓官氏:你准备怎么做?

    孔子:我得去调查、去学习。

    亓官氏:你不去上班?

    孔子:我已告诉他半月后再去上班。这也是我要跟你商量的,我们家还有多少粮食,能不能撑过这半个月?

    亓官氏摇摇头:我们家里,一粒粮食都没有了。

    孔子拥着亓官氏:别担心,我会想办法的,走,你跟我来。

    〖〗曲阜阙里孔子屋外  傍晚  冬

    孔子肩着鱼网,手握鱼叉走出来,对亓官氏:你给我把网理一理,我要磨磨鱼叉。

    亓官氏:你真会叉鱼?

    孔子:你选一处水草丰盛的河滩,然后绕着水草割出条尺宽的道来,再沿道布下鱼网,然后将被围住的水草割尽。这时候,你就会看到清澈的水中,会有好几条肥大的鲤鱼。你忍住高兴,小心地将小船轻轻地划过去,举起鱼叉……叉一天,可以有几天吃的。

    孔子快乐地走到榆树下磨鱼叉。

    孟皮拉着灵灵走来。

    亓官氏赶紧迎上去。

    孟皮:弟妹,他怎么磨起鱼叉来?

    亓官氏欲言又止。

    孔子过来,一把抱起灵灵:灵灵比上次长高了,又重了许多。

    灵灵:叔要去叉鱼?

    孔子:小精灵,什么都知道。

    孟皮把肩上的粮食放下来:别去叉了,就用这玉米将就半月,到时我再送些来。

    孔子:哥,谢谢你!

    孟皮:亲兄弟,还谢,不怕人笑话。

    孔子:哥,往后再不用送粮来了,懿子帮我找了份工作,半月就可以去上班。

    孟皮:好啊,你结识那么多显贵的朋友,总算能帮上忙了。

    孔子蹲下来看着灵灵:告诉我,最喜欢什么,叔拿了俸禄就给你买。

    灵灵:我想要条丝质绅带。

    孟皮:才多大,就要丝质绅带。弟弟你不要理她,你显贵的朋友多,给她找个婆家,才是正事。

    孔子:哥啊,不是我说你,灵灵要绅带,你说她太小,可为什么又要我帮她找婆家?

    孟皮:你帮不帮嘛?她可是你亲侄女。

    孔子:我帮,两事都帮。灵灵你等着,待我拿了俸禄,一定送你一条绅带,一条大气的丝织绅带。

    〖23〗曲阜凫山北面一座牧牛人的院子里  下午  秋

    一排儿展开的小茅屋。

    茅屋前是一排人高的横梁,

    堆公正举一根木叉,将牛草叉到横梁上去。

    孔子进来望了一会:“堆公,草怎么不放在地上,要叉到这么高的横梁上去?”

    堆公:“如今冬日要来了,给它们的草已不是太好,若是放在地上喂,它们根本就看不起,闻闻就会走开;这么放高一点,它们看着就想吃,想吃就努力去吃,结果就会吃得有滋有味。”

    牛们一头头伸长脖子去努力地扯下梁上的草来,有滋有味地咀嚼着。

    孔子睁大眼睛,高兴地也抓一把叉在手上,学着堆公的样子将草叉到横梁上挂着,感慨地:“堆公,你的学问真大啊!”

    堆公笑嘻嘻地:“我这算什么学问。”

    孔子:“算学问,当然算学问。你养的牛比别人养的牛都好,你肯定有比别人好的学问,我得好好地向你学习。”

    〖24〗曲阜乡间的小路上  早上  秋

    孔子在阳光急急地走着,

    他推开一户养羊老人的家门,与养羊的老人聊起来。

    老人:两周时,你就得给公羊去势,三月时,你最好给小羊断奶。

    孔子认真地听着……

    老人:羊痘病,这个治起来也不是很难……

    老人比划着,

    孔子睁大眼看着他。

    〖25〗曲阜东南阙里孔子家  下午  秋

    亓官氏替孔子擦脸:还只出去学习了十日,这张脸就黑了。

    孔子:“管理牛羊的官,就该是这样的。人的相貌,该由他的职业来定,如果一个管牛羊的官员长得白白净净,这个官员一定失职,因为他的工作规定他必须去迎风受雨。”

    亓官氏:你如果上任后再去学,不是还可以拿薪水。

    孔子:是可以这么做。只是什么都不会做,就装模作样地上任拿薪水,自己会感到像是做贼似的;用这钱卖到的粮食,吃饱了却不能安心。

    亓官氏:你与别人想的就是不一样……

    孔子:你呢?是不是跟别人想到了一起。

    亓官氏:可是,我从心里支持你。

    孔子:为什么?

    亓官氏:只要生活过的去,但凡你开心的事,我都会支持。

    〖26〗曲阜北效的岱山脚下  下午  秋

    一排八间单房,

    孔子从头走到尾,然后折回走到中间一间较大的。

    孔子刚坐下,三个属下鱼贯进来。

    孔子:“你们的工作很辛苦,是在做一件给人带来快乐的工作。俗话说,君子成人之美,我很高兴与大家一道来做。据我的调查知道,曲阜目前牛肉、羊肉的供应还是非常紧张。我们既然承担了这项工作,就要把它做好,把我们的牛、羊养得又肥又壮,让朝中官员、老百姓的桌上,更多一些我们生产出来的牛肉、羊肉……”

    三个属下都极认真地听着,不时脸上露出些惊讶。

    孔子 :好种出好苗,对于我们的牛羊品种,该该改良改良才对。据我的了解,鲁国西面宋国有个牧场的牛,比我们的牛好了许多。你们三人都是行家,请问是不是这样?

    最年轻的华西:是这样。(他冲着比他大的徒三和最老的狗尾点点头)对吧?确实是这样。宋国那个牧场的牛,就是好,个大、体健、长势快。

    孔子:可是,我们的牛个子不那么大、还有病牛,长势又比别人的慢。我们为何不引进一些好的品种来改良呢?

    华西斜瞪着徒三:你是老哥,你说。

    孔子目光转向徒三。

    徒三垂下头,一张黑脸渐渐转红:这个,还得狗尾说。他管牛羊配种的,年岁又最大,有经验。

    狗尾不满地看了看徒三与华西,咳嗽一声:唉,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溜滑,怕得罪人。其实,这也不是我们仨的错,原来的乘田,他哥是季氏家的远亲,要牛、要种,自然都往季氏家的牧场去要。

    孔子:这样啊。那么,从现在开始,我们就往宋国那个牧场去要好种。

    徒三抬起头来:这事只怕是没那么简单。

    孔子吃惊地:为什么?

    徒三轻声地:管我们的钟大夫,是季氏家的门人。去宋国的牧场要种牛,钟大夫肯定会不高兴。

    孔子:我们拿了国家的俸禄,为国家养牛、养羊,就要把牛、羊养得肥又壮,多产些肉,让曲阜的人有肉吃。怎么能因为有人会不高兴,就丢了职责本份去看他人脸色?

    〖28〗曲阜东孔子家  傍晚  春

    孔子从腰间解下一串钱递给亓官氏,亓官氏接过钱,认真地数后:我去把这些钱放进衣柜,我要计算好我们每天能用多少。

    孔子:还有呢。

    孔子又解下一串钱递给亓官氏,亓官氏有些吃惊地接过钱。

    孔子:还有。

    孔子再解下一串钱塞到亓官氏手里。

    亓官氏双手捧着钱:这么多!

    孔子:是啊,我拿到钱,又高兴,又有点……怎么说呢,不是滋味,我想,原壤和屈楚一定比我更辛苦,可他们拿到的钱,一定不及我的十分之一。

    亓官氏脸上的高兴渐渐退去。

    孔子一笑:我们说些高兴的,你看,我给你买了些什么。(孔子双手扬起)

    亓官氏一看,惊叫起来:带钩!王梳!

    她伸手去拿,环钱撒了一地。

    〖28〗曲阜孔子家新房  傍晚  春

    孔子靠在床头,

    亓官氏躺在他的臂弯里。

    亓官氏:我要托人去告诉父亲,说你工作的事情。

    孔子:可我还刚刚开始,没有做出一点成绩。

    亓官氏:我才不跟他说你的成绩,我只是要告诉他你的薪资。他知道了,才会放心。不知道我亓官氏有何德何能,竟得到上天的这么眷顾,在家有个痛爱的父亲,出嫁又有个深受的男人。

    亓官氏呼吸急促起来,翻身压在孔子身上。

    孔子:你等等,我明天凌晨要起来,现在有几件事得托嘱你。

    亓官氏醉眼迷迷地看着他。

    孔子:明天,你要给我去买一碗大米,一条绅带。大米一定要是上等的,买了之后给我送到屈楚家里去。告诉屈楚妈妈,让她煮了吃了,今后每月我都会送一碗去。绅带一定要是丝织的,一定要大气,买了之后就给我……

    亓官氏伸手捂住他的嘴,轻声地:送到大哥家里去,让灵灵一定赶紧系上,今后每月我都会送一条去。

    孔子笑了:好,我说完了,你记下了,我们可以来了。

    孔子翻身将亓官氏压在身子下……

    〖27〗曲阜北效的岱山脚下  日  春

    孔子与华西站在牛栏前,

    孔子刚要开口,

    徒三走过来,似乎有话要说的样子。

    孔子:有什么事吗?

    徒三犹豫了一下:有一头羊,腿被狼咬了,一蹶一蹶的,我们想把它给宰了,大家美美地吃一顿。

    孔子:“这羊是公家的,我们能吃吗?”

    徒三:“以前遇到这样的情况,就吃。”

    孔子:以前怎样是一回事,怎么做是不是合理又是一回事。徒三,随便吃公家的羊,合理吗?

    徒三:不合理。

    孔子点点头:不合理的事我们就不做,好吗?

    徒三:我听您的。

    狗尾一摇一晃地走来,远远地招呼:乘田,钟大夫让你去。

    〖28〗钟大夫办公室   日  春

    钟大夫打量着孔子:你晒黑了。

    孔子:太阳……

    钟大夫:本来,你是无需到太阳底下去晒的。你,这么个工作方法也不是不可以。听说你比以往的任何乘田都懂得更多,干得也很努力,这是很好的。特别是,介绍你来的是懿子大夫,年纪轻轻就能得到懿子的重视,前途无量啊!

    孔子脸上露出些不好意思。

    钟大夫看着孔子:我说的都是实话,我这个人很直。除了夸你,也会给你指出一些问题的。

    孔子双手一揖:请大人指教。

    钟大夫:譬如说,你有一个什么新决定,要到宋国的牧场去采购种羊、种牛。

    孔子:这事有什么错吗?

    钟大夫:大错特错,错得离谱。

    孔子双手一揖:请大人指教。

    钟大夫:乘田啊!你的智慧学问是曲阜所有人都知道的,你连周文王推演出的六十四卦都能够看懂讲得明,这种事还要我来说明?

    孔子:丘真的不知道错在哪里。

    钟大夫:我问你,出售种羊、种牛的利润大不大?

    孔子:是非常大的。

    钟大夫:以前我们采购的种羊、种牛是哪一家的?

    孔子:季相家的。

    钟大夫:季相在鲁国的权势怎样?

    孔子:比昭公还大。

    钟大夫:你都知道这些,为什么还要做那么离谱的事情!赶紧改过来,维持原来的,种羊、种牛都到季相的牧场去采购。

    孔子的脸上露出惊讶,渐渐地变成愤怒。

    〖28〗曲阜孔子家新房  夜  春

    亓官氏望着孔子:你跟他吵了?

    孔子:他怎么会是那么的一种思维逻辑,把损公肥私的事说得这么理直气壮?振振有辞!

    亓官氏:你是这么说他的?

    孔子:对。

    亓官氏:你最后坚持要到宋国去购种羊、种牛?

    孔子:我只能如此。

    亓官氏:如果这样,他能容你干下去?

    孔子默然。

    亓官氏:要不,你去请教一下懿子,看看他们遇上这种事情,该怎么处理?

    〖2〗懿子的府第里  春  下午

    懿子:这样的事情,倘若我遇上了,只能妥协。

    孔子:妥协?

    懿子垂下头。

    孔子:这边拿着国家的薪俸,那边去帮着一个大官去干损公肥私的事情。

    懿子抬起头来,看一眼身边的南宫容。

    南宫容:夫子,你知道,我与懿子都十分敬佩你的学问人品,特别是你对周礼、《易经》方面的知识,令我们佩服的五体投地;可对于官场,你似乎还没有那么熟悉。做学问要真知灼见,有创造性;做官则需要顺势而为,才能保住自己。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生在屋檐下,你不得不把头低。懿子说的妥协,就是这个意思。

    孔子愣愣地看着南宫容:你就是这么做官的?

    南宫容:开始,我也曾为一个“理”字做过一些坚持,后来就只能顺势……

    孔子把目光转向懿子。

    懿子:官场就这样,要想在里面呆下去,没有不违心的。

    孔子失望地闭上眼睛,双手捧着头,蹲下去。

    南宫容:夫子,忍一忍,第一次太难受,第二次就好了。

    懿子:忍字头上一把刀,确实会让人很难受,可要是不能忍,在官场中根本呆不下去。

    孔子站起来,对俩人一揖:谢谢你们,让我回去想想。

    〖28〗曲阜孔子家新房  夜  春

    亓官氏:你准备怎么做呢?

    孔子:我不想违心。

    亓官氏:可懿子与南宫容他们都是这么做的。

    孔子:我不想说他们,但是我知道,如果我这么做,一定会一直地处于不安和内疚中,再不会有心情舒畅的日子。

    亓官氏抱住孔子:我不是想逼你,我只是害怕穷日子。何况,我们今后还要有孩子……

    孔子紧紧地搂着她:我知道,我理解你。请你相信,就是不做官了,我也不会让你过穷日子。

    〖28〗曲阜孔子家  凌晨  春

    新房里,亓官氏睡得很香,

    孔子睁开眼睛,替亓官氏掖了掖被子,悄悄爬起,抱了衣衫,来到书房。

    (东山顶上,已然有了一抹红光)

    孔子打开《易经》读着。

    孔子话外音:我最喜欢的,还是文王‘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这个说法。人是万物之灵,人生在世,自当如日月般为世人做些事情。‘天人合一’、‘内圣外王’,当是君子该达到的境界和做成的事情!

    阳光晒在书上。

    孔子抬起头来,快乐地伸了伸懒腰,感慨地:人,如果不要去为了钱工作,该有多好!现在头脑有些倦了,我该再看点别的。

    孔子找出一卷诗歌,目光在《鸿雁》两个字上停了一会,颇有韵味地读起来:鸿雁于飞,肃肃其羽。之子于征,劬劳于野。爰及矜人,哀此鳏寡。

    孔子眼前幻出:地上成行结队出征的士兵,蓝天排列整齐的飞鸿。

    孔子的话外音:人毕竟不是鸿雁啊!出征的士兵,怎么可以抛下自己的家中的妻儿老母?他们的心啊,该是怎样的伤痛苦悲?!

    孔子的眼中闪着泪光,抬头对着简陋的屋顶呆望了许久,叹息一声,往下读:鸿雁于飞,集于中泽。之子于垣,百堵皆作。虽则劬劳,其究安宅?

    孔子眼前幻出:士兵们千辛万苦到了目的地,鸿雁到了泽地,在凛冽的秋风中,士兵们一版又一版地替国王建筑城垣。

    孔子的话外音:士兵们日日夜夜地劳作,已经十分劳苦;对家里无着落亲人既悲又忧的思念与担心,才是他们最苦痛的事情。

    憋不住的泪水从眼角溢出来,孔子忍不住一声长叹,埋头再读:鸿雁于飞,哀鸣嗷嗷。维此哲人,谓我劬劳。维彼愚人,谓我宣骄。

    画外音:因为战乱,无辜的百姓被剥夺了普通人的安逸生活,来做贪婪的诸侯们相互搏杀的牺牲品。他们劳苦、悲痛、伤心,哀鸣嗷嗷如鸿之叫,却没有人来同情他们。那些贪得无厌的诸侯们,是不会有谁来关爱这些无辜战士的!

    新房里,亓官氏睁开眼睛,不见孔子,悄悄地来到书房门前,先是坤耳细听,然后探头望去。

    孔子呆呆地站着,泪流满面。

    亓官氏大吃一惊,跑进去抱着孔子:你怎么啦!

    孔子皱紧了眉头,痛心疾首地:百姓的所有痛苦,都来自于诸侯间的相互残杀、争疆扩土。而我,却不能为战士做半点事情?!

    〖3〗曲阜宫城广场  晴日  冬未

    一群人围着在看斗鸡。

    孔子看了一眼,拉着亓官氏:走,我们到那边去。

    树下立着一排箭靶,许多人在比箭。

    孔子笑着:这可是件有趣的事情。

    一青年对他:你来,试试。

    孔子脸上挂着自信与欢愉,弯弓引箭,姿势美好。

    路人纷纷驻足围观。

    钟大夫也驻足观看。

    孔子一箭中的。

    众人欢呼称赞。

    孔子向众人揖礼,然后来到亓官氏身边。他突然看到钟大夫,立即客气地上前一揖:钟大夫,你也来看热闹。

    钟大夫:想不到你的箭也射得这么好,如果能留下来,我们蓄牧司年终比箭一定可以夺冠的。

    孔子低声地:钟大夫为什么一定要让我走?

    钟大夫:不,不是我让你走,是你自己坚持要走的。我其实不想得罪任何人,你是懿子介绍的,我更不想得罪您。现在给新乘田的委任书要到明天才送去,你如果留在乘田这个职位上,就收回那个大错特错的决定,今天还来的急。

    孔子抱歉地看一眼亓官氏,对钟大夫:说实话,我真想做乘田这份工作,只是,我不能收回决定。

    钟大夫也看一眼亓官氏,对孔子:你可要想清楚,丢了乘田这份官差,还能这般潇洒地过日子?

    〖29〗岱山顶上  日  黄昏

    孔子与亓官氏紧紧地拥抱在一起,默默地望着山下的曲阜,太阳沉醉在西面的山顶,霞光映红了宫城的座座高台,孔子放眼全城,十分自信的:我就不信,若大的一座城市,难道就没有我孔子可以工作的单位?!

    亓官氏抬头对孔子看看,把他搂得更紧。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小品剧本网www.xiaopinjuben.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门为各演员、艺术团、演艺公司、政府部门、单位活动、企业庆典、公司年会提供创作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 13979226936 联系QQ:652117037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公司年会小品
网站介绍 |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小品剧本网(xiaopinjuben.com)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92004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