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管理中心 | 总首页 | 节日小品 | 公司小品 | 公务员小品 | 舞台剧剧本 | 公司部门小品 | 搞笑小品 | 小品大全 | 影视剧本 | 代写小品 | 剧本投稿 | 常见问题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小品剧本网专业代写剧本电话:18022171126 QQ:819391276
代写小品剧本
剧本推荐
生二胎相关心理剧剧本〈婆媳同怀

客户与推销员心理剧剧本《错失良

公司管理运营题材小品剧本《公司

公司年会娱乐搞笑小品剧本《应聘

公司娱乐搞笑快板台词《团队力量

银行年会娱乐搞笑剧本《秋香理财

社保服务宣传搞笑小品剧本《排队

游客心理剧剧本《诚信为本》

古装廉政题材搞笑小品剧本《高风

公司员工心理剧剧本《把心留住》

医患心理剧剧本《一切为你好》

酒店部门娱乐搞笑小品剧本《酒店

干部廉政宣传娱乐搞笑小品剧本《

社区创建文明单位小品剧本《文明

公司企业招聘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公司员工心态改善宿舍现状心理剧

设计师相关心理剧剧本《设计部的

创建文明小区搞笑小品剧本《文明

社区医院关爱老人健康小品剧本《

高速公路服务区服务题材搞笑小品

小学生环保题材相关小品剧本《环

银行信贷题材年会搞笑小品剧本《

创建文明社区搞笑小品剧本《文明

物流快递行业搞笑小品剧本《最美

文明创建题材搞笑小品剧本《文明

古代官廷廉政搞笑剧本《高风亮节

关爱老人健康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安置房分配相关心理剧剧本《廉洁

设计公司年会搞笑小品剧本《甲方

公司领导年会娱乐小品剧本《改革

古装反腐倡廉宣传搞笑小品剧本《

银行金融行业信贷题材搞笑小品剧

工地施工安全教育宣传小品剧本《

空军部队搞笑小品剧本《机务兵之

纪念革命胜利题材剧本《军人故事

追求梦想励志题材小品剧本《梦想

互助励志正能量音乐剧剧本《让爱

公司历史题材情景剧本《公司故事

医院便民服务搞笑感人小品剧本《

有关子女教育题材感人小品剧本《

有关沉迷手机题材娱乐爆笑小品《

服务行业搞笑音乐小品剧本《酒店

爱国题材小品剧本《革命英雄》

中学生感人小品剧本《贴心人》

转型改革题材搞笑小品剧本《改革
您当前位置:小品剧本网 > 影视剧本 > 电视剧本 > 电视连续剧《鲜族兄弟》第九集
 
作品类别:影视剧本-电视剧本   会员:SUYU   作者:修锐     阅读: 次  
投稿时间:2017/1/6 15:25:13       最新修改:2017/1/6 15:25:13       来源:小品剧本网www.xiaopinjuben.com/ 
小品剧本网影视剧本频道www.xiaopinjuben.com/juben 中国最大的影视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专业创作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18022171126 QQ:819391276
电视连续剧《鲜族兄弟》第九集

           电视连续剧《鲜族兄弟》第九集

 

1、景阳镇火车站出站口

[人物:赵春盛、李技师]

[下车的旅客在出站口一出现,立即在站前的小广场上引起一阵喧闹。卖冰棍的,卖糖果点心的,卖香烟瓜子的一齐鼓噪起来。站在食品摊和玻璃柜后面的多是些年轻姑娘。她们有的穿白大褂,有的系白围裙,不知疲倦地向旅客叫卖。尽管过客向她们投去的仅仅是匆匆的一瞥,她们的热情也丝毫不减]

[旁边有两个小百货摊子。摊主并不吆喝,旅客们却都围了上去。他们的小商品五颜六色,无奇不有:登山鞋、蛤蟆镜、透明裤衩、肉色丝袜、前开口的女人裤、男人穿的高跟鞋、带假乳的胸罩、一次性的剃须刀等等。在各种小食品以及青菜萝卜摊子当中,它们花花绿绿,显得格外眩目,像从另一个国家来的]

[和这些热情的年轻姑娘形成对照的,是那几个在稍远处握着鞭子在路边站着的赶毛驴车的汉子。他们是身穿邋遢衣服的黑脸农民。因为和毛驴站在一起,守着的又是脏兮兮的平板车,他们不免自惭形秽,不敢高声喊叫,只在旅客从车边走过的时候问一声:“用车吗,师傅?”]

[还有出租的摩托车]

[赵春盛也在这里。他的手扶拖拉机在稍远处停着。他在出站口招揽顾客]

[哈尔滨至牡丹江的快车在景阳镇车站停下。旅客下车。哈尔滨前进印刷厂的李技师提着工具袋从车站出来。赵春盛迎上去]

 

赵春盛:“用车吗,师傅?”

李技师:“你有车?”

赵春盛:“有。你上哪儿?”

李技师:“我要上林业局,知道吗?”

赵春盛:“知道!林业局大了,啥单位?”

李技师:“林业局印刷厂。”

赵春盛:“印刷厂?知道,走吧。”

李技师:“多少钱?”

赵春盛:“五块。”

李技师:“这么贵?”

赵春盛:“林业局在河北,远,五块钱是便宜的,你坐小汽车至少得八块,咱这也没有小汽车。你不是                   还有东西吗?”

李技师:“行,那走吧。”

[赵春盛接过李技师的工具袋向停在大道边的手扶拖拉机走去]

 

2、景阳街上

[赵春盛开着手扶拖拉机在景阳街上缓慢地行驶。街道两边摆满了货摊。行人以及自行车、毛驴车、摩托车、三轮车拥挤在路上]

李技师:“今天咋这么多人哪?”

赵春盛:“这不要过节了嘛,都上街来买东西,天天这样。”

李技师:“你不能从别的路走吗?”

赵春盛:“别的路远,道也不好走,还不如这条道呢。”

[赵春盛的手扶拖拉机终于走出了景阳街,开上了蚂蚁河大桥]

 

李技师:“唉呀,这道走的!非赶在这个时候来。”

赵春盛:“快了师傅,过了河就到了。”

 

3、林业局大楼门前

[赵春盛的手扶拖拉机来到林业局大楼门前。李技师给赵春盛付了车钱,道了谢,向大楼内走去]

 

4、“林业工人报”编辑部

[人物:李技师、马军]

[李技师提着工具袋上楼梯,来到“林业工人报”编辑部,敲门,听到应声后,推门进去]

李技师:“请问马厂长在吗?”

马  军:“你是——”

李技师:“我是哈尔滨前进印刷厂的,我姓李。”

马  军:“噢,李师傅,你来啦!”

李技师:“我们苗厂长说,让我来帮你们安装机器。”

马  军:“知道,知道,这么快就来了?快请坐。”

李技师:“听说机器已经到了?”

马  军:“到了,刚到。”

李技师:“那咱们就到厂里去吧。”

马  军:“不忙,你先喝碗水,歇歇气儿。”

李技师:“你们印刷厂离这里远吗?”

马  军:“不远,就在跟前,一会我就领你过去。”

李技师:“咱们这就走吧。”

马  军:“你喝点水吧。”

李技师:“不喝了,走吧。”

马  军:“也好,咱们走。”

[马军和李技师一同下楼]

 

5、林业局印刷厂

[人物:马军、李技师、大班长]

[马军和哈尔滨前进印刷厂的李技师走进车间。工人们都站起来]

大班长:“厂长!”

马  军:“哈尔滨的设备都到了吧?”

大班长:“到了,刚卸完车。”

马  军:“这位是哈尔滨印刷厂来的李技师,帮助咱们安装设备。这位是我们厂的大班长。”

[大班长同李技师握手]

 

大班长:“欢迎李师傅!”

李技师:“不客气。”

马  军:“李技师有经验,你们要多向他请教。”

大班长:“那是当然。”

马  军:“那就开始干吧,抓紧时间。李机师,我事先可是跟你们苗厂长都说好了的,国庆节前必须安                  装好,不能耽误了印国庆专号!”

李机师:“耽误不了。”

 

6、“丰收”早点部 傍晚

[人物:韩东、小秋、晓华、范婷婷]

[晚饭后,韩东又来到早点部,站在饭厅犹豫着。他见小秋在案板上揉面,很吃力的样子,便走到厨房里面]

 

韩 东:“小姨,我帮你揉吧,看你累的。”

[说着拧开水龙头洗了手就去给小秋揉面]

 

小 秋:“你来找小花呀?”

韩 东:“是呀,她还没回来?”

小 秋:“没有,她不定啥时候回来。你找她干啥呀?”

韩 东:“不干啥。”

小 秋:“不干啥一趟趟地跑?你早晨不是来过一趟了吗?有啥事我转告一声行不?要不等她回来我叫                 她找你去?”

韩 东:“噢,不用了。”

 

[忽然,听见门外有脚步声,接着又听见门响]

[晓华进屋后,一见韩东在这里,脸立刻沉了下来]

 

晓 华:“小姨,我要喝水!”

[还没等小姨拿水来,她自己在水桶里舀了一瓢凉水咕嘟咕嘟喝了,扔下水瓢转身就走]

 

韩 东:“晓华!”

[晓华装作没听见,头也不回,咣当一声关上门就不见了影子]

 

小 秋:“你看这孩子,这是咋的啦?”

[待她看到韩东那悻悻的神情,知道这是两个人闹别扭了]

 

小 秋:“小伙子,你叫啥名来?”

韩 东:“我姓韩,叫韩东。”

小 秋:“噢,名字挺熟,小花回来常说。你们早就认识?”

韩 东:“对,早就认识,在山上就认识。”

小 秋:“那咋没见你来过呢?”

韩 东:“我来过,小姨,来的不多,你忘了。”

小 秋:“你干啥活呢?”

韩 东:“在仓库当保管员。”

小 秋:“不错呀。”

韩 东:“不行,大集体,没啥意思。”

小 秋:“那也比她们强呀,在那大山沟里倒腾木头,不是个正事儿。”

韩 东:“不,小姨,挺好,我挺羡慕她们的。”

 

[范婷婷回来了。她见韩东在厨房里干活,不知是咋回事,又不敢问]

小  秋:“你干啥去了?”

范婷婷:“有个老乡从家里来,我去看了看她。”

小  秋:“老乡?不是老乡,是对象吧?”

范婷婷:“小姨!”

小  秋:“你去看老乡也好,谈对象也好,我都不反对。可是出门得请假,得跟我说一声。你在我这里                  是挣钱的,不是来作客的。早点部就是一早一晚干活,白天没事儿。你有事儿尽量白天出                      去,别耽误干活,好不好?从明天开始,再晚上出去我就扣你半天的工钱。咱们也得严格管                  理,划考勤,按天算工资。听见了吗?”

[范婷婷一脸的委屈,什么也没说,舀水淘米去了]

 

[小秋来到厨房,叫韩东]

小  秋:“面揉完了吧?过来歇一会吧。婷婷,你给沏一杯茶。”

 

[韩东洗了手,过来坐下]

小  秋:“你会抽烟吗?”

韩  东:“我不抽烟,小姨。”

小  秋:“看样儿你俩是闹别扭了?”

韩  东:“其实也没啥,那天她在我的宿舍,后来徐丽也来了,徐丽说话有点不够检点,她生气了。”

小  秋:“啥时候?”

韩  东:“就前天晚上。”

小  秋:“噢,我说那天她回来的时候咋不对劲呢,也不说话,好像还哭过。”

韩  东:“就是那天。”

小  秋:“徐丽是谁?”

韩  东:“劳动服务公司的一个工人。”

小  秋:“她跟你有啥关系吗?”

韩  东:“以前我跟她有过一段来往,已经断了。”

小  秋:“断了她还找你干啥?”

韩  东:“她也就去了那一次,可能有啥事,让晓华给碰上了。”

小  秋:“你说你和那个徐丽有过来往,你们到了啥程度?小花都知道吗?”

韩  东:“也就是一般的来往,她上我那去领料,一块去过歌厅,歌就是一般的朋友,你们公司开张了                  聊聊天啥的,别的也没啥。”

小  秋:“你不是说在山上就跟小花认识了吗,那咋又跟她处朋友了呢?”

韩  东:“也算不上处朋友。我和晓华在山上也就是一般的关系,没说过别的,回来以后很长时间也没                  见过面。”

小  秋:“那你和徐丽说过别的吗?”

韩  东:“也没有。”

[听小秋这么盘问韩东,范婷婷在一边低着头笑]

 

小  秋:“你到底是喜欢小花呢还是喜欢徐丽?”

韩  东:“我当然喜欢晓华。在山上的时候我就喜欢她,就是没把话挑明。如果那时候把关系挑明了,                   后来也不会再跟徐丽来往了。”

小  秋:“跟徐丽为啥又断了?”

韩  东:“我发现她跟一个机关干部好,还给那个人写情书。其实就是没这事我跟她也长不了。不知为                  啥,跟她在一块总是别别扭扭的。她不放心我,我也不相信她。我知道她有人,开始不知道                  是谁。她也老怀疑我跟晓华好。”

小  秋:“小花可是从来没处过朋友。我给她介绍过一个,她死活不干。我猜想她心里有人,看来这个                  人就是你了。小花是我带大的,我了解她。这孩子很重感情。她要是喜欢谁,就是喜欢谁,                  决不三心二意。可谁要是伤了她的心,她也能下狠心不答理你。所以,你要是真心喜欢她,                  就不能脚踩两只船,就得主动点儿,干净利索点儿,别拖泥带水的。不用说有了误会,就是                  没发生误会你也应该这样,男人嘛,是不是?”

韩  东:“小姨,你放心。我跟晓华也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了。正因为处的时间长,有过波折,我                   才明白,跟她在一起才是我的归宿。这辈子我不会再去找第二个人了。”

小  秋:“这些话你留着跟她说去吧。等她回来我帮你劝劝她,也许能回心转意。”

 

[韩东起身告辞]

韩  东:“谢谢小姨!我先回去了。”

小  秋:“好吧,以后常来!”

韩  东:“嗯,小姨再见。”

 

[范婷婷出来送他到门外]

范婷婷:“东哥你放心。晓华姐心眼儿好,又很稳重,绝不是那种朝三暮四的人。你们都处那么长时间                  了,这一点谁也比不了。只要小姨劝劝她,她会跟你好的。”

韩  东:“这早点部还行吧?”

范婷婷:“还行,就是老得起早,睡不了懒觉了。”

[这时忽听小秋在屋内大喊一声,随后猛地拉开屋门追了出来]

小  秋:“范婷!”

[她以为范婷婷跟韩东走了,开门一看两人还站在这里说话,不免有些尴尬]

小  秋:“噢,我是叫范婷。我当她又走了,这里还有活儿呢。韩东你慢走,以后常来,啊!”

                                                      

7、林业局印刷厂

[人物:李技师、大班长、小郭、小周]

[林业局印刷厂的工人和哈尔滨来的李技师一起在安装调试新买来的印刷机]

小  郭:“师傅,您是哈尔滨印刷厂的吗?”

李技师:“哈尔滨印刷厂多了。”

小  郭:“那您是哪个印刷厂的?”

李技师:“我是哈尔滨前进印刷厂的。”

小  郭:“前进印刷厂?你们厂印报纸吗?”

李技师:“我们不印报纸。”

小  郭:“你们都印什么?”

李技师:“我们印的东西多了,书、杂志、广告,也有报纸,小报。”

小  郭:“那些东西好印。”

李技师:“好印?这些东西最难印,尽是套色的,还不好装订,比印报纸复杂多了,报纸是最好印                         的。”

大班长:“比较起来,印报纸技术最简单。”

李技师:“对。其实你们光印报纸的话,用不着这么高级的印刷机。”

小  周:“那为啥?”

李技师:“印刷的技术复杂在套色,报纸是单色的,就用一种墨色,用不着调色彩,那还不简单?”

大班长:“现在的小报都是花里胡梢的,大报肯定也得套色,以后恐怕不再是单色的了。”

小  郭:“别的颜色没有,红色总得有,报头,大标题。”

小  周:“对,这回国庆节就得用上。”

大班长:“厂长说了,国庆节要出专刊。”

 

8、在景阳镇到青河的小火车上

[韩东坐在一节客车的车箱里。车箱里没有几个乘客。他独自坐在靠窗的位置,神情沮丧,望着窗外。窗外是茂密的森林和山峦。小火车不时拉响尖厉的汽笛,车身摇晃得厉害,四处咣咣噹噹乱响]

[小火车拉响汽笛,青河火车站到了。韩东下车,出站]

 

9、青河林场 青青木材运销公司

[人物:韩东、白鸽]

 

[韩东来到青青木材运销公司]

[房门锁着。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白鸽从楞场回来了]

 

白 鸽:“你咋来了,给我们带生意来了?”

韩 东:“我哪有什么生意?我来找晓华。”

[白鸽掏钥匙开门]

白 鸽:“找她干啥?有事打个电话不就得了,还值得这么老远跑一趟?”

[韩东不说话]

[进了屋,白鸽也不理会韩东,打开抽屉取出单据低头办事,一会写一会算。韩东看她忙也不敢打扰,坐在一边等着]

白 鸽:“你记着可别在外边抽烟呀,警察要抓的。”

韩 东:“我不抽烟。”

白 鸽:“不抽烟就好。”

 

[事情忙完了,白鸽才抬起头来看着韩东]

白 鸽:“你找晓华干啥?”

韩 东:“想跟她谈谈。”

白 鸽:“谈啥,有生意了?”

韩 东:“不,还是我们俩的事。”

白 鸽:“怎么,你们还没谈?”

韩 东:“她老躲着我。我天天上小姨饭馆去找她,她一直没回来,那天回来了,一见我在那转身就走                 了。”

白 鸽:“唉,这个晓华,也真是!你今天也白来。她到镇上办事去了,晚上也不一定回来。” 

韩 东:“她到镇上办啥事儿?我怎么没看见她?”

白 鸽:“她要诚心躲着你还能让你看见?”

韩 东:“我要知道她去镇上了,先在火车站或者税务局等着她就好了。”

白 鸽:“哼,白搭!”

[白鸽一手拄着下巴颏,眼睛凝视着窗外,过了一会回过头来,用圆珠笔敲着桌子说]

白 鸽:“韩东,不是我说你,你这事我听着都蹊跷!你说这叫啥事呀?要说你跟徐丽两个,我自然相                 信你不相信她,她是个啥样人谁不知道?可你咋能说得清呢,跟前又没有第三个人?也不怪晓                华不相信,连我心里都犯嘀咕!”

[韩东低头不语]

白 鸽:“作为一个男子汉,你得有点责任心,要负责任,对朋友负责,对感情负责。在这件事上我看                 你就不够负责,也不严肃。怎么能让徐丽钻了空子呢?晓华不理你也是应该的,她的感情受了               伤害。你知道,晓华是很内向的,心里的事不会轻易露出来。可是这几天她的情绪特别低落,              人眼看着就瘦下来了。你想这种事放在谁身上谁不难受?多恶心人!你要是知道晓华喜欢你,               你就得爱护和尊重这份感情,不要伤害她,哪怕是无意的。误会也是伤害,你懂吗?”

[韩东仍然不说话]

白 鸽:“这样吧,你也不用等她了,等也没用,我来跟她谈。你先给我表个态,你到底跟徐丽还有没                 有牵扯?你跟她要是彻底断了就好办,要是还藕断丝连的,就别找晓华,也别来找我!”

韩 东:“我把那封信藏起来了,今天没带来。你要是看了那封信你也会相信。她那样的人我还跟她扯                 啥?”

白 鸽:“啥信?”

韩 东:“她给一个机关干部写的情书。”

白 鸽:“是她写的吗?”

韩 东:“当然!还有她自己的签名呢。”

白 鸽:“那就好。”

 

[白鸽锁了抽屉,站起身来要出去]

白 鸽:“那边的事我去处理。你把她的那封信保管好,那是证据。我不信收拾不了那个丫头片子。还                 有,我看你也别在你那个宿舍住了,那是个是非之地。除了当保管员,你就不能干点别的?”

韩 东:“其实我早就不想干了。我跟晓华说过,她还劝我别丢了那个铁饭碗。”

白 鸽:“她倒是好意,可是对你不合适……哎,你不是会开车吗?你开出租吧,咋样?”

韩 东:“行啊!上哪儿弄车去呀?”

白 鸽:“买呗!买个旧的,便宜点儿的,也花不了几个钱。”

韩 东:“对,买个大头鞋就行。”

白 鸽:“啥大头鞋?”

韩 东:“大头鞋是一种车型,意大利的,叫菲亚特,憨头憨脑的,像个大头鞋。”

白 鸽:“管它像啥呢,能拉人就行,便宜吧?”

韩 东:“当然,在轿车里是最便宜的了。”

白 鸽:“我跟马军说说,大夥凑点儿钱,你就开出租吧,别在那仓库干了。”

韩 东:“行!”

 

10、“林业工人报”编辑部

[人物:姜文启、马军]

 

[姜文启来到编辑部大办公室]

姜文启:“小马,你的印刷机买来了吗?”

马  军:“买来了,正在安装呢。”

姜文启:“那就好,咱们林业报的国庆专刊也编好了,这回可以出个新版面了。能印套色的吧?”

马  军:“能,买的是进口海德堡印刷机,自动调尺寸,自动调压力,自动调拉规。跟那老印刷机比,                  这回是更新换代了。”

姜文启:“多少钱?”

马  军:“买了两台,总共七十六万。”

姜文启:“两台七十六万?不贵。”

马  军:“是不贵,因为不是新的。”

姜文启:“为什么不买新的?”

马  军:“新的一台就得超过一百万。咱们这两台都有八九成新呢,合算。我还考虑,咱们套色印刷的                  技术还没掌握,先用这个旧的练练兵,等技术过关了,再买好机器也不晚。”

姜文启:“也行,目前只要把国庆专刊印好了就行。”

马  军:“那没问题。国庆专刊的稿件都齐了?”

姜文启:“齐了,版也基本排好了。”

马  军:“我上印刷厂去看看,催他们快一点。”

 

11、县城明星俱乐部

[人物:王升、小姐、吴春梅]

 

[王升来到明星俱乐]

小 姐:“欢迎光临!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

王 升:“我要找吴春梅!”

小 姐:“您要找吴春梅,吴小姐?”

王 升:“是的。”

小 姐:“好的,您请坐,稍等。”

 

[小姐去后一会儿,吴春梅出来]

吴春梅:“王老板!想死你了,都多久没来了?”

王  升: “太忙了。走,咱们出去一下。”

吴春梅:“上哪儿?”

王  升:“别问。你要请一下假吗?”

[王升说着挽住了她的肘弯]

[春梅有些犹豫]

[王升捏了她的胳膊一下]

吴春梅:“好吧,我跟她们说一声。”

 

12、县城东方大酒店客房

[人物王升、吴春梅]

[王升带吴春梅来到县城东方大酒店305房间门前。服务员打开305的房门离去之后,王升关上门一下就把吴春梅抱住了]

王 升:“春梅!小丫头片子,骗我呢吧?真想我了吗?”

[说着吻着又把她抱起来放到床上伏下身去继续吻她]

[一阵激烈的亲吻过后,春梅这才腾出空来说话]

 

春 梅:“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王 升:“在你那里才害怕呢,这里最安全。”

春 梅:“快过节了,这几天客人特别多。”

王 升:“耽误你挣钱了?告诉我,这一下午还有一晚上你能挣多少钱?”

春 梅:“现在客人多,每天营业到十二点以后,怎么也能挣个百十来块。”

王 升:“哈哈!百十来块!这样吧,你今天的工资我给你开,给你一百,咋样?别的另算。”

春 梅:“去!”

王 升:“快去洗澡,快!”

[春梅进卫生间]

[王升用摇控器打开电视,不停地变换频道。忽然,屏幕上出现的一个画面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一群穿着绿军装,胳膊上戴着红袖标的人在游行,边行走边呼口号]

[王升的脸上忽然现出尴尬的神情]

 

13、回放 字幕:1968年

山东省青岛地区某县城火车站

[车站前面的大街上,有人游行,呼口号,墙上贴着大字报:打倒刘邓陶!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王升身穿绿军装,头戴绿军帽,手提人造革旅行袋费力地从出站口的人群中挤出来,匆匆来到一家小饭店]

[饭店里也挤满了人。他随着排队的人先在开票处交钱开了票,拿着小票到取饭口交了小票,服务员递给他一碟菜,又用筷子插了两个馒头。他一手端着碟子,一手拿着馒头提着旅行袋向四周看了一眼,所有的饭桌都坐满了人,还有人在旁边站着吃。他在墙角的一个饭桌找了个空挤进去,把碟子搁在桌角,放下旅行袋用两脚夹住,站着急急忙忙地吃饭]

[在火车站旁边的“住宿介绍处”门前,王升手拿介绍信排队]

 

14、回放 火车站某旅店

[在一家小旅店的柜台前,王升拿出介绍信交给服务员。服务员登记之后手拿钥匙带王升来到一间客房门前,开门让王升进去]

 

15、回放 某旅店客房 深夜

[人物:王升、民兵、服务员、姑娘]

[某旅店的一个普通房间,一张双人床,一个两屉桌,两把木椅子]

[深夜,一阵猛烈的敲门声把睡在客房的王升惊醒了。他衣服还没来得及穿,房门便被打开。服务员手拿一串钥匙领着两个戴红袖标的民兵闯了进来。服务员拉开电灯。灯光刺得王升睁不开眼睛]

 

民 兵:“起来!”

[王升从被窝里爬出来,慌忙抓过一件衣服遮住身子]

 

民 兵:“你是干什么的?”

王 升:“探亲的。”

民 兵:“有证明吗?”

[王升支唔不语]

服务员:“没有证明服务台咋会给你登记呢?”

民 兵:“从啥地方来?”

王 升:“东北,哈尔滨。”

民 兵:“来探什么人?”

王 升:“父母。”

民 兵:“父母在哪里?”

王 升:“在乡下。”

民 兵:“在哪个乡下?什么公社?哪个大队?”

王 升:“在那个……”

[他的手在空中无力地一指,嗫嚅着,并没说清什么地方]

 

民 兵:“探父母为什么不住在父母那里?”

王 升:“家里住不下。”

民 兵:“那是你什么人?”

[民兵指着蜷缩在他身边的另一个人问。他们两人盖的是一条被子]

 

王 升:“是……”

[服务员似乎早有准备,还没等他说出来,过去就把被子掀开,露出了那人的脑袋和赤裸的肩膀。那是一个女人]

王 升:“他是我的老婆。”

[民兵上前一步问那女人]

民 兵:“你叫什么名字?跟他是什么关系?”

[那女人不敢出声,只把头和肩膀使劲往被子里面缩,两手抓着被角,生怕被子再被掀开] 

 

民 兵:“你们有结婚证吗?拿出来看看!”

[王升不说话,极为尴尬地垂下头。服务员嘴角现出一个冷笑]

民 兵:“穿上衣服到前边去一下。”

[王升匆匆忙忙穿了衣服跟着民兵走了]

[男人们刚走,服务员冷不防从女客的脚底下把被子掀开。女客全裸的身子一下便完全露出来。女客吓得哇地大叫一声,拼命扯过被子盖住身子,脸却盖不住了。她全身哆嗦着,直往床角里缩,惊恐地看着服务员]

[服务员一看便知这是个农村姑娘,梳着两条羊角辫,年纪不过十七、八岁]

 

服务员:“你是干啥的?”

姑  娘:“俺是社员。”

服务员:“什么公社?哪个大队?”

姑  娘:“东风公社二大队。”

服务员:“你叫什么名字。”

姑  娘:“俺叫宋——”

服务员:“宋什么?”

姑  娘:“宋春花。”

服务员:“你跟他是啥关系。”

姑  娘:“俺跟他也没啥关系。”

服务员:“没啥关系怎么在一块睡觉?这是犯法,你知道吗?”

姑  娘:“他说他能在东北给俺找到工作。俺这就跟他到东北去。”

服务员:“他叫什么名字?哪个单位的?”

姑  娘:“不知道。”

服务员:“真不知道假不知道?”

姑  娘:“真不知道。”

服务员:“连名字也不知道,哪个单位也不知道,你就跟他一块睡觉,他要是坏人呢?”

[姑娘哭起来]

姑  娘:“大姐,俺真的啥都不知道。俺就是想找工作挣钱,一时糊涂,就跟他出来了。大姐饶了俺                      吧。俺再也不敢了。”

服务员:“你们怎么认识的?怎么勾搭到一快的?”

姑  娘:“他在俺们大队买东西,看见俺了,是他找的俺,叫俺跟他走,不是俺主动的。俺还是偷着跑                  出来的呢。大姐饶了俺吧。”

服务员:“你起来!穿上衣服,先到服务台去,然后上派出所。”

姑  娘:“上派出所?俺不上派出所,俺要回家!大姐,放俺回家吧!”

服务员:“放不放你回家,我们说了不算,先上派出所,听候派出所处理!”

姑  娘:“大姐求求你,帮俺说说,俺是好人,一时糊涂犯了事儿,俺再也不敢了,大姐!”

服务员:“快点,穿好衣服,下去再说!”

回放完

 

16、县城东方大酒店客房

[王升和春梅一起躺在床上。春梅枕着王升的胳膊在睡着。王升侧过脸来看着她。显然她经常睡眠不足,但此刻她睡得并不踏实。纹过的细眉不时轻轻地蹙动一下,呼吸也不匀称。为了不弄醒她,王升的手仍在她的胸脯上没拿下来]

[春梅被王升的一声长叹惊醒了]

王 升:“醒了?你咋这么爱睡觉呢?”

春 梅:“困呗。”

王 升:“你们晚上一般几点钟睡觉?”

春 梅:“最早也得两三点钟。你早就醒了?”

王 升:“我根本就没睡。”

春 梅:“你想啥呢?”

王 升:“除了想你我还能想啥?”

春 梅:“谁信哪!”

王 升:“不信?这说明你也并不总是想我,是吧?”

春 梅:“我也愿意总想你,可那是不可能的。”

王 升:“这我能理解。我不要求你总想我,你只要给我就行了。”

春 梅:“我愿意只给你一个人,你要吗?”

王 升:“我当然想要,可那也是不可能的。”

春 梅:“如果你真想要,我看就是可能的。”

王 升:“唉,不可能的事就别想了。有个歌不是这样唱的吗: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一朝拥有。我                们俩互相拥有就行了。”

 

[春梅看看窗户]

春 梅:“几点钟了?”

王 升:“快五点了。”

春 梅:“咱们走吧。”

王 升:“你不想在这里过夜,这里这么舒服?”

[春梅摇摇头]

王 升:“为啥,还是想回去挣钱?”

春 梅:“不,这里不保险。公安局会来抓的。”

王 升:“也对,不要乐极生悲。咱们起来吃饭去。”

[春梅刚一动,王升又把她按住,在她耳边说]

王 升:“咱们今天梅开二度!”

 

17、林业局印刷厂

[人物:马军、大班长、李技师]

 [马军来到印刷厂]

马  军:“怎么样了?”

大班长:“这机器有点问题。”

马  军:“什么问题?”

大班长:“两台机器,我们先装的是这台对开的,机器装好了,可是套印彩色出不来。”

马  军:“为什么?”

李技师:“设备太陈旧,机件不灵活了。”

马  军:“你们厂怎么能用呢?”

李技师:“我们根本不用这种机器。这种机器早就淘汰了。”

马  军:“瞎说八道!这是进口机器还能淘汰?那台呢,怎么样?”

李技师:“那台四开的应该没啥问题。”

马  军:“你们厂有没有套印的配件?”

李技师:“应该有,但不知道能不能用。”

马  军:“有为什么不能用?”

李技师:“规格型号不一定匹配。”

马  军:“你马上回去一趟!找到合适的配件回来安装,国庆节前把机器安装好。”

李技师:“好吧。”

马  军:“大班长,李机师走了,你们先安装那台四开的机器,怎么样?自己能不能安装?”

大班长:“以前没用过,不知道怎么样。”

马  军:“不是有说明书吗?对照说明书安装,还能有什么问题?”

大班长:“试试看吧。”

 

18、林业局印刷厂门前

[人物李技师、赵春盛]

[李技师提着工具袋从印刷厂厂门出来,向大路走去,在林业局楼前的路上遇到赵春盛]

李技师:“小伙子,你在这儿呢,上趟火车站,行吗?”

赵春盛:“行啊!您这是要上哪儿呀?”

李技师:“上哈尔滨。”

赵春盛:“您不是从哈尔滨来的吗,昨天?”

李技师:“是。”

赵春盛:“怎么刚来一天就走呀?”

李技师:“有事回去一趟。”

赵春盛:“这么说以后还得来了?”

李技师:“来!来一趟还不准行呢。”

赵春盛:“好啊,再来还坐我的车。”

李技师:“行!走吧。”

[李技师上车。赵春盛发动拖拉机向火车站开去]

 

19、景阳镇火车站

[赵春盛的手扶拖拉机来到火车站。李技师下车,付了车钱,提着工具袋到售票口去买票]

小品剧本网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小品剧本网www.xiaopinjuben.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门为各演员、艺术团、演艺公司、政府部门、单位活动、企业庆典、公司年会提供创作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 13979226936 联系QQ:652117037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公司年会小品
网站介绍 |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小品剧本网(xiaopinjuben.com)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92004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