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管理中心 | 总首页 | 节日小品 | 公司小品 | 公务员小品 | 舞台剧剧本 | 公司部门小品 | 搞笑小品 | 小品大全 | 影视剧本 | 代写小品 | 剧本投稿 | 常见问题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小品剧本网专业代写剧本电话:18022171126 QQ:819391276
代写小品剧本
剧本推荐
金融银行业演出古装搞笑小品剧本

医院年会演出医闹题材搞笑小品《

建筑公司年会娱乐小品剧本《不一

公司晚会娱乐喜剧小品剧本《公司

公司晚会娱乐搞笑小品剧本《千年

公司年会娱乐搞笑小品剧本《有房

穿越梦想题材搞笑小品剧本《群主

银行金融业年会娱乐搞笑小品《唐

医院年会妇产科演出娱乐小品剧本

工程施工公司年会搞笑小品剧本《

商场超市年会娱乐小品剧本《员工

公司年会娱乐搞笑剧本《群主摇一

银行晚会娱乐演出穿越情景剧剧本

国土资源所廉政搞笑小品剧本《知

建筑工程公司年会娱乐小品剧本《

航空公司年会搞笑小品剧本《服务

医院年会搞笑感人小品剧本《天使

银行业务题材年会搞笑小品《优秀

道路建设施工相关感人小品剧本《

4人诚信宣传题材搞笑小品剧本《约

医院揭防骗题材搞笑小品剧本《证

银行年会娱乐搞笑剧本《顾客至上

建筑工程公司年会娱乐剧本《共创

公司企业娱乐演出搞笑剧本《欠款

道路施工题材感人小品剧本《深深

医院年会娱乐演出搞笑小品剧本《

银行年会柜台服务类娱乐小品《银

工程公司置业质量相关题材搞笑小

餐饮食堂业题材娱乐演出搞笑小品

诚信题材搞笑娱乐小品剧本《约定

医院年会演出感人小品剧本《医院

供电局年会娱乐小品《为您服务》

建筑公司年会娱乐搞笑小品剧本《

公司年会娱乐感人小品剧本《爱岗

工程公司年会娱乐搞笑相声剧本《

实现中国梦相关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工程建筑施工公司年会搞笑小品《

医院年会娱乐演出小品剧本《医务

银行晚会娱乐演出搞笑剧本《秋香

权益纠纷处理题材感人小品剧本《

基层干部勤政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房地产公司年会搞笑小品剧本《法

医院手术科年会娱乐小品剧本《手

银行年会娱乐演出小品《取号风波

老人娱乐演出心理剧剧本《缘份的
您当前位置:小品剧本网 > 影视剧本 > 电视剧本 > 电视剧本《红尘梦》第六十一集大结局
 
作品类别:影视剧本-电视剧本   会员:SUYU   作者:网载     阅读: 次  
投稿时间:2018/10/31 15:01:26       最新修改:2018/10/31 15:01:26       来源:小品剧本网www.xiaopinjuben.com/ 
小品剧本网影视剧本频道www.xiaopinjuben.com/juben 中国最大的影视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专业创作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18022171126 QQ:819391276
电视剧本《红尘梦》第六十一集大结局

    电视剧本《红尘梦》第六十一集大结局

 

第六十一集

1:病房     日     内

字幕:三天后

王忠诚躺在病床上在吊着水,张扬和王红梅守在病床的左右。

张扬:“幸亏抢救及时,王叔的病情稳定了,要想清醒过来还得需要时间。”

王红梅:“是的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我爸还不是气火功心,才患上了脑血栓,就是治好了,保住了命也难免还会留下后遗症。下堰那个烂摊子谁来收拾?”

张扬:“我也在为你考虑。”

王红梅(叹息着):“身病心病来,也许你就是唯一的灵丹妙药。”

张扬道:“我也没有什么灵丹妙药,只能说是个建议吧。”

王红梅道:“说来我听听,也许对我能开卷有益。”

张扬道:“妹妹你高看我了。”

王红梅道:“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你在部队是个干部,来地方是个领导,能力和经验必定比我丰富。”

张扬道:“自然妹妹这么信任我,可是我说得也不一定正确,只是供你参考。用人是关键,不能志同道合者切不可用,若要重用,百害而无一利。”

王红梅道:“说得对,志同道合乃合伙经营之根本,道不同岂能同谋。这个道理我何尝不知,农村人也常说不是一辆车上的骡子也拉不到一起来。人到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到了人家的一亩三,显不了我的二亩六,强龙还压不了地头蛇。我爸已经被四大金刚绑架了,成了他们的傀儡。他们安插来的人我爸哪敢不用,他们是狼,我爸是羊,无力披敌。”

张扬:“你分析地完全准确。”

王红梅百感交集地说:“不能从他们的束缚中解脱不出来,鸡飞蛋打那是毫无疑问了。高威风派来的庄勇、林强二人,这两个人是他高威风的心腹,不可小觑,是来掌控我爸命脉的强手。”

张扬:“他二人是棋手,梁叔是棋子,只能不心甘情愿地接受他们的摆布。他们要梁叔去南,梁叔哪敢去北。”

王红梅:“他们要我爸打狗,我爸不敢撵鸡,他们点头我爸不敢摇头,他们搭台子唱戏,我爸不敢在被窝里放屁,他们做主我爸做奴,就像唱木偶戏一样,我爸被他们牢牢地把握着,他们操纵了全盘,每一分钱的开支也必须由他们来发号施令。”

张扬非常震惊地:“以达到如此地步,实令人匪夷所思。”

王红梅说:“小区使用自来水乃合情合理,可是庄勇林强二人只为自己私利而强行打井,我爸明知内有猫腻,却只能无可奈何,好几十万元,甚至好几百万的钱,都有影无综被装入他们的私囊。来工地办事的,找庄总,林总,在下堰是所周知,在公众的眼里把我爸老梁是看工地的老头。”

张扬大怒道:”岂有此理,本末倒置,主次颠倒.......”

王红梅道:“在这个时候说这些都是没有作用的。”

张扬道:“那就说现实的把,当然了我并不是说万事不求人,成功还得靠自己。”

王红梅:“靠自己?我爸是水牛掉进酷井里。”

张扬道:“自己不是单纯地理解为你爸自身,你爸不是有儿子和女儿吗?”

王红梅摇摇头道:“靠儿子?我弟弟是在职的国家干部。”

张扬道:“你爸不是也有个女儿吗?”

王红梅大惊道:“你说我?不行,不行,我哪够这个料?”

张扬道:“自信是成功之本,我看你够这个料。”

王红梅连声说:“汤镇长,你高看我了,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我就是不行。”

张扬说:“只有你才能救老叔。”

 

2:医院的走廊里     日     外

王红梅在走廊里走来走去,在苦苦思考着,煞费苦心,绞尽脑汁……

张扬走到她的身边道:“明天是双休日,我爸一个人在工地,三个施工队在施工,我不放心,你在这里护理梁叔又走不开,我想我去下堰帮助你操理几天。“

王红梅十分感激,眼含泪花,她没有说出话来…….

 

3:工地     日     外

工人们在施工着。

庄永西装革履,头带安全帽打扮的半雅半俗在工地转悠着,林强在工人中呼三吆四。一个小施工头走向他二人,嬉皮笑脸地问:“王总滚蛋了,说来你二人就取而代之了,谁是正总谁是副总?”

字幕:陈小田   施工队长

庄永:“陈小田你看不起我和林强?”

陈小田:“岂敢,岂敢。”

这时张成先走来。

陈小田问:“这个老头是干什么的?”

林强:“雇来看门的。”

张扬已经来到了近前。

张扬:“他是王老总请来的管理。”

陈小田:“是王老总请来的管理?”

庄永:“好吧,陈队长赶快要工人停工。”

张扬:“为什么要停工?”

庄永:“一层一结算。”

陈小田(附和着):“是的,合同上就是这么写的,这个管理不是白管理的,拿钱来吧。”

林强便在工人中煽动起来:“都停下,停下,领完钱再施工。”

工人们都停了工。

张扬:“自然有合同,那好说,一层一结算,那就把合同拿来吧。”

 

4:大堰      夜    外

一弯月芽儿斜挂在堰脚下一棵老槐树上,漫天的浮云飘来游去,那月儿就像一叶小舟在浩瀚的水面上艰难地游戈着,时隐时现,时出时没。突然起风了,天上的云层厚了,就像一顶帷幕将昏月残星严严实实地覆盖了,风越刮越大,那风刮过老槐树稍,刮进不远的小松树林,又肆无忌惮地向一片小竹林刮去.......

张扬触景伤情地歌曰:“松涛风声高,尖啸九云宵。

从来不怕风,几时弯过腰?

小瞧青竹竿,蕆事同松较?

无风站地稳,风狂剉多少?”

 

5:夜中的村庄

在这无声的夜里,劳作的农村人都陆陆续续地息灯入寝了。

 

6:夜中的树林

树林里依然是那么净,就连叽叽喳喳的麻雀也都各自寻巢归宿。

 

19:夜中的田野

只有靠夜猎的鼠蛇却出没在田野,在做那些不可告人的勾搭。

 

7:大堰      夜      外

张扬向王红梅打去了电话。

张扬(在电话中):“工地又出现了新的变故,一个叫陈小田的施工头在庄永和林强的操纵下,要求一层一结算,现在是第三层,必须付清第二层的全部施工款,才能继续施工。好…好,明天你把合同拿来,我准备……..”

狂风过后,深秋的气候更加寒冷。

 

8:某银行     日     内

张成先从银行里去出现金。

工作人员:“12万8000元。”

张成先(清点后):“正是。”

张成先离开了银行。

 

9:工地     日     外

这里聚集着十多名工人,工头陈小田和庄永还有林强也在场。

张扬还有王红梅走到工人的面前。

王红梅:“工人哥哥们,你们的工资全部结清。”

众工人:“我们现在就上工…….”

王红梅:“好,你们上工去吧。”

工人们上工去了。

王红梅:“庄永、林强你二人过来,长短不齐你们每人工资15000元。另外我通知你们,这个工地我另请管理人员了。”

庄永:“我是我们支部书记高威风聘请来的。”

张扬(严肃地):“这是王忠诚的项目,王总病了,王红梅是王总的女儿,有权接任主持该项目的责任,也有权利安排工地上每一个工作人员。”

王红梅当众宣布辞退了庄永和林强二人。

林强(愤怒地):“你这是卸磨杀驴。”

张扬:“走吧,走吧。”

庄永:“走就走,辞了灵山还有庙,几个外乡人就等着瞧吧。”

庄林二人气急败坏地离开了工地。

 

10:工棚     日     内

王红梅来到王忠诚的面前,感激地:“汤老师,您老雪里送炭,救了我爸,救了我全家。”

张成先:“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王红梅:“汤镇长眼下也还有个难过的坎。”

张成先:“事情有急有缓,你这是火烧眉毛,岂能犹豫。春思,我送你几句话。”

王红梅:“我听着。”

张成先:“搀一把,过泥坑,扶一把,危桥通。

          难中救人是积德,雪里送炭做善星。

          做好事,成好人,你帮我助起春风。”

王红梅目中含泪道:“我记住了,我记住了。”

 

11:大堰    晚上     外

张扬和王红梅一前一后走在旧黄河故道的大堰上,此时此刻,他们是同样的心情,就像这冷冰冰的秋夜,既冷落而又惆怅和凄凉。都是难中的人,都有解不开放不下的愁肠。

张扬道:“人生如棋。”

王红梅说:“棋如人生。”

张扬道:“整个社会就是一个大棋盘,每一个人都是棋手,每时每刻都在相互对弈,对弈就是竞争,就是战争,平棋的少,多有胜负之分。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就是结局。”

王红梅道:“这就是社会的色彩,有人说是天意,也有的人是命运的安排。”

张扬道:“说得对,时也、运也、命也,谁人能三者俱备,谁人就是绝对的赢家。”

王红梅道:“还有人讲天时地利人和。”

张扬道:“是的,有人把《三国演义》中三名重要人物分别列入其中,曹操占天时,孙权占地利,刘备占人和。列举的很有道理,曹操以丞相之名份而行天子国家之权利,说他占天时不足为过;说孙权盘踞江南有地势之险,说他占地利也不足为过;那刘备居四川得蜀之民心,得民心者得天下,所以说刘备占人和就更不为过了。”

王红梅说:“也有人说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张扬一声长叹道:“我张扬已是时乖运蹇,丢天时,丧地利,世态炎凉,我到了这步田地,孤助无援,也没有什么人和了。已经是纸船泥马过长江,茅衣藤甲入火场。”

王红梅轻声一笑道:“你心我心,你愁我愁,都是断肠人,同对小人仇。”

张扬伤感地说:“我丢掉了三分的春色,二分的尘土,一分的流水,虽然很痛心,道还感觉到有六分的轻松。”

王红梅问:“你的轻松又在哪里?”

张扬有苦有衷地说:“让我认清两个人。”

王红梅问:“哪两个人?”

张扬没有正面回答,这时风歇云净,一轮月亮露出苍白的还稍带浅浅的红霞的脸来。不一会儿大地上又升起了白色的雾,与淡淡的月光融合在一起,白茫茫的,如一沵湖水。

张扬举首望月,苦涩地吟道:明月有圆缺,今霄似流血?

都是心里恨,负心冷如铁。

星寒不逼人,雾瘴逼人切。

扑面夜来风,吹落满树叶。”

12:老黄河     晚上     外

月光洒在静静的水面上,好一副水中天的美丽图案。

 

13:大堰     夜    外

夜幕完全拉开了,斜月坠西,烟笼寒水,雾锁愁云。

张扬和王红梅一前一后漫步行走在大堰上。

王红梅:“黄河故道也不再是昔日那个荒凉的旧貌,经过多年的治理,而形成新的人工河,崭新的大桥横架河面上,虎虎生威,这也是改革开放的一个闪亮的光点。”

张扬:“走桥上坐会吧。”

 

14:桥    夜     外

张扬和王红梅行过大桥,这时月光暗了,风也低了,云也厚了,雾也重了。二人向工地走去,前程好像是黑蒙蒙的,他们的心里也是一片茫然。

王红梅:“你要我来主持这个工程,困难重重,我害怕……”

张扬:“梁叔病倒了,在你们的面前只有这条路了。”

旁白:尽管张扬对王红梅说了许多,方方面面作了分析,她始终还是下定不了决心。

王红梅忧心忡忡地说:“要我来接替我父亲的这个工程,困难太多了,好比要我在炼狱中战斗,在滚开的油锅里滚爬,在刀尖上翻跟斗,在狼窝里争骨头。”

张扬说:“这些我都想到了,审时度势,还有退路吗?莫非白白地丢下几百万,我是让你救一救你父亲这条老命。”

王红梅泪道:“看我的老父亲被逼在悬崖上,生死攸关,做女儿的不仅是心痛,怎么不想为他分忧解难。可是,我不是不知道,身上羽毛短,不敢冲天飞。”

张扬道:“在我的思想中认为你是个女强人,没有想到原来也是一个说话的巨人行动的矮子。”

王红梅好像受到了极大的污染,她道:“汤镇长,你不是也在困难前面好像失去了方寸,道指手画脚说起我来了。”

张扬道:“我现在已经想通了,对人生有了新的认识。往事既不可追,来日也未必可期。现实的处境一时难以摆脱,衰迟的年华更无情地逐日而去,在这样的矛盾交织之中,首先不能自我认输而一蹶不振,要树立信心,特别要总结失败的教训,不能再错下去。可能就像我们面前的一条河,水深浪激,没有渡船,也没有桥,怎么办?抱石头过河,本来就不会泅水,你已经硬着头皮下了水,那水越来越深,浪头也越来越大,你还不回头,还不丢下你怀中的石头,那是什么结果?可想而知,只能是死路一条。”

王红梅哼了一声道“别说了我的老同学,我不该指手画脚来说你,你也不应该对我评头论足,你说这条河只有不过,才能万事大吉。我们都做投降派也许就能明哲保身?这样的结局我不服气。”

张扬说:“你说得不错,我在医院里认识了你,好像在漆黑的心里点亮了一支蜡烛,从你的豪言壮语中激发了信心和勇气,如果能互相学习,互相勉励,我这条已经漏底的船还会得到修补,也许沉不了仍会扬帆起航。你父亲比起我的遭遇正是岌岌可危,你我又为什么不能振作起来,你我都很年轻,怕是绊脚锁,你我联手吧,战胜一个怕字,也许能冲出浅滩,踏粹惊涛骇浪,达到幸福的彼岸。”

王红梅半信半疑地:“你我联手?”

张扬道:“领导已经给我书面通知,停职还贷。我虽然不能长期守在工地,我给你请人,他会全力帮助你的。可能不信心我的能力和诚意?”

王红梅迟疑地说:“我并不是明知不是伴事急且相随,只是你虽然停职却不是革职,国家干部不能搞个人企业,做房地产开放是不允许的。”

张扬道:“我为你请人还不行吗?”

王红梅问:“分股?”

张扬道:“不是分股,他也不需要。”

王红梅再问:“来打工?”

张扬:“我来帮助你,我们齐心合力渡过这个难关。毛主席说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

王红梅:“我也坚信邪不压正,党的反腐倡廉的强劲东风也一定会吹来下堰,春暖花开就在明天。”

字幕:第三天,该镇的原党委书记李虎,下堰村原支部书记高威风,还有街东村原支部书记张再生都进去了,别看官小,可是大贪,都有几千万……

 

15:天空

晴朗的天,红彤彤的太阳冉冉升起……

 

16:一所别墅     日     内

旁白:一往桃花源,千春隔流水。这是大诗人李白的诗句,杨梅与李岩的苟和,他们已经领取了结婚证,算是合法夫妻了,就不能再说他们是苟和,也算是有了圆满。理所应当对往日不严肃的生活有个告别,就像李白这两句诗,一旦进了世外桃源,就永远与那混浊纷乱的男女关系生活中相隔绝。是的,乃人过中年,也该过几年正常人的生活了。

 

17:某幼儿园     日     外

这一日天色阴沉沉的,李雪送罢女儿去幼儿园。

 

18:李雪居住的小区     日     外

李雪接回她的女儿回到她居住的小区。下雨了,从空中飘来毛毛细雨,雨细得连看也看不见,衣服却分明觉得微微湿润,单元门前的那株梅花树,偶而飘下几朵残花,轻轻漾漾,落到地上连一点声响也没有。

李雪触景生情有几分的伤感,她自言自语道:“我就是这已经失去颜色的残花…….”

旁白:云深日无光,零泪冷门旁,愁叹跼终年,

   寂寞独悲伤。忧幽屡无止,感时涕千行。

人是情中物,风雨同样凉。

正在这时,其母亲黄金枝姗姗来到近前,李雪迎了几步,亲切地:“妈,您来了。”

黄金枝脸色不太好,有几分的冷漠,轻声说:“跟我上楼去,我有话要问你。”

 

19:李雪的家     日    外    :

李雪领着女儿没有言语就和老人走上楼去。

 

20:李雪的家    日     内

上了楼,李雪开了门,母女进了客厅,还没有坐下,黄金枝就气呼呼地说:“雪儿,不是妈说你,你辞了灵山就是还能够找到庙,可找不到灵山这座庙了,你与张扬就真的破镜不能重圆了。那有过不的山,你离了他,可有人捡了这个大便宜。”

李雪不可置信地摇摇头道:“我不相信社会上还有这么傻的女人,几百万的债务怎么还?不但停了职,连工资也被银行抵押了,这辈子他算是鸡飞蛋打彻底地完蛋了。”

黄金枝道:“能跌倒还能爬起来的男人是好男人,张扬在我和你爸的眼里就是一个能从跌倒中爬起来的好男人。”

李雪冷笑道:“他怎么爬?下一辈子吧。”

黄金枝道:“吉人天相,他遇到贵人了。”

李雪道:“屎壳郎能给他做蜜吃,能有这个可能吗?”

黄金枝说:“天无绝人之路,帮助张扬的人不是别人。”

李雪道:“是谁?”

黄金枝说:“是你嫂子王红梅,天下男人千千万万,就不该去勾引张扬。”

李雪道:“找谁都行,我哥哥就能去找杨梅。”

黄金枝道:“鱼找鱼,虾找虾,乌龟找王八。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李雪掩口笑道:“什么叫狼狈为奸,什么叫沆瀣一气,好一对天生地造的男花女浪夫妻,秃子不笑话烂眼子,烂眼子也不笑话秃子。她王红梅去找张扬,这辈子算是爬不出来了,就等看他们的笑话吧。”

黄金枝又说:“别自我高兴了,王红梅真有些本事,她把张扬带到南县的一个叫下堰的地方搞房地产去了,这是她父亲的工程,赚了几百万,为张扬还清了所有的债务,张扬虽然当不上城关镇镇长,却调去县检察院上班了…….”

李雪大惊失色道:“此话当真?”

黄金枝道:“我是你妈,还能骗你不成。这回就好了,我的三个闺女都做了寡妇。”

黄金枝怫然地走了,李雪心里总不是个滋味。

旁白:白天没有吃好,夜里也睡不着觉。

 

21:阳台     早晨    内

天明了,李雪惆怅的心非常痛,她坐起身来,下了床向窗台走去,她拉开窗帘,居身三楼,居高临下能看得很远,不远处是个民办工厂,乌黑的烟从烟囱中冒出……

 

22:崭新的小区      日     外

     小区竣工了,数栋住民楼拔地而起。

旁白:世上有万物,万物有阴阳。月为阴,日为阳;夜为阴,昼为阳;凡事都是一分为二的发展着。王红梅的工程顺利地结束,大楼竣工了。地理环境又好,楼房的质量达标,价格也合理,楼盘很快地销售一空。张扬和王红梅也不需要红娘,二人高高兴兴地领取了结婚证,一个新的家庭建立在幸福的基础上,王红梅不但为父亲还清了所有的债务,那张扬也无债一身轻,也重新工作了,王红梅再穿起白色的工作服回到她工作的医院。他们都依崭新的姿态,轻松愉快的心态在三月的桃花雨中昂首阔步,信心百倍地生活着。

 

23:一栋住民楼    日     内

   张扬和王红梅结婚的场面。

字幕:张扬与王红梅的爱情,没有激情,也没有过度的狂热,从认识到结婚的开花结果的过程中,没有像一些现代爱情电影、电视剧中展现给观众的拥抱和亲吻那一次又一次的情节,也没有男人向女人下跪的画面,更没有相互指天誓日的言语来表白。爱情这个东西都是公开的秘密,人之常情,过度去刻画和描写,我想这并不是良好之作。他们都是过来的人,都曾经有过失败的婚姻,对于过去在婚姻和情感上的草率,那些情乎、乐乎、悲乎,而耿耿于怀岂能忘记?脚踏实地,实实在在,才是真正的相亲相爱。

24:丁超的家     日     外

    丁超匆匆忙忙回到家,就急促地说:“薛蓉快帮助我准备一下。”

    薛蓉:“你火烧火燎地要准备去哪里?”

    丁超:“杨赐得了脑血栓坐了轮椅,一枝梅推着他好自在,支部书记的担子推选到我的肩上,我是一名共产党员,二话也不能说就接下李了。可还有一件事,真伤脑筋?”

    薛蓉:“什么事能要你伤脑筋的?”

    丁超:“来电话通知,我们村子有四个流浪孩一个在少管所,三个在救助站,要家里人去接。”

   丁超:“这四个小东西,尤其是你大表姐李雨的儿子,他是恨天下不乱,他二姨三姨还有他舅舅李岩,只要离婚,他就来了。”

   薛蓉:“他是为了扩大他的流浪大队。”

   丁超:“只要扩张下去,不是好事,一旦我们的要离了婚,我们的儿子就成了他的兵。”

   薛蓉:“打住,为了孩子这个婚永远不能离。”

   丁超:“说对了,哪有渡不过的河,哪有翻不过的山,只赌一时之气,可苦了孩子了,也给整个社会带来灾难。”

   薛蓉:“我那三个表姐,一个表哥都不是一个合格的父母,都是自私自利的小人。”

  丁超:“问题来自多方面,那个吕士忠和杨赐都是人痞,人渣,吕士忠患上了痴呆症,保外就医,据说数日前落进一个酷水井里溺水身亡了,杨赐也落个家破人残的下场。”

  薛蓉:“不是还有一枝梅吗?”

  丁超:“还不知能撑到哪一天。”

  薛蓉:“小杨超回来有地方去,那三个就有点小麻烦,三表姐已经住进了市神经病医院。”

  丁超:“我最担心的是不好接,都养成了野性,跑起来比兔子还快,去年是三个,现在是四个,我一手拉一个,还有两个又怎么办?”

   丁超想起了去年…….

 

25:某汽车站个出站口     日     外     回忆一

汽车站的宽大的广场上,人如流水,丁超提着简单的行囊向出站口走来,刚走到出站口,就看到几名工作人员从站内揪出三名少年,两男一女。

工作人员斥道:“补票去,补票去。”

字幕:丁超

一名少年哭道:“叔叔,我们没有钱。”

工作人员询问道:“你们从哪里来的?”

大少年回答道:“大运河县。”

丁超听到这里走向前来道:“你们是运河县的,来这里做什么,是不是逃学来了?”

那三名少年低头不语,一名工作人员道:“都是十岁八岁的孩子,能做什么,肯定是逃学的。”

丁超向这几个孩子看了又看。

丁超的心声:“这几孩子好面熟,只是脏兮兮的,看不清模样来,好像是李雨、李露、李岩的孩子”

工作人员甲道:“都是些缺爸少妈的孩子,这些孩子流落社会,缺乏良好的教育,将来说不定都是牢坯子。”

丁超:“是啊,现在离婚成了大众化,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去离婚。”

工作人员乙:“政府和法院在这方面改革开放?你说离他就批,几百元钱的起诉费一交,他就判,离婚证和判决书雪花一般飘向社会,每一本离婚证,每一份判决书中少不了有受到伤害的孩子,成为离异家庭的孩子,是孤儿,被遗弃而沦落为流浪儿,有的去乞讨有的去偷取,后果可堪?”

丁超:“孩子你们是?”

一个大男孩道:“你是丁超叔。”

丁超:“这样吧,他们的票我来补,你们就把他们交给我吧,我是他们的亲戚。”

工作人员:“好吧。”

丁超为孩子们补了票,离开了出站口。

 

26:汽车站门前小广场    日    外    回忆二

正在这时车外卖食品的服务车推来:“面包……”

丁超道:“给我八个。”

服务员道:“十六元。”

丁超递过钱接过面包发给三个孩子,态度十分和蔼的说:“吃吧,孩子们。”

四名少年便狼吞虎咽的吃起饭来。

丁超关切的说:“慢慢的吃,别噎着了,看你们饿的多心疼。”

  这时围来许多围观的旅客和行人。

  一个老太太道:“这些孩子是?”

大少年一边吃着饭一边回答道:“我们都是离异家庭的子女,没有人管,没有人问的孩子。”

行人:“你们的父母都离婚了?”

小男孩子说:“我爸又找了小三,我妈也给别人当后妈去了,所以我就离开了学校到社会上闯荡。”

一中年人问另一个小女孩子道:“你是什么情况?”

那个小女孩子摇摇头没有说什么,她哭了。

中年人问:“你哭什么?”

那个小女孩抹了一把眼泪道:“我快快长大。”

观众:“长大做什么?”

那个大孩子:“长大参加黑社会。”

丁超:“参加黑社会?”

小男孩孩子道:“上学苦,打工累,不如参加黑社会,吃喝嫖赌都免费,杀死三个两个无所谓。”

大孩子道:“我长大第一个杀我爸。”

又一个孩子道:“我长大杀我妈。”

小男孩孩子道:“我爸我妈都欠杀。”

丁超吃惊地问:“为什么都欠杀?”

这个女孩子道:“他们丢下爷爷、奶奶,还有我,太自私了,连老母鸡都不如。”

丁超一声叹道:“孩子可恨,他们的爸妈更可恨。”

大男孩子道:“丁超叔叔,你去哪里?”

丁超:“少管所来电话要去领你,你妈不来,我是村主任去哪个城市领你的。”

大男孩沾沾自喜道:“别说我妈,我是孙大圣石头崩出来的,那个小小的少管所关不住我,你想想孙悟空有七十二变,一个筋斗云就是十万八千里,我不费吹灰之力就逃出来了。”

丁超:“少管所因为什么抓捕你的?”

大男孩吹嘘起来:“老本行,没有想到牛蹄闶阆里还呛了水,我安排独儿给我打掩护,我去偷一家超市,大意失荆州被抓了”

丁超:“独儿?”

大男孩子:“我叫孤儿,他叫独儿,我表妹叫单儿,她是我那个混蛋舅舅李岩的女儿,我们已经是无名无姓的孩子。”

小男孩子:“谁说我们没有姓,我生来姓杨,第二年姓刘,第三年就姓闫了。”

过路人道:“姓什么就姓什么,怎么改来换去的?”

小男孩子道:“看样子你是个糊涂蛋。”

过路人:“你骂我?”

大男孩子道:“不是我骂你的,我是李雨生的,他离婚再结婚,结婚再离婚,接来离去,所以我们的爸爸就年增月长,妈嫁人儿改姓,这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小男孩子说:“我记得我妈叫李露,她也明嫁了两三次人,我跟着她跑东家去西家,也很烦人,就姓独叫独儿,跟大姨哥干吧。”

大男孩子沾沾自喜道:“我和姨弟还有表妹的名子都是我给改的,现在离婚的人越来越多,和我们同样命运的孩子也越来越多,我是来招兵买马的,那个混蛋张扬和我三姨要离婚了,那张军威也就成了少爹无娘的可怜孩子,我不搭救谁搭救,所以我们就回来了。吸收他参加我们的队伍,他的名字我也给改好了,就叫野儿。”

丁超怒道:“你们要干什么?”

大男孩道:“丁超别责弊我们,看别人家的孩子有爸有妈,有疼有爱,我们呢?贪上了没有心肺的爸妈,他们太自私了,只顾自己,老母狗生崽子它也疼,可他们结来离去,可就苦了我们做孩子了,真不该要他们来生我们。”

小女孩子:“他们的人性都被狗吃了。”

大男孩:“我是这个队伍的老大,12岁,能干什么?学不能上了,打工年龄小,现在只能偷和讨,等几年就去买枪。”

丁超:“买枪做什么?”

孤儿:“杀我爸。”

独儿:“杀我妈。”

单儿:“我妈我爸一起杀。”

孤儿:“丁超叔叔,你为了孩子千万别离婚,你一旦离婚,你那的儿子也得投靠了我,先给他洗脑,你和我薛蓉姨那就小命难保了。”

老太太:“他们的身上?”

丁超:“都是有故事的孩子。”

老太太:“讲给我们听听。”

丁超:“不可,这是他们的隐私,我不能公开的将他们的故事讲给大家听。最好能要人编成书,或者写成电影或者是电视剧,劝告那些不需要离婚的人,忍一忍,相互谅解,为了他们的老人,为了他们的孩子,还是不离婚的好。”

石诚:“说得对,我就是干这个工作的,运河县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工作了几十年,尽了一份责任,也留下了不少的愧疚。”

字幕:石诚

丁超:“大姨,你看这些孩子,他们的父母亲离了婚,可怜哇。”

丁超说到这里眼里充满了泪水。

石诚道:“多做一些思想工作,给他们一定的时间,也许能退退火气,减少一对夫妻的离婚,就能多救一个孩子不去被遗弃。”

丁超:“在全中国的民政局和法院都能有大姨您这样想法和努力,那就是功德无量哇。”

行人甲:“是啊,我的一个邻居,小夫妻好好的,就因为看电视争台便吵了起来,三言两句就去民政局离了婚。”

行人乙:“住我一个楼上的,男人女的一天到晚打麻将,孩子锁在家里,没有钱就吵,结果就离了。”

老太太:“如今的女孩子都是娇宝宝,骂起丈夫来比骂孩子还要凶。”

一个女青年:“谁要这个男人不会挣钱的。”

大家笑了起来。

老太太:“是有一些女人就拿离婚来要挟老人和丈夫,往往也会弄假成真。”

石诚:“有的人把结婚当作儿戏,把离婚看作游戏。当然了,事出有因,还得遵纪守法。”

路人丙:“不好了,孩子跑了。”

三个少年跑过公路,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石诚:“一失足千古恨,学坏容易学好难,尤其是孩子。”

 

27:丁超的家     日     内     返回24的场面

丁超说到这里甚是为难。

薛蓉:“把孩子交给他奶奶,我和你一起去。”

丁超:“那就太感谢了。”

 

28:列车     夜      内

丁超和薛蓉坐上列车,他们出发了。

 

29:某城市    日    外

丁超和薛蓉在这里下了车,走上了陌生的街头。这里比他们的家乡热闹和繁华,楼更高,车也多,那人更不用说,市人如织,好个现代化的城市。

薛蓉:“先去少管所,还是救助站?”

丁超想了想道:“擒贼先擒王,自命不凡的贼老大。”

薛蓉:“大表姐的儿子?”

丁超:“他现在的名字叫孤儿,能说服他后那三个小的孩子就好办了。”

薛蓉:“先去救助站领三个小的,我们租车。”

丁超:“我明白了你的意思,小的说服,大的强制,到了家再细作打算。”

 

30:救助站    办公室     日     内

丁超薛蓉二人到了救助站的办公室,工作人员接待了他们,阅过介绍信。

丁超:“我是该村的支部书记。”

薛蓉:“我们还有一层关系,我是这三个孩子的表姨,我们二人是夫妻。”

工作人员:“好,就办理手续吧。”

不大一会三个孩子被带到,他们高兴的不得了,尤其是叫独儿的小杨超,抱住丁超的腿道:“丁超叔,我想我爷爷,我想我奶奶。”

丁超抚摸着孩子的头道:“你爷爷就在你走的当天死了。”

小杨超:“爷爷死了……”

小杨超放声大哭:“杨赐,杨赐,你个王八蛋,是你害死了我的爷爷,我要报仇,杀杨

赐为我爷爷报仇……”

独儿还告诉丁超和薛蓉:“孤儿哥哥偷超市被抓捕关进了少管所,这三月我和单儿都是睡在桥洞下,靠捡破烂生活的。”

薛蓉痛惜不已地哭了道:“离婚,离婚,我叫你们离婚,你们不要孩子,我要。”

 

31:少管所     日     外

丁超和薛蓉从少管所接走孤儿,丁超紧紧抓住他的手,上了出租车。

 

32:丁超的家    日     外

出租车到了家门口,他们下了车。

丁超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总算到家了。”

单儿、独儿嘻嘻哈哈地:“到家了,到家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孤儿这才开了口:“丁超叔,不管怎么说,独儿杨超,二姨回来了,还有他奶奶,单儿,她爸李岩还没有死,她还有她爷爷、奶奶,我呢?”

丁超:“你?”

孤儿:“我的家呢?”

孤儿哭了:“我不想有个家吗?大流氓吕士忠在监狱里,就是出来,贼性难改,再去耍流氓,出来进去能隔几天。”

薛蓉:“他永远不会再进去的了,已经死了。”

孤儿:“这就叫坏人死晚了,这就更凉快了,爷爷、奶奶死了,我一个人离开家乡心里是什么滋味?抓心挠肝,去找我妈,妈妈和那个混蛋继父正在打架,我只好去流浪,为了生存去偷去抢。第一次在我们县火车站看到了表妹……”

 

33:火车站    日     外     回忆

李岩的前妻跟着一个男人进了火车站,单儿被遗弃在车站的门前,嚎啕大哭……

 

34:丁超的家    日    外    返回32的场面

孤儿还在哭诉着:“其实我也常常回家,都是在夜里,为什么?因为我想家哇,这一天我在幼儿园看到杨赐在哭,我就带走了他。”

薛让:“你为什么要把他们带走?”

孤儿:“表姨,我是这样想的,我们都是可怜的孩子,同病相怜,将来好一起报仇。”

丁超:“报什么仇?”

孤儿:“杀我爸。”

单儿:“杀我爸,也杀我妈。”

薛蓉:“独儿,你杀谁?”

独儿(杨超):“杀杨赐,杀吴辛。”

丁超:“别杀了,吴辛十天前脑溢血死了,杨赐来了。”

一枝梅推着坐在;轮椅上的杨赐正从这里经过。

丁超:“一枝梅,你把他推过来。”

一枝梅把已经瘫痪的杨赐推了过来。

丁超:“老同学,你的儿子我给找回来了。”

薛蓉一手拉着杨赐的手来到轮椅跟前,道:“杨超,来看你爸。”

独儿:“我不叫杨超,我叫独儿。”

杨赐虽然口不能言,心里还是明白的,他笑了。

独儿:“你不会离婚吗,混蛋。”

出租车的司机走了过来道:“丁大哥,我这才明白。”

丁超:“你明白,明白个什么?”

司机:“夫妻离婚就苦了孩子,大哥你是好人,原来这三个孩子不是你的。这一趟车,我受教育非浅,给我洗心革面,我正准备离婚。”

司机取出一张传票道:“我儿子三岁了,我要和我妻子离婚,明天上午9点开庭,这个婚我不离了。”

丁超:“不离了。”

司机:“为了孩子,婚不离了,永远不离了。”

司机说罢就上了车。

丁超:“兄弟,别忙走,给你车费。”

车子已经启动,司机放下车窗高声道:“这是我的学费。”

丁超再追,那车已经去远。

丁超:“也是好人呀。”

孤儿:“什么好人?只有他永远不离婚才是好人。”

丁超道:“说得对,说得对,我们去家吧。”

孤儿摇摇头道:“我不去。”

丁超:“为什么?”

孤儿:“因为这不是我的家。”

丁超:“我做你们的父亲行不行?”

薛蓉:“好,我就是你们的母亲。”

孤儿:“还的答应我一个条件。”

丁超:“什么条件?”

孤儿:“你和妈妈永远不离婚。”

丁超、薛蓉:“答应你们永远不离婚。”

三个孩子热情地扑倒在丁超和薛蓉的怀里,齐声地:“爸爸,妈妈。”

丁超和薛蓉甜蜜蜜地回答:“唉——”

三个孩子欢呼起来:“我们有家了——”

                                   全剧完。

            写于:江苏省邳州市惠园小区

                       戴修桥

                         2017年9月20日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小品剧本网www.xiaopinjuben.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门为各演员、艺术团、演艺公司、政府部门、单位活动、企业庆典、公司年会提供创作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 13979226936 联系QQ:652117037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公司年会小品
网站介绍 |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小品剧本网(xiaopinjuben.com)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92004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