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管理中心 | 总首页 | 节日小品 | 公司小品 | 公务员小品 | 舞台剧剧本 | 公司部门小品 | 搞笑小品 | 小品大全 | 影视剧本 | 代写小品 | 剧本投稿 | 常见问题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小品剧本网专业代写剧本电话:18022171126 QQ:819391276
代写小品剧本
剧本推荐
生二胎相关心理剧剧本〈婆媳同怀

客户与推销员心理剧剧本《错失良

公司管理运营题材小品剧本《公司

公司年会娱乐搞笑小品剧本《应聘

公司娱乐搞笑快板台词《团队力量

银行年会娱乐搞笑剧本《秋香理财

社保服务宣传搞笑小品剧本《排队

游客心理剧剧本《诚信为本》

古装廉政题材搞笑小品剧本《高风

公司员工心理剧剧本《把心留住》

医患心理剧剧本《一切为你好》

酒店部门娱乐搞笑小品剧本《酒店

干部廉政宣传娱乐搞笑小品剧本《

社区创建文明单位小品剧本《文明

公司企业招聘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公司员工心态改善宿舍现状心理剧

设计师相关心理剧剧本《设计部的

创建文明小区搞笑小品剧本《文明

社区医院关爱老人健康小品剧本《

高速公路服务区服务题材搞笑小品

小学生环保题材相关小品剧本《环

银行信贷题材年会搞笑小品剧本《

创建文明社区搞笑小品剧本《文明

物流快递行业搞笑小品剧本《最美

文明创建题材搞笑小品剧本《文明

古代官廷廉政搞笑剧本《高风亮节

关爱老人健康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安置房分配相关心理剧剧本《廉洁

设计公司年会搞笑小品剧本《甲方

公司领导年会娱乐小品剧本《改革

古装反腐倡廉宣传搞笑小品剧本《

银行金融行业信贷题材搞笑小品剧

工地施工安全教育宣传小品剧本《

空军部队搞笑小品剧本《机务兵之

纪念革命胜利题材剧本《军人故事

追求梦想励志题材小品剧本《梦想

互助励志正能量音乐剧剧本《让爱

公司历史题材情景剧本《公司故事

医院便民服务搞笑感人小品剧本《

有关子女教育题材感人小品剧本《

有关沉迷手机题材娱乐爆笑小品《

服务行业搞笑音乐小品剧本《酒店

爱国题材小品剧本《革命英雄》

中学生感人小品剧本《贴心人》

转型改革题材搞笑小品剧本《改革
您当前位置:小品剧本网 > 影视剧本 > 电视剧本 > 电视连续剧《鲜族兄弟》第十一集
 
作品类别:影视剧本-电视剧本   会员:SUYU   作者:修锐     阅读: 次  
投稿时间:2017/1/11 14:46:16       最新修改:2017/1/11 14:46:16       来源:小品剧本网www.xiaopinjuben.com/ 
小品剧本网影视剧本频道www.xiaopinjuben.com/juben 中国最大的影视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专业创作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18022171126 QQ:819391276
电视连续剧《鲜族兄弟》第十一集

          电视连续剧《鲜族兄弟》第十一集

 

1、哈尔滨至绥芬河的客车

[人物:亚琳、亚玲、刘杰]

[哈尔滨至绥芬河的客车在急驰。亚琳、亚玲和刘杰三人坐在硬座车厢里聊天]

 

刘 杰:“到绥芬河得几个小时?”

亚 琳:“差不多六个小时吧。”

刘 杰:“快车吗?”

亚 琳:“都是快车,直达的没有慢车。”

刘 杰:“这趟车在牡丹江要换车吗?”

亚 玲:“不用换,直达的。”

刘 杰:“人还挺多的。”

亚 玲:“是呀,好多都是作生意的。”

亚 琳:“也有旅游的。绥芬河是边境城市,除了作生意和旅游,谁上那去干啥?”

刘 杰:“当地的人不多。”

亚 玲:“绥芬河这名字是啥意思呀?”

刘 杰:“这个名字的来源是一条河。这里有一条河,河里有一种钉螺,长得和锥子一样很尖很细。满                 语的锥子叫绥芬,人们就把这条河叫绥芬河,后来在这里建立起来的这个城市也就叫绥芬河                   了。”

亚 玲:“你咋知道的?”

刘 杰:“我查字典了。一听说咱们要去绥芬河,我就想知道绥芬河是啥意思,我就查字典。”

亚 玲:“字典里还有这个?”

刘 杰:“不是普通的字典,是辞海,辞海里啥都有。”

亚 玲:“你应该去当老师呀,不该作生意,作生意屈才了。”

亚 琳:“东北的地名好多都怪怪的,像哈尔滨、亚布洛尼,也不知道这都是啥意思?”

亚 玲:“啥意思,你知道吗?”

刘 杰:“东北从前是满族居住的地方,所以很多地名都是满语。哈尔滨就是满语。据说满语把晒网场                 就叫哈尔滨。那时候人们在松花江打鱼,在江边晒网,后来这里聚居的人多了,成了城市,这              个城市的名字就叫哈尔滨了。”

亚 琳:“叫哈尔滨就对了,要不叫晒网场,多难听?就像绥芬河,挺好听吧?要叫锥子河,就难听                     了。”

亚 玲:“还有那亚布力又叫亚布洛尼,又是啥意思?也是因为好听?”

刘 杰:“亚布力的镇名叫亚布力,车站名叫亚布洛呢。可能亚布力是满语,亚布洛尼是俄语。你听这                 亚布洛尼的发音就像俄语。后来把亚布洛尼的站名改了,都叫亚布力了。”

亚 玲:“看来我们把你叫来还叫对了,可以跟你学点知识。”

刘 杰:“我有啥知识?绥芬河现在还有满族吗?”

亚 琳:“有肯定有,还有朝鲜族、蒙古族、回族,不过还是汉族多。”

刘 杰:“这里还有一个传说呢。有一句民谣,说‘绥芬河,没有河,一条小河没脚脖;出了火车站,爬                 岭又上坡’。绥芬河虽然号称河,可实际上是一个山城,没有河。你们去过,看见河了吗?”

亚 玲:“真的,没看见河,尽是山坡,不过坡也不大。”

 

亚 琳:“看,大山!”

[窗外出现了高山,三人一同扭头向车窗外面看。火车正在盘山道上行驶,一边是高山,另一边是深谷]

 

刘 杰:“这是到哪儿了?”

亚 琳:“治山站过了,是横道河子。”

刘 杰:“这也是张广才岭吧?”

亚 琳:“对,跟咱们那大锅盔一样,都是张广才岭。”

刘 杰:“想不到还有这么险的路呀!”

亚 玲:“这些你在字典里查不到吧?”

刘 杰:“我就知道大锅盔,还上去过。我看这里的山比大锅盔高多了。”

亚 玲:“大锅盔是滑雪场。滑雪的地方不能太险了,太险了滑不成。”

刘 杰:“对。”

 

2、绥芬河火车站

[火车减速进入绥芬河车站。亚玲、亚琳和刘杰三人拿起旅行袋,随同车厢的旅客下车]

[出了车箱,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站名“绥芬河”三个大字,以及站名下面的两条金字标语:“架亚太陆海金桥 塑中国铁路形象”]

 

刘 杰:“这车站还挺气派呢!”

亚 玲:“是吧?你看人家这候车室,比咱们景阳镇强多了吧?”

刘 杰:“那是。”

亚 琳:“市里这样的大楼挺多呢,都是俄罗斯式的。”

[亚琳、亚玲和刘杰三人从出站口出来。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连串招牌上写着“俄贸商场”、“俄货专                  卖”、“俄货精品店”、“俄罗斯精品总汇”等字样的商店。一个大幅广告牌上赫然用中文、俄文标                明:“欧洲塑窗A类标准,70覆铝型材、门窗,专为俄罗斯高寒地区设计的高档门窗!”等字样]

 

刘 杰:“这怎么跟到了俄罗斯一样啊!”

亚 玲:“好吧?以后别上广州了,就在这进货吧!”

刘 杰:“是呀,这多近,多方便呀!”                                      

 

3、林业局印刷厂车间

[人物:李技师、大班长、小郭、小周]

[哈尔滨前进印刷厂的李技师和大班长等人一起在调试机器。报纸印出来了,报头“林业工人报”和通栏大标题“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四十一周年”的颜色不正,呈深紫色]

 

大班长:“这颜色不对呀!”

小  郭:“报头应该是大红色,这怎么是紫色的?”

小  周:“紫色也不是正经的紫色,发黑!”

大班长:“没调好吧?”

李技师:“颜色都是预调的,用不着现调。”

小  郭:“来之前没有预调吗?”

李技师:“不在机器上不能预调。”

小  周:“那现在预调一下吧。”

李技师:“咱们不是一直在调吗?”

小  周:“那怎么还调不好?”

[李技师摇头不语]

大班长:“这大红色是常用的颜色,不应该有什么问题。”

小  郭:“你们厂不是经常印广告吗?那广告的颜色多了,还都得现调吗?”

李技师:“不用,都是预调的。”

大班长:“这台机器为什么没有预调好?”

李技师:“可能还是机器本身的问题。”

大班长:“机器本身有什么问题?”

李技师:“不匹配。”

大班长:“你这一次拿来的件也不匹配?”

李技师:“是。”

大班长:“那你为啥不拿匹配的件?”

李技师:“没有。”

大班长:“怎么会没有呢?”

李技师:“因为已经没有这种印刷机了。”

大班长:“你们厂不用这种印刷机了吗?”

李技师:“我们早就不用了。”

大班长:“那咱们为啥还买这种印刷机呢?”

李技师:“那我就不知道了。”

大班长:“那怎么办?”

李技师:“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大班长:“这可不行,我得赶紧给厂长打电话。”

 

[大班长来到印刷厂办公室,拨电话]

大班长:“喂,我是印刷厂,马厂长在吗?……马厂长,我是印刷厂大班长。咱们的印刷机还是有问                      题……”

 

4、“林业工人报”编辑部

[人物:马军、姜文启]

 

[马军接电话]

马  军:“还有什么问题?颜色还出不来吗?”

电话声音:“不是,颜色是出来了,可是颜色不正。”

马  军:“什么颜色不正?”

电话声音:“报头,报头的颜色不正,应该是大红色,可是印出来的是深紫色,颜色发黑。”

马  军:“调一下嘛!”

电话声音:“调半天了,调不出来。”

马  军:“李技师不在吗?”

电话声音:“他在,他也调不出来。”

马  军:“他说没说什么原因调不出来?”

电话声音:“他说配件不匹配。”

马  军:“不是他回哈尔滨换回来的配件吗?”

电话声音:“就是。”

马  军:“换回来的怎么还不行呢?”

电话声音:“他说这机器本身不行。”

马  军:“胡说!等着,我去看看!”

[马军生气地放下电话,来到隔壁科长室]

 

马  军:“姜科长,我去印刷厂看看。”

姜文启:“怎么回事?”

马  军:“他们说报纸出不来颜色。”

姜文启:“不是新买的套色印刷机吗?”

马  军:“是呀,有颜色,可是颜色不正,应该是大红色,出来的是深紫色,调正不好。”

姜文启:“印的是国庆专刊吗?”

马  军:“是呀。”

姜文启:“这可得抓紧,快到出报的时间了。”

马  军:“是,我去看看怎回事。”

[马军下楼]

 

5、林业局印刷厂车间

[人物李技师、大班长、马军]

[李技师和大班长等几个人还在调试机器,仍然没有效果,大家一筹莫展]

[马军进来]

 

大班长:“马厂长!”

马  军:“怎么回事?”

大班长:“你看,这出来的颜色!”

马  军:“怎么是这样的颜色?不正嘛!”

大班长:“是呀,调了半天了,怎么也不行。”

马  军:“老李,李技师,这是怎么回事?”

李技师:“看来还是机器的问题。”

马  军:“这不是你回去换来的新件吗?”

李技师:“新件也没用,还是不行。”

马  军:“那为什么?”

李技师:“这种机器已经是……过时的了。”

马  军:“你什么意思?你是说这种机器是淘汰的了?”

李技师:“不说是淘汰吧,反正现在这些设备和部件更新得非常快,你从大街上那些印刷品就能看出                      来,经常花样翻新。有新花样就说明有新设备新部件。”

马  军:“你们用的是什么设备什么部件?”

李技师:“经常换!这种机器我们是不用了。”

马  军:“这可是你们卖给我们的机器!”

李技师:“我们那里的机器有好几种呢,也不光是这一种。”

马  军:“那为什么卖给我们这一种?”

李技师:“那我就不知道了。”

马  军:“好,我们把这种机器退回去。你们苗厂长在吗?”

李技师:“在吧,他不会不在。”

马  军:“大班长,你们现在就打包装,把这台机器退回去,马上发运!李技师,你也一块过去。”

李技师:“行,我跟机器一块走吧。”

马  军:“随你便。那一台怎么样?”

大班长:“那一台还行吧,还没试呢。”

马  军:“你们赶紧包装发运吧,我去向领导汇报一下,咱们马上动身!”

[马军说完匆匆离去。大班长等人动手拆卸机器]

 

6、林业局宣传科长办公室

[人物:马军、姜文启]

 

[马军进来,神色有些紧张]

 

马  军:“科长,那台机器是有问题,彩色套印出不来。”

姜文启:“怎么回事?他们厂里不是来人了吗?”

马  军:“是来人了,还回去换了一下配件,还是不行。”

姜文启:“是不是他的技术不行?”

马  军:“那倒不是,这种技术其实很简单。”

姜文启:“那就是机器的问题了?”

马  军:“看来我是太贪便宜了,不该要这种机器。”

姜文启:“那怎么办?”

马  军:“退货!我跟他们说了,马上打包装发运,这就退回去。”

姜文启:“他们能给退吗?”

马  军:“也不是退,换一台,我再去一趟,他不给换不行!”

姜文启:“那报纸还来得及印吗?”

马  军:“节前可能来不及了。”

姜文启:“肯定来不及了!怎么弄成了这个样子?”

马  军:“怪我,行动太晚了,早点买就好了。”

姜文启:“当初你跟我说的时候,我还觉得是个挺好的事,咱们也出个彩页报纸。现在可好!怎么办?                  这就要过节了,怎么交代?”

马  军:“还出黑字的吧,跟以前一样。”

姜文启:“四十一年大庆,到处都是新面貌,就咱们报纸还是老样子,连一个套红都出不来!”

马  军:“一定要套红,只有晚几天了。”

姜文启:“过了国庆节再出国庆的报,这简直是笑话?”

[马军不语]

姜文启:“这事我得和书记汇报一下。这不是个小事。这是个事故!政治事故!你是印刷厂的厂长,又                   是宣传干事,应该知道这件事的分量。”

马  军:“我知道,我尽量挽回。”

姜文启:“不是尽量,是一定!一定要挽回!国庆特刊一定要出!一定要在节前出!不睡觉也得出,知                  道吗?”

马  军:“知道。”

姜文启:“你跟哈尔滨印刷厂商量商量,他们有经验,一块想想办法,必要的话,请他们帮帮忙,一定                  要在节前把特刊印出来!”

马  军:“行。”

姜文启:“你赶紧去办吧!”

[马军匆匆出门]

 

7、牡丹江至哈尔滨的快车上

[牡丹江至哈尔滨的快车在急驰。马军坐在靠窗的座位上,神色凝重]

 

8、景阳镇至哈尔滨的公路上

[景阳镇至哈尔滨的公路上,一辆卡车在急驰。车上装着包装好的印刷机。驾驶室里,李技师坐在司机旁边]

李技师:“我真纳了闷了,那么多的好机器不买,非要这淘汰货!缺钱?叫我这一趟一趟的!”

[司机不语,专注开车]

 

9、哈尔滨火车站

[马军随下车的人流走出车站,上了一辆公共汽车]

[在另一公交站,马军从公共汽车下来,走过了一个街区,来到哈尔滨前进印刷厂,直接进了厂长苗凤山的办公室]

 

10、哈尔滨前进印刷厂 苗凤山办公室

[人物马军、苗凤山]

 

[马军没敲门,直接进来了]

 

苗凤山:“小马!你来了,啥时候来的?”

马  军:“刚下火车。”

苗凤山:“有事呀?”

马  军:“可不有事呗”。

苗凤山:“啥事儿?”

马  军:“还是印刷机的事儿。”

苗凤山:“印刷机咋的了?”

马  军:“那台对开的印刷机怎么出不来颜色呀?”

苗凤山:“出不来颜色?”

马  军:“出来的颜色不正,红不红紫不紫的,怎么调都不行。”

苗凤山:“当时我就怕不行,你图便宜,非要那台不可。”

马  军:“我把它发过来了,你给我换一台。”

苗凤山:“行,给你一台好的,保险没问题,可是价钱高一些。”

马  军:“高多少?”

苗凤山:“将近一百万吧。”

马  军:“一百万?那两台不是才七十多万吗?”

苗凤山:“机器不一样嘛。”

马  军:“不行。我那科技贷款总共才一百万,这次怎么也不能都用完吧?”

苗凤山:“那倒不至于。你们那单位还在乎这点钱?还不买个好的?”

马  军:“不行。那一台其实也可以,就是颜色调不好,换一台跟那个差不多的,能调颜色就行了。”

苗凤山:“行。”

马  军:“你看着办吧,总共一百万之内,不能超过。”

苗凤山:“没问题。”

马  军:“我们国庆节出报还来得及吗?”

苗凤山:“国庆节出报?今天都几号了?”

马  军:“今天28号。”

苗凤山:“今天28号,你的机器还没来呢。等你的机器来了,我再把新机器给你发过去,当天也不一定                   到,到了还得安装调试,就算一次成功,也得三四天,节前都开不了机,还能出报?”

马  军:“这可不行!我们科长说了,这是个政治问题,国庆节必须出报,还得是彩色套印,专刊。这                 是我们局第一次出彩印报纸。”

[苗凤山略加思索]

 

苗凤山:“我倒有个办法。”

马  军:“什么办法?”

苗凤山:“你们国庆专刊的清样出来没有?”

马  军:“出来了。”

苗凤山:“如果清样出来了,就别等机器了。你把清样拿过来,我们给你印,印好了拿回去直接发不就                   完了。”

马  军:“这倒是个办法。你们一天能印完吗?”

苗凤山:“你们要印多少份呀?”

马  军:“得印三千份吧。”

苗凤山:“三千份?没问题,我们加个班,保证给你印出来。”

马  军:“行,我马上给科长打电话,让他派人把清样送来。印刷费得多少钱?”

苗凤山:“这个时候就别算经济帐了!避免政治方面出问题是第一位的嘛。再说,你们自己印不也得花                  钱吗?”

马  军:“就跟领导说,我们买了你们的机器,你们给我们印一期报纸,就算是回扣了,不要钱!”

苗凤山:“印刷费不算了,纸钱总该给的吧!”

马  军:“对,纸钱应该给!这样领导就没啥说的了。”

苗凤山:“是呀,再说了,印刷费才几个钱?还不都在机器里了?”

马  军:“好吧,我这就去打电话。”

苗凤山:“你就在这里打吧。”

马  军:“不用,我还有别的事,还得先找个旅馆住下。”

苗凤山:“也好,你先住下,晚上到家里来吃饭。”

马  军:“不到家里去,咱们找个地方喝酒。”

苗凤山:“也好,我请客。”

马  军:“好,晚上见。”

[马军离开厂长办公室,走出印刷厂大门]

 

11、绥芬河边贸市场

[人物:亚琳、亚玲、刘杰]

[亚琳、亚玲和刘杰三人来到贸易市场。市场上非常热闹。在市场上作交易的中国人和外国人差不多各占一半,几乎每人都有个腰包挎在腰间。许多店主都能操着不太流利的俄语向俄罗斯顾客推销自己的商品,与他们讨价还价]

 

亚 玲:“这个市场是专门卖批发的。”

刘 杰:“你们来过?”

亚 玲:“这个市场来的不多,以后恐怕得常来了。”

刘 杰:“这里苏联人真不少。”

亚 玲:“不是苏联,俄罗斯人。”

刘 杰:“老毛子!”

亚 玲:“对,老毛子。”

亚 琳:“别叫老毛子,人家会不高兴的。你第一次来吗?”

刘 杰:“是呀,你们来好多次了?”                                       

亚 玲:“那当然!哪个月不得来呀。”

刘 杰:“现在进去吗?”

亚 琳:“先到那边看看百货吧,回来再进去。”

刘 杰:“好吧。”

[一个红脸堂、留两撇小胡子的俄罗斯人正把一个大编织袋很费力地扛到肩上,往市场外面的卡车走去]

 

刘 杰:“那个人买的什么,那么老沉?”

亚 玲:“服装呗!”

刘 杰:“他往哪儿扛呀?”

亚 玲:“他们肯定有车在外边,要不就是到火车站发运。”

刘 杰:“他们还上这来买服装?”

亚 玲:“那咋不行?你不是也买外国服装吗?咱们的服装到他们那就是外国服装了。”

[刘杰不语,在想什么]

亚 玲:“其实你在南方买的服装可以拿到这来卖给俄罗斯人,再从这买俄罗斯的服装回去卖给景阳镇                 的中国人,两边的生意都作。”

亚 琳:“这倒是个好主意。”

刘 杰:“那么大的生意我可作不了。”

亚 玲:“作生意还怕作大?”

[刘杰、亚琳和亚玲三人进了一个俄罗斯百货店。店里各种各样的俄罗斯商品如皮靴、餐具、玩具、望远镜等杂品百货令刘杰倍感新奇]

[亚琳和亚玲挑拣商品,挑出一件就跟俄罗斯老板说:“这个,五个。”俄罗斯老板重复一遍:“五个。”然后在纸上记下来]

 

[刘杰拿起了一个铁玩艺]

刘 杰:“这是干什么的?”

亚 玲:“这是端盘子的。”

刘 杰:“端盘子?”

亚 玲:“是呀。”

[她拿过来一个盘子比划给刘杰看]

亚 玲:“盘子在锅里要往外拿,太热,又伸不进去手,就用这个卡住盘子的边,一下就端出来了。”

刘 杰:“这个不错,你们店里有吗?”

亚 玲:“有,卖完了,这回还得买回去几个。”

刘 杰:“我也买一个。给他人民币行吗?”

亚 玲:“行,我们也可以收他们的卢布,在这里就可以兑换。”

 

[亚玲拿起一个套娃玩具给刘杰看]

亚 玲:“知道这是谁吗?”

刘 杰:“这不是叶利钦吗?”

亚 玲:“对呀,好看吗?像不像?”

刘 杰:“像极了,怎么总统也能当玩具?”

亚 玲:“总统当玩具才好玩嘛。你看。”

[她把玩具人头卸开,原来是四个套在一起的,一个比一个小]

 

亚 玲:“好玩吧?”

刘 杰:“太好玩了!”

亚 玲:“给你的娟子买一个吧?”

刘 杰:“好吧,买一个。”

 

[刘杰看见亚琳在选手表]

刘 杰:“手表也要吗?”

亚 琳:“这表一样吗?你看,咱们那边有吗?”

刘 杰:“新鲜!这表盘上有几个珠子,在滚动,干什么用的?”

亚 琳:“不知道,肯定有用处,只少它看着新鲜。”

刘 杰:“是挺新鲜,还是机械表。”

亚 玲:“机械表走得准,人家瑞士表都是机械表。”

刘 杰:“多少钱?”

俄罗斯老板:“三十。”

刘 杰:“三十?人民币吗?”

亚 玲:“跟咱们说的都是人民币。”

刘 杰:“挺便宜。”

亚 琳:“要五个。”

俄罗斯老板:“五个没有,三个。”

亚 琳:“行,三个。”

 

[亚琳的一个编织袋已经装满了]

 

亚 琳:“怎么样,差不多了吧?”

亚 玲:“行了,咱们跟他去看看服装吧。”

亚 琳:“好,我把东西在这存一下。”

 

[亚琳把编织袋扎好,跟俄罗斯老板比划着手势]

亚 琳:“这个,放在这存一下,我们上那边买衣服,很快回来,行吗?”

俄罗斯老板:“行!行!”

亚 琳:“谢谢老板!”

俄罗斯老板:“不用!不用!”

亚 玲:“走吧,服装在那边。”

 

12、绥芬河边贸服装商场

[亚琳、亚玲和刘杰来到服装商场。一进商场,刘杰的眼睛立刻亮起来。各式各样的俄罗斯服装让他眼界大开,都是他从未见过的:带毛领的呢大衣、男女皮靴、各种纱巾、毛围巾、毛披肩、暖手筒、各种手袋、拎包、不同样式的夹克衫等等]

 

[刘杰指着一件毛领呢大衣问俄罗斯女老板]

刘 杰:“这个多少钱?”

俄罗斯女老板:“九十。”

刘杰问亚玲:“她说的是人民币吗?”

亚 玲:“在这里说的都是人民币。”

刘 杰:“不贵吧?”

亚 玲:“跟咱们内地比起来当然不贵。”

刘 杰:“还能还价吗?”

亚 玲:“能,你买得越多越便宜。”

刘 杰:“好,我买几样带回去,你帮我参谋参谋。”

亚 琳:“大衣先别买,一时半会儿出不了手,冬天再买。”

刘 杰:“行。”

[刘杰和亚玲选服装,先后选了连衣裙、女皮靴、毛围巾、纱巾、毛披肩等。俄罗斯女老板用计算机计算钱数,亚琳一件一件地往背包里面装,一会就把刘杰的背包装满了]

 

刘 杰:“行了,就这些吧,总共多少钱?”

俄罗斯女老板:“九百八十三元,人民币。”

亚 玲:“九百五十元吧。”

俄罗斯女老板:“不行,九百八十元。”

亚 玲:“九百六十元。”

俄罗斯女老板:“九百七十元。”

亚 玲:“九百六十元。我们是老朋友了。他是服装店老板,第一次来,便宜一点,以后买得还多呢。”

俄罗斯女老板:“好,九百六十元。”

[刘杰数出九百六十元交女老板]

刘 杰:“九百六十元,正好。”

俄罗斯女老板:“谢谢!欢迎再来。”

刘 杰:“咱们走吧,背包装满了,钱也用完了。”

亚 玲:“走。”

 

13、绥芬河火车站

[人物:亚琳、亚玲、刘杰]

[在行李托运处,亚琳和亚玲托运完了包裹,只留一个小旅行袋在手里]

 

亚 玲:“刘杰,把你的包也托运得了,还背着它干啥?”

刘 杰:“不用,不沉。”

亚 玲:“啥不沉?还能比空手轻快?”

亚 琳:“他愿意背就背着呗。”

亚 玲:“不是,我是说,咱们今天路过海林的时候,不想上杨子荣的陵园去看看吗?”

亚 琳:“上陵园?”

亚 玲:“是呀。”

亚 琳:“你没去过吗?”

亚 玲:“没有呗,今天刘杰来了,刘杰还不想去看看吗?”

刘 杰:“陵园在哪儿?”

亚 玲:“就在海林火车站,一下车就是,可近了。”

亚 琳:“你想去吗?”

刘 杰:“那就去呗,反正是路过。”

亚 玲:“对了!把这大包托运了吧。”

刘 杰:“好吧。”

[亚玲帮着刘杰办理了背包托运,然后一起进了候车室]

 

14、景阳镇 林业局宣传科长办公室

[人物姜文启、大班长]

 

[印刷厂大班长来到林业局宣传科长办公室,敲门]

 

姜文启:“进来!”

大班长:“姜科长,你找我?”

姜文启:“对,来来来,请坐!”

大班长:“找我什么事儿?”

姜文启:“马军不是在哈尔滨买了台机器吗?套印的,结果不行,他去退货了。”

大班长:“是,他给退回去了。”

姜文启:“可是咱们的报纸得出呀,这一期的报是国庆专刊,咱们还要彩色套印,等新机器是来不及                     了。他在哈尔滨跟印刷厂联系了一下,这一期的报由哈尔滨印刷厂给咱们代印,咱们把清样                   拿过去就行了。我考虑了一下,这个办法也行。国庆节的报是一定要出的,而且一定要套色                   的,不这样也不行了。咱们花点印刷费,也值,总比出不来报要强吧?”

大班长:“对,这个办法好。”

姜文启:“我想,他们给代印是可以的。可这是咱们的报,咱们得有人在场才行,万一有什么情况,他                   们又不了解,不熟悉,咱们得在现场帮着解决,光打电话不行。”

大班长:“是。”

姜文启:“所以,我想让你辛苦一趟,你带着清样过去,跟他们一起把这期的报印出来。”

大班长:“行!正好我也熟悉一下这种套印机。”

姜文启:“有你和马军两个人在那,出报就没问题了。”

大班长:“没问题。”

 

[姜文启将一个大档案袋交给大班长]

姜文启:“这是特刊的清样,你交给马军,让他在付印之前再审查一下。”

大班长:“好。”

姜文启:“另外,你再带个车过去,印好了报直接拉回来,这样咱们就能在过节之前把特刊报送到职工                  手上了。”

大班长:“好,这样挺好。这两天我们还发愁呢,特刊怎么出呀。”

姜文启:“我想让你马上就动身,行吗?”

大班长:“行!不马上动身就来不及了。”

姜文启:“好,你先回去准备一下,我要了车就让司机开车过去接你。”

大班长:“行,那我先走了。”

姜文启:“好吧。”

[大班长出门而去]

 

15、景阳镇至哈尔滨的公路上

[在景阳镇至哈尔滨的公路上,一辆解放牌卡车在行驶。大班长坐在驾驶室里]

 

大班长:“哈尔滨的路你熟吗?”

司  机:“熟。”

大班长:“你知道他们印刷厂在哪儿吗?”

司  机:“在道外区,姜科长写了个纸条给我,有详细地址。马厂长会在门口接咱们。”

大班长:“那就好,你也不用着急,咱们今天赶到就行。”

 

16、哈尔滨 前进印刷厂附近某饭店

[马军和苗凤山在喝酒]

 

苗凤山:“给家里的电话打了吗?”

马  军:“打了。”

苗凤山:“怎么样?他们什么意见?”

马  军:“科长同意这么办,只要节前能出报就行。这样一来,你们就紧张了。”

苗凤山:“没啥,加个班就是了。我们不像你们,有固定任务。我们不一样,都是自己向外边揽活。逢                   年过节的活可能多一些,也是我们自己说了算,想干就干,不想干就不干,谁也管不着。”

马  军:“这就是面向市场,市场化,这样好。我现在就得作准备,将来我们的报纸要是不出了,也得                  自己向市场找活。这就是我坚持要买新机器,买彩印机的原因。”

苗凤山:“你们不会。国营企业还用自己揽活?”

马  军:“真要自己揽活还好了呢,就怕报纸不出了,也不让你找活了,干脆就解散了。”

苗凤山:“精简机构?还走不到那一步吧?”

马  军:“很可能,现在都人心惶惶。听说你们厂是股份制?”

苗凤山:“什么股份制?一个几十人的小厂还什么股份制呀?不过大伙集了一点资就是了。”

马  军:“集了资给什么好处呢?”

苗凤山:“按你出资的数额每年年底给你分成,跟股份制分利一样。”

马  军:“这是个不错的办法。”

苗凤山:“是呀,除了按你的技术等级、岗位贡献定基本工资以外,用这个办法也拉开了收入的差距,                    大家还没有意见。”

马  军:“你们还向外面拉资金了吗?”

苗凤山:“用不着,我们自己集的资也够用了。怎么,你想投点资?”

马  军:“我就是想,用什么办法再挣点钱。”

苗凤山:“可以呀,你拿钱,以我的名义投资,到时候给你分成就行。你有多少钱?”

马  军:“你们这里每个人都是多少钱?”

苗凤山:“最少的一千,最多的有几万呢。”

马  军:“你集了多少?”

苗凤山:“我才集了一万。”

马  军:“要是我给个两三万块钱算不算多,不显眼吧?”

苗凤山:“不算多,你拿几万都没问题。不过有个问题得说清楚。我们这个厂是没有固定任务的,挣来                   钱了就分,挣多多分,挣少少分,挣不来钱可就没的分了,可能还得往里贴呢。”

马  军:“这我知道。正因为需要自己找活,多干就能多挣,大伙才有积极性。跟大锅饭比起来,这正                  是它的优越性所在。现在国企改革不就是改这个吗?”

苗凤山:“这倒是。”

马  军:“买机器剩的那些钱还在吗?”

苗凤山:“还在,那怎么能不在呢?”

马  军:“从那里拿就行,究竟拿多少你看着办。只要在你们那不显眼,你拿多少都行。”

苗凤山:“剩下的我给你汇过去?”

马  军:“不用,先存在你这。”

小品剧本网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小品剧本网www.xiaopinjuben.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门为各演员、艺术团、演艺公司、政府部门、单位活动、企业庆典、公司年会提供创作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 13979226936 联系QQ:652117037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公司年会小品
网站介绍 |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小品剧本网(xiaopinjuben.com)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92004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