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管理中心 | 总首页 | 节日小品 | 公司小品 | 公务员小品 | 舞台剧剧本 | 公司部门小品 | 搞笑小品 | 小品大全 | 影视剧本 | 代写小品 | 剧本投稿 | 常见问题 | 手机小品网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小品剧本网专业代写剧本电话:18022171126 QQ:819391276
代写小品剧本
剧本推荐
3人生活安全宣传搞笑小品剧本《后

搞笑小品剧本《收费站形象》

4人安全教育相关搞笑小品剧本《安

用气用电安全知识宣传搞笑小品《

五四青年节爱国题材小品剧本《爱

安全教育宣传搞笑小品剧本《安全

二胎题材娱乐搞笑双簧剧本《我为

娱乐搞笑双簧剧本《我为二胎狂》

运输车队爱心扶贫小品剧本《爱心

扶贫题材音乐小品剧本《梦想的旅

二胎相关搞笑双簧剧本《我为二胎

精准扶贫题材搞笑感人小品剧本《

4人感人搞笑剧本《望子成龙》

4人医院医患题材感人小品剧本《和

教育题材感人搞笑剧本《望子成龙

医患题材感人小品剧本《和谐医患

小学生安全宣传搞笑小品剧本《聪

娱乐搞笑剧本《相亲也疯狂》

医院题材十人搞笑娱乐舞蹈剧剧本

5人搞笑小品剧本《买房故事》

体现新农村建设成果三句半台词《

适合护士节演出的音乐舞蹈剧剧本

育儿题材感人搞笑音乐情景剧剧本

基层党风廉政建设小品剧本《梦想

工商医疗打假搞笑小品剧本《证据

爱国小英雄宣传小品剧本《热爱祖

新农村建设规划三句半台词《美丽

三人爆笑小品剧本《虚假广告》

4人打假宣传搞笑小品剧本《坑爹神

邓家佳新片杀青度假

基层干部精准扶贫搞笑感人小品剧

医院护士妇女节演出搞笑小品剧本

结婚领证搞笑小品剧本《领结婚证

妇女节搞笑小品剧本《婚房装修》

银行题材音乐剧剧本《中行百年辉

公司环保宣传搞笑小品剧本《保护

妇女节搞笑小品剧本《有诚必扰》

医院健康孕检宣传剧本《孕前检查

加油站诚信题材小品剧本《诚信加

妇女节演出感人话剧剧本《人间真

妇产科宣传歌舞音乐剧剧本《孕前

妇幼保健医院音乐舞蹈剧剧本《孕

基层干部服务题材小品剧本《为人

农村基层干部搞笑感人题材小品剧

新农村建设三句半台词《美丽乡村
您当前位置:小品剧本网 > 影视剧本 > 电视剧本 > 电视连续剧《鲜族兄弟》第八集
 
作品类别:影视剧本-电视剧本   会员:SUYU   作者:修锐     阅读: 次  
投稿时间:2017/1/4 15:07:57       最新修改:2017/1/4 15:07:57       来源:小品剧本网www.xiaopinjuben.com/ 
小品剧本网影视剧本频道www.xiaopinjuben.com/juben 中国最大的影视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专业创作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18022171126 QQ:819391276
电视连续剧《鲜族兄弟》第八集

          电视连续剧《鲜族兄弟》第八集

 

1、景阳饭店客房 清晨

[人物:孙所长、杨税务]

[孙所长和杨税务睡觉的房间]

[清晨,杨税务醒来,睁开眼睛,发现窗外大亮,看看手表,八点多,起身定了定神,看见床前两个脸盆里都吐了东西,连忙把两个盆扣在一起推到床底下,又把孙所长推醒]

 

孙所长:“什么时候了?”

杨税务:“八点多,天大亮了。”

[孙所长猛地坐起身来,揉揉眼睛]

 

孙所长:“天亮了?咱们在这睡了一夜?”

杨税务:“可不呗。”

孙所长:“该上班了?”

杨税务:“你回去再睡一会吧,我去所里盯着。”

孙所长:“今天没事儿吗?”

杨税务:“没事儿,也没有会,有人找了我去叫你。”

孙所长:“唉呀,这酒喝的,可不能再喝了!”

杨税务:“所长放心。”

孙所长:“走吧。”

[说完两人抓起大盖帽走出了旅馆]

2、韩东宿舍 傍晚

[人物:晓华、韩东、徐丽]

[晓华提着两个盒饭来到韩东的宿舍门前,敲门,没人答应,门没上锁,知道里面有人,便推门进来了]

[韩东在床上躺着]

 

晓 华:“我敲了半天门你咋不答应呢,睡觉了吗?”

[韩东没睡觉,也没脱衣服,见是晓华,翻身坐起来]

[晓华打量他一下,看出他的情绪不对头,又不像是生病,猜想是和谁闹别扭了。她把盒饭放在桌子上]

 

晓 华:“咋的了,病了?”

韩 东:“没有。你回来了?”

晓 华:“回来了。”

韩 东:“你们三个都回来了?”

晓 华:“哪有三个?就我们俩。”

韩 东:“马军还没去吗?”

晓 华:“他有工作,哪能那么容易,说去就去了?”

韩 东:“你回来有事儿?”

晓 华:“马军他爸要请镇税务所的人吃饭,叫白鸽回来,她让我也回来,我们俩就回来了。”

韩 东:“请税务所的人吃什么饭呀?”

晓 华:“有人往税务所告状,说马军投机倒把。他爸想跟税务所的人解释一下,也想顺便跟镇上拉拉                 关系呗。”

韩 东:“投机倒把算什么事呀?税务所还管吗?”

晓 华:“管不管的,反正说说也没坏处。”

韩 东:“谁这么无聊?”

晓 华:“狗剩子!”

韩 东:“狗剩子?也只有他吧。你拿的啥?”

晓 华:“我给你拿来了几个包子,是小姨做的糖包,你尝尝。”

[韩东打开饭盒,拿起包子就吃]

 

韩 东:“挺好,我也就不用吃晚饭了。你吃了吗?”

晓 华:“吃了。”

韩 东:“山里的生意咋样?”

晓 华:“凑合事儿呗。”

韩 东:“忙不忙?”

晓 华:“闲不着。”

韩 东:“累不累?”

晓 华:“挺累的,整天往外跑,跑货源,跑运输,还得在楞场看着装车,连个守电话的人都没有,一                  到晚上啥也不想干,就想看电视睡觉。”

韩 东:“那还不好?”

晓 华:“有啥好的?”

韩 东:“有意思呗。我想忙可是没事儿干,想累点还累不着呢,有劲没地方使,真腻味。我有点不想                  干了,跟你们上山搞木材去吧。”

晓 华:“你想辞职?”

[韩东点点头]

晓 华:“人家想捧铁饭碗还捧不来呢,你还想辞职?”

韩 东:“那么多人都没有铁饭碗,哪个不混得比我强?我守着这么个破仓库,一月那么几十块钱,有                 啥意思?简直是浪费青春。再说,我们都属于富余人员,第三产业,跟人家那些编制内的还不              一样。”

晓 华:“辞了职你想干啥?”

韩 东:“我跟你们上山里搞木材。”

晓 华:“不行!”

韩 东:“为啥?”

晓 华:“你以为那木材谁都能搞?我跟你说吧,你太死性,不会来事儿。作生意得活泛,会防人也得                  会处人,能交朋友,会利用关系。”

韩 东:“反正认识人好办事儿呗。”

晓 华:“说起来简单,这里边学问大了。到山里搞木材的人多了,为啥有的人瞪眼搞不出来,有的人                 就能一车一车地往外拽?白鸽这点儿可比我强多了,也比你强,别看她以前没在青河干过。原                来我以为她是利用小姨那些旧关系。其实小姨又有啥关系?她在那工作几年也没交下个朋                     友,结了婚又离了。她完全是靠自己建的关系。也怪了,这些人都愿意给她帮忙,都知道她赚               钱,也没人说她不好。”

韩 东:“给好处了呗。”

晓 华:“也不光是给好处,光给好处也不行,这才叫本事呢。”

 

3、林业局办公楼前

[司机小宋开着吉普车在楼前停下。王升和徐丽下车进楼,上二楼,来到林业局财务科]

 

4、林业局财务科

[人物:王升吴振兴、徐丽]

 

[科长吴振兴一个人在看报。王升、徐丽进来]

 

王  升:“吴科长!忙着呢?”

吴振兴吴:“哦,王经理来了!好久不见,忙什么呢?”

王  升:“唉,瞎忙,焦头烂额!怎么就科长一个人?”

吴振兴:“她们都出去了。你有事吗?”

王  升:“有点小事儿。”

 

[徐丽从公事包里取出一分合同书交给吴科长]

吴振兴:“丽丽到王经理那里去了?”

徐  丽:“借调!临时的。”

吴振兴:“临时的也是正式的。王经理上三产,那是如鱼得水呀,你可大有用武之地啦!”

王  升:“只可惜水太少,不够喝的呀。”

吴振兴:“别急呀!慢慢发展嘛。局里有政策,支持三产,谁亏也不能让三产亏呀。”

王  升:“光有政策不行呀,得有实惠。”

吴振兴:“实惠不少了。你看,上三产的人,全民身份不变,福利待遇不变,晋级晋升条件不变,退休                  待遇不变,子女招工条件不变。什么都不变,就是工资奖金变了,不封顶了,你们挣多少就                  发多少,谁也管不着了。”

王  升:“问题是得自己挣出来才行,自己挣不出来还不是空的?”

吴振兴:“放心,全民都得支持你们经营,不让你们亏损,一旦亏了还给你们补贴,还能让你们饿                          着?”

王  升:“那就好。今天就得请你支持一下了,给我汇一笔款子。”

吴振兴:“汇什么款子?”

王  升:“钢材款。是昨天和唐局长谈好定下来的。”

[吴振兴看合同书]

 

王  升:“需不需要再和局长联系一下?”

吴振兴:“那倒不必。王经理和局长谈好了还有什么可说的?不过林业局和飞达公司是两个财务系统,                   分开核算的。飞达公司要用局里的钱就算借款,得签个协议。”

王  升:“那没问题,该咋办就咋办。是不是先把钱汇出去,回头再签协议?因为这笔钱用得很急,这                  批钢材要在国庆节前进来。”

吴振兴:“也行。我给你填个汇款单,你先在汇款单上签个字,协议的事咱们回头再办。”

王  升:“行。”

[吴振兴填写汇款单]

吴振兴:“五十万一次汇过去?"

王  升:“对。收款单位和收款人就按合同书上的写。”

吴振兴:“我知道。”

[吴振兴写好汇款单交王升]

[王升在汇款单上签字]

吴振兴:“我们的会计老宗在你那里干得怎么样?”

王  升:“老祖宗呀?不错!最后一站了,还能不好好干吗?都列到编外了,再不好好干,就得回家抱                  孙子了。”

吴振兴:“老会计,有经验,给你把把关嘛!”

王  升:“对对,把关。谢谢吴科长对飞达公司的关怀和支持。这钱今天能汇出去吗?”

吴振兴:“上午不行,她们都不在,得下午了。”

王  升:“那这样吧,我自己去吧,这款要得挺急,我怕耽误了。”

吴振兴:“那就麻烦王经理了,反正你自己有车,也方便。”

王  升:“你忙吧,我走了,再见!”

吴振兴:“再见!”

[王升和徐丽出门下楼]

 

5、林业局办公楼前

[王升和徐丽从楼里出来,上吉普车]

王  升:“看见了吧?这种事,以前还用得着咱们自己干吗?汇款本来是他们的事,这是他们的职责。                  现在人家不管了,好像这不是他们的工作似的。”

徐  丽:“要过节了,上班也不正常了。”

王  升:“不是过节的事!不是还没过节吗?咱们不还照常上班吗?现在咱们是三产了,跟他们没关系                    了,人家不愿意管你了。”

徐  丽:“他说的宗会计是谁呀?”

王  升:“他们财务科的会计。他不想要了塞给我们,我还不想要呢。”

徐  丽:“他也没来上班呀?”

王  升:“混几天就退休了,还上啥班呀?”

小  宋:“咱们现在上哪儿?”

王  升:“先上银行。丽丽你这就把款子汇出去。然后咱们上县城。”

[小宋开车离开局大楼]

 

6、景阳镇农业银行门前              

[王升的吉普车停在银行门前]

[徐丽从银行出来,上了吉普车]

王 升:“汇出去了吗?”

徐 丽:“汇出去了。”

王 升:“等着吧,款一到他们就会给发货的。小宋,上县城!咱们今天放松一下,去吃个饭,玩一                     玩。”

[吉普车向县城方向开去]

小  宋:“王总,咱们上哪儿吃呀?”

王  升:“丽丽,你说,上哪儿吃?”

徐  丽:“随便,我也不知道哪儿好我 ”公事包里取出一个。”

王  升:“县里有个饭店卖水煎包挺好,咱们去看看?”

徐  丽:“好呗。”

王  升:“小宋,上东大街,良友饭店。”

 

7、韩东宿舍

[韩东和晓华在聊天]

韩 东:“咱们把小姨那个饭馆再弄起来吧。”

晓 华:“你会杀狗?”

韩 东:“不杀狗,不卖狗肉,开一般的饭馆,卖猪肉。”

晓 华:“你和谁,你自个儿?”

韩 东:“我自个儿哪行?咱们俩。”

[晓华刚要说话,忽听院子里噗通一声响,像是有人跳进了院子。晓华吃了一惊。紧接着哗啦一声房门被拉开,进来一个姑娘]

[这姑娘个子不高,模样挺俊,细眉秀眼,小嘴薄唇,皮肤像细瓷一样白腻,有种独特的娇媚,让人一看就喜欢。她留着短发,穿一条牛仔裤,一件白西装,西装里面是黑色紧身线衣,胸前挺起两个小馒头一样圆圆的乳峰]

 

晓 华:“徐丽!”

[徐丽一进屋见晓华坐在床上,不禁有点意外。她觉察到两人的神态似乎不太正常,特别是韩东,好像有点紧张。她迅速地在他们两人身上和床上扫了一眼,没发现有什么异样,这才放下心来,但仍然不客气地问晓华]

徐 丽:“你怎么在这儿?”

晓 华:“我咋不能在这儿?”

徐 丽:“你干啥来了?你俩不是断了吗?”

晓 华:“啥断不断的?我找韩东有事儿。”

徐 丽:“有事儿说事儿,插上院门干啥,大白天的?”

晓 华:“插门是习惯,随手插的,怕进小偷,进来狗。我还要问你呢,你干啥来了,进屋不敲门,还                 跳墙?”

徐 丽:“这是我的家,我为啥不能来?你要是不插院门我还用跳墙吗?”

[晓华心里一惊,把疑惑的目光投向韩东]

 

晓 华:“这是你的家?”

徐 丽:“对呀,是东哥跟我说的,说我要是把这当成我的家它就是我的家,是不是,东哥?”

韩 东:“别瞎说!谁说这就是你的家了?这不就是一间宿舍吗?啥家不家的?”

徐 丽:“嗨,你自己说的话咋还不承认呢?”

韩 东:“我是这么说的吗?”

徐 丽:“咋不是这么说的?”

韩 东:“就算我说过,也不过就是随便说说,你还真当成自己的家了?”

徐 丽:“随便说说?我可不是随便的。我就是要把这当成自己的家。”

韩 东:“好了,你爱当成啥当成啥吧!你说你来有啥事儿吧?”

徐 丽:“也没啥事儿,就是想来玩一玩。”

韩 东:“来就来吧,坐那儿,别瞎说了。”

徐 丽:“我一来妨碍你们谈情说爱了,是吧?”

晓 华:“你瞎说啥呢?谁谈情说爱了?”

徐 丽:“你还不承认?你俩在山上的时候就好了,对不对?”

晓 华:“山上的人多了,大夥在一块干活,一块吃饭一块住,有啥好不好的?”

徐 丽:“那可不一样,你俩的关系不一般。你敢说你俩没好?要没好咋现在还往一块凑呢?”

[韩东晓华不语]

徐 丽:“我没说错吧?其实好就好了呗,有啥不敢承认的呢?到啥程度了?谈婚论嫁了吧?年纪也不                 小了,该张罗着结婚了。”

韩 东:“行了!没事你就走吧,我们还有事儿呢。”

徐 丽:“啥?你叫我走?为啥叫我走不叫她走?”

韩 东:“不走你就规规矩矩待着,别胡说八道!”

徐 丽:“我偏不走!我咋不规矩啦?我刚一来你就撵我走。你们两个人插着门在屋里待着,你们规矩                 了吗?”

晓 华:“你咋血口喷人呢?我们咋不规矩啦?”

徐 丽:“那得问你自己。谁知道你们都干啥啦!”

晓 华:“我说徐丽,你今天是咋回事儿,找打架吗?为啥一进门就气势汹汹像疯狗一样乱咬一气?”

徐 丽:“谁知道是咋回事儿?以前我来他都好好的,今天就看我不顺眼了,一进来就撵我走。”

[晓华看了一眼韩东]

韩 东:“你一进来就跟人说这是你的家,这是啥意思?我的宿舍怎么就成了你的家了?这不是无事生                 非,没事儿找事儿吗?”

徐 丽:“这话不是你说的吗?你跟我说这就是咱们的家,我爱啥时候来就啥时候来,忘啦,还是变卦                 啦?”

韩 东:“你别胡说了!我根本不可能跟你说这种话。你赶紧走吧!”

徐 丽:“你这个白眼狼,说变心就变心!你占够了便宜就不认帐啦?”

韩 东:“你别不要脸!谁占你的便宜了?”

徐 丽:“你才不要脸!今天她来了你就不要我了。你这个陈士美可真是变得快呀!”

[她回过头又朝晓华吼叫]

徐 丽:“都是你这个狐狸精!你又勾上他了,迷得他变了心。你不来他没事儿,你一来他就变心。你                 给我滚!”

[徐丽说着就伸手要抓晓华]

[晓华没动。韩东抓住了她的胳膊把她扯到了一边]

韩 东:“你才是狐狸精!你才会勾引人,把机关干部都勾引出来了,你还当我不知道?找你那个当干                 部的相好去吧!”

[徐丽靠墙站稳了脚,又一次睁大眼睛看着韩东]

 

徐 丽:“啥?我勾引人?我勾引谁了?啥机关干部?”

[韩东别转了脸不理她]

[经过瞬间的紧张回忆她想起了什么,脸上的表情立刻由疑惑变为恼怒]

徐 丽:“怎么,你偷了我的信?我说我的信咋不见了,是你拿去了!你为啥偷我的信!你有啥权力偷                 看我的信?我的信在哪儿?还给我!”

[徐丽说着就上前去掏韩东的口袋。韩东一伸胳膊把她挡住了。她不甘心,扑上去抓韩东的衣服,掏他的口袋]

徐 丽:“臭不要脸,流氓!你凭啥偷我的信?你把我的信给她看了,是不是?快把信还给我!”

[韩东胳膊一甩把她甩了个趔趄]

[她跳起来便对韩东拳打脚踢。韩东身材高大,胳膊又长。她踢也踢不着,打也打不着,但她还是又踢又打,一边大骂]

徐 丽:“臭不要脸,流氓!你不把信还给我就不行,白眼狼!”

[韩东又气又急,用力一推,这次把她推了个跟头。她哇地一声大哭起来,从地上爬起来不冲韩东反朝晓华喊]

徐 丽:“告诉你小狐狸精,他跟我睡过觉!我身上已经有了他的孩子。你们都不要作梦娶媳妇想好事                 儿了!你俩想好?没门儿!”

[徐丽说完使劲往地上跺了一脚冲出房去]

 

[晓华也坐不住了,看也不看韩东起身走了出去]

 

8、县城东大街 良友饭店

[王升的吉普车在良友饭店门前停下,王升等三人走进饭店玻璃门]

 

小  姐:“欢迎光临!几位?”

王  升:“三位,有包间吗?”

小  姐:“有,请上二楼。”

 

9、良友饭店包间

[人物:王升、小宋、徐丽、服务员]

[王升等三人进入包间坐下]

小  宋:“这个饭店也不小呀”

王  升:“谁说它小了?”

小  宋:“水煎包一般都是小饭馆里卖,这大饭店怎么也有水煎包呀?”

王  升:“这说明他有经营头脑,既有大餐,也有特色小吃,这样他的客人就多了。”

[服务员进来]

服务员:“请点菜吧。”

徐  丽:“这里也有炒菜?”

王  升:“当然,你点吧。”

徐  丽:“我也不知道啥好吃,你点吧。”

王  升:“好吧我点。松鼠鱼,有吗?”

服务员:“有。”

王  升:“有鱼就好。再来个姜丝肉、拉皮儿、油麦菜,四个菜,两荤两素,小宋不能喝酒,丽丽也不                  喝吧?一瓶啤酒,够了。”

服务员:“请稍等。”

[服务员离去]

 

徐  丽:“王总,咱们这个钢丝厂啥时候能投产呀?”

王  升:“着急了?你说咱们这个厂具备投产条件吗?”

徐  丽:“咋不具备呀?厂房是现成的,设备也到了,安装起来不就可以生产了吗?”

王  升:“不错,厂房有了,设备也到了,可是光有厂房和设备就能投产吗?钱呢?没钱拿什么买原材                  料?没有原材料拿什么生产产品?还有工人、技术人员、销售人员、管理人员,有了吗?没                  有,还差得远呢,现在不就咱们这几个人吗?咱们只是在筹备。咱们这是筹备处。”

徐  丽:“那就赶快要钱呗。”

王  升:“跟谁要钱?”

徐  丽:“跟局里要,跟总公司要呀。”

王  升:“我这不跟局里要了吗?我想要二百五十万,人家就给我五十万,这还是借的,到时候还得还                  呢。总公司更没钱,他恨不得还跟我要钱呢。跟你们说吧,我现在关心的不是投产生产产                      品,而是挣钱。当然了,生产出来产品也能挣钱,可是那太慢了,周期太长了。我跟局里借                  钱买低碳钢丝,并不是当原材料储备起来,那得备到什么时候?我就是要倒一把,先赚一                      笔。这批钢丝要能都买过来,就算每吨赚一百快钱,一千吨就能赚十万,都不用挪窝,货咱                  都不用提,就地一转手就出去了,这多方便?这不比卖产品来得快?”

徐  丽:“那现在二百吨,能赚多少钱呀?”

王  升:“你算哪,一吨赚一百,十吨一千,一百吨一万,二百吨才赚两万块钱嘛。”

徐  丽:“两万块钱也行了。”

王  升:“不行还能咋的?也只能这样了。”

小  宋:“就怕没有人要。”

王  升:“这你不用怕。你没看现在都在盖房子吗?盖房子要什么?钢材、木材、水泥,三大材,缺一                  不可。在咱们林区木材不缺,钢材水泥都得从外边进。你还怕没人要?咱们搞钢材经营这可                  是出奇制胜。”

徐  丽:“咱们的公司别叫金属制品公司,干脆就叫金属供销公司吧,不生产产品,光作买卖得了。”

王  升:“我同意你的看法,那样挣钱还快呢。可是不行呀,局里不批。发展三产不能光作生意搞买                      卖,还得有实业。这是上面的政策。”

 

[服务员送一个菜上来]

服务员:“姜丝肉。”

王  升:“菜来了,很好。服务员,饭也上来吧,还有那几个菜,一块上。咱们这就吃吧,抓紧时间,                  吃完了咱们去玩玩。”

徐  丽:“上哪儿去玩?”

王  升:“打打保龄球吧,玩过吗?”

徐  丽:“没玩过。”

王  升:“那就去玩保龄球吧,挺有意思。”

徐  丽:“在哪儿玩?”

王  升:“在明星俱乐部,也在县城,不远。”

[三人开始吃饭]

 

10、景阳镇大街 傍晚

[晓华从韩东宿舍出来到了大街上。她感到一阵晕眩,两腿发软,全身乏力,心里空虚,只想跪下去,想仆伏在地上大哭一场]

[她在大街上茫无目的地走着。路不平,她绊了一下,身子一个踉跄,脑子清醒了一些,忽然听到一阵强烈的乐声。乐声是从贵族歌舞厅传出来的。她下意识地向歌舞厅走了过去]

[夜幕降临了。小镇笼罩在黑暗中。景阳街上的夜市开张了。歌舞厅门上的霓虹灯在黑暗的夜空下闪烁。她在门口伫立片刻,犹豫了一下还是进去了,在就近的一个位置上坐下来]

 

11、歌厅茶座 傍晚

[舞池里的彩灯扑朔迷离。跳舞的人们陶醉在优美的环境和欢乐的音乐里。他们都显得那么轻松,那么惬意,无忧无虑地任快乐的时光在脚下流逝;有的在耳边窃窃私语,有的相互依偎着,沉浸在幸福的梦幻中]

[晓华在门边的一个位置坐下来,茫然地看着那些跳舞的人。那些人和流泻着的乐曲仿佛有意在嘲弄她,向她这个不幸的孤独者炫耀他们的幸福和优越]

一位女歌手在唱:

“为你发烧为你流泪,

为你不能吃饭不能睡。

流水无情爱已破灭,

这到底该去怪谁?

难道你真的狠心如铁,

难道你说什么也不能挽回?

我除了独自空伤悲,

就恨你为何不后悔?”

女歌手旁白:

       “舞厅里的歌无一例外地都这么缠绵悱恻。没有爱过,不是爱得死去活来是唱不出这种歌,          也听不懂这种歌的。晓华觉得这首歌就是为她唱的。”

 

[晓华陷入回想中]

12、回放  字幕 1984年                                       

高丽屯 韩东的家

[人物韩东、韩长波、崔顺子、晓华]

[一间小草房,柴秸围起来的院子]

[屋里又小又暗,一铺矮炕,一个木箱子,两个小方凳]

[韩东和他的爸爸韩长波、妈妈崔顺子以及晓华在小炕桌上吃饭]

[顺子给晓华一块打糕]

 

顺 子:“这是打糕,我们鲜族人最好的饭,你吃过吗?”

晓 华:“听说过,没吃过,我们都不会做。”

韩 东:“我们鲜族人都会做。还有泡菜,辣的,你能吃吗?”

晓 华:“还行。”

顺 子:“闺女,多吃点,一上山又得吃苦了。”

韩 东:“妈,明天我先回去,让晓华在咱们家住几天吧。”

顺 子:“她的假期还不到吗?”

韩 东:“假期是到了,她不想回去,我也不愿让她回去,山上太苦了。”

顺 子:“行,住几天都行。”

韩 东:“得别让她小姨知道。她跟小姨说是和我一块回山上了。她小姨知道她在这住了准得把她撵                     走。”

顺 子:“怎么会让她知道呢。”

长 波:“就别走了,等东子回来你们就在俺们家结婚吧。”

顺 子:“你滚一边去吧!人家这么俊的闺女还能嫁给你的儿子?”

韩 东:“我们得干满两年才能回来呢,不到时间不能回来。”

顺 子:“我听说人家下乡插队的都有人回来了。”

晓 华:“我们不是下乡插队。我们这叫上山不下乡,跟他们不一样。他们要转户口,我们不转户口。”

顺 子:“还这么麻烦。”

 

[韩东收拾好旅行袋,挎上军用背包就要出门]

晓 华:“你把我的病假条交给指导员就行。”

韩 东:“我知道。”

顺 子:“这回走了啥时候还能回来呀?”

韩 东:“快,春节肯定得放假,那时候就能回来。”

顺 子:“春节?那还得好几个月呢。”

长 波:“春节回来就不用再去了。”

顺 子:“瞎说!这去了才一年,就不用再去了?”

韩 东:“也快,这不都过去一年了吗?”

顺 子:“叫你爹送送你吧?”

韩 东:“不用,也没啥东西。晓华,你好好休息吧,别着急,我走了。爹,妈,我走了。”

晓 华:“路上多加小心。”

韩 东:“我知道。”

[韩东出门。晓华向他摆一下手。顺子擦眼泪]

回放完

 

13、歌厅茶座

[晓华坐在歌厅茶座里,神情沮丧,面容憔悴]

[歌唱完了,换了一支萨克斯独奏曲]

 

女歌手旁白:那萨克斯莫不是专为孤独者设计的?为什么它的曲调总是那么压抑,那么痛苦,                          那么忧郁?低沉的时候像幽幽地哭泣,高亢的时候又像声嘶力竭地呐喊,听着也                          会让人落泪。它是在替人倾诉衷肠吗?”

 

歌厅小姐走过来问:“小姐,点歌吗?”

[晓华泪流满面,站起来冲出歌厅]

 

14、县城明星俱乐部保龄球馆

[王升、徐丽、小宋三人走进保龄球馆]

 

王 升:“门票多少钱?”

徐 丽:“一张八十块。”

王 升:“还没涨价。”

小 宋:“八十块?这么贵!”

王 升:“八十块还贵?你没玩过高尔夫吧?高尔夫门票多少钱你知道吗?”

小 宋:“我不知道,多少钱?”

王 升:“我也不知道。咱这也没有高尔夫,反正我知道高尔夫贵得多,一般人根本玩不起。先把鞋换                  了。”

小 宋:“还得换鞋?真麻烦。”

徐 丽:“换就换吧,这是规矩。”

 

[三人换好鞋之后,王升拿起球给他俩作示范]

王 升:“把这三根手指抠进这三个眼里,然后把球扔出去,撞那些瓶子,撞倒几个算几个,一次撞倒                 的越多越好,看着!”

[王升扔球过去,撞倒了五个瓶]

 

徐 丽:“才倒了五个!剩下的呢?”

王 升:“剩下的接着撞,全都撞倒了以后,它们会重新立起来,再进行下一局。”

小 宋:“这简单,我先来!”

[小宋击球]

 

徐 丽:“吆!这球怎么哩啦歪斜地就过去了!才撞倒了三个!”

小 宋:“我根本没打过,这是第一次!”

王 升:“没关系,没掌握要领,多打几次就好了。”

徐 丽:“再打一次!”

王 升:“注意姿势,球出手时要这样,身子倾斜,右腿伸出来,不能像老乡弯腰割麦子似的,太难                     看。”

[王升示范性地投了一次,小宋继续投球。王升和徐丽坐在旁边聊天]

 

王 升:“丽丽,你的关系还没转过来吗?”

徐 丽:“谁知道?可能还没转吧。一转过来就算列编外了,是不是?”

王 升:“你还顾虑这个问题吗?啥编内编外?你不用担心。那都是上边耍的花样,故意把编制整少,                 看起来人员精简了,既能糊弄人,又可以吃空额,多发奖金。编外又咋的?咱们的工资也没少                 发,照样有劳保,生病退休了照发工资,还是一样的大锅饭。”

徐 丽:“关键是得挣出钱来,挣不来钱说啥也白搭。”

王 升:“这话对,说一千道一万还是得能挣钱,有钱啥都不怕,没钱啥也白搭。你看咱们景阳镇,那                 街道两边的房子,凡是能开店的都开了店,什么食杂店、百货店、煎饼铺、照像馆、理发店,               以前有吗?没有。现在连私人诊所都有了,都知道挣钱了。”

 

[小宋把十个瓶子都打倒了]

徐 丽:“该我打了,你歇一会吧。”

 

[徐丽击球。王升和小宋坐在一边休息]

 

小 宋:“刚才你们说什么呢?”

王 升:“我们俩在说钱呢,说现在干什么都得有钱,没钱玩不转。”

小 宋:“没错,没钱玩不转。前几天我出了一趟差,上车以后想登记个卧铺。车长抬头看了看我,把                 手里的票夹子在我眼前一扬,说你看哪有铺?我一看票夹子,那里装的不是车票全是大票人民                币。我这才明白,能不能拿到卧铺不是看谁来得早,而是看谁给的钱多。没钱你就只好坐硬                板儿了。”

王 升:“卧铺也随行就市了。”

小 宋:“那可不唄!下了火车,你没钱去坐出租车,只好拎着大提包去挤公共汽车。你又饿又渴,可                 怎么也舍不得一顿饭吃去半个月的工资。你想洗个澡解解乏,也不敢开一个带卫生间的房子,                 那价钱贵得吓人。这时候才看出钱对人有多么重要。”

王 升:“是嘛。你想想,过去那些高级宾馆、饭店、飞机、软卧都是给什么人预备的?是给够级别的                 人预备的。他们凭一张介绍信就可以享受,还不用自己花钱,平常人你连想也别想。现在不一               样了,只要你有钱,那一切随时都可以为你提供服务。这说明什么?说明只有在金钱面前人才               能平等。有钱你也可以去住总统套间。坐公共汽车只要一角钱,可是你没那一角钱也瞪眼上不                去。”

小 宋:“所以,我特别同意你的观点,得挣钱。咱们第三产业就是挣钱的,别的啥事也不用管,先把                 钱挣来再说。”

王 升:“好!咱们第三产业就需要你这样的人!”

 

[徐丽将瓶子全部击倒]

王 升:“丽丽不错!比小宋强。”

徐 丽:“王总,该你的了。”

王 升:“你们也知道怎么打了。咱们三个来一场比赛吧。咱们也不用记分了,看谁能用最少的次数把                 十个瓶子全部击倒。”

小 宋:“好,我先来!”

[小宋击球,击倒最后二个瓶子]

 

[徐丽击球,击倒最后一个瓶子]

   

[王升击球,击倒最后三个瓶子。小宋和徐丽鼓掌]

徐 丽:“好!咱们的比赛胜利结束。王总冠军,小宋亚军,我是季军。”

小 宋:“全部进入前三名!”

王 升:“怎么样,有意思吧?学会了以后再来。”

小 宋:“下次我要争当冠军!”

王 升:“这玩艺就是会玩了才有意思,越玩越爱玩。”

徐 丽:“咱们回去吧?”

王 升:“好,小宋,咱们走吧,回去等着黄老板给咱们发货。”

徐 丽:“这是咱们挣的第一笔钱。”

小 宋:“是咱们的第一桶金。”

徐 丽:“咱们的公司算开张了吧?”

王 升:“开张了!”

小 宋:“走!”

    [三人走出明星俱乐部,上了吉普车向景阳镇开去]

 

15、“丰收”早点部 清晨

[人物:韩东、小秋]

[韩东来到围城饭店。围城饭店的名称已经改为“丰收早点部”了,门前的幌子摘了,对联也撤了,只有一块“丰收早点部”的小牌子。他看了看牌子,然后进去了]

 

[小秋一个人在厨房里做活]

韩 东:“小姨,这么早就开门了?”

小 秋:“韩东来了!你怎么有空上这来了?
韩 东:“没事儿,转转。饭店改名了?”

小 秋:“是呀,马军他们不能来,没人会杀狗, 也不会炒菜,就卖卖稀饭糖包得了。”

韩 东:“也行,干点儿是点儿,反正别累着就行。晓华没回来吗?”

小 秋:“没有。你找她有事吗?”

韩 东:“没啥事儿,那我晚上再来吧。”

小 秋:“进屋坐会儿呗。”

韩 东:“不了小姨,你忙吧。”

[韩东说完离开早点部]

小品剧本网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小品剧本网www.xiaopinjuben.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门为各演员、艺术团、演艺公司、政府部门、单位活动、企业庆典、公司年会提供创作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 13979226936 联系QQ:652117037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公司年会小品
网站介绍 |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小品剧本网(xiaopinjuben.com)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92004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