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管理中心 | 总首页 | 节日小品 | 公司小品 | 公务员小品 | 舞台剧剧本 | 公司部门小品 | 搞笑小品 | 小品大全 | 影视剧本 | 代写小品 | 剧本投稿 | 常见问题 | 手机小品网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小品剧本网专业代写剧本电话:18022171126 QQ:819391276
代写小品剧本
剧本推荐
医院健康孕检宣传剧本《孕前检查

加油站诚信题材小品剧本《诚信加

妇女节演出感人话剧剧本《人间真

妇产科宣传歌舞音乐剧剧本《孕前

妇幼保健医院音乐舞蹈剧剧本《孕

基层干部服务题材小品剧本《为人

农村基层干部搞笑感人题材小品剧

新农村建设三句半台词《美丽乡村

适合妇女节演搞笑小品剧本《小区

校园娱乐搞笑小品剧本《非诚勿考

女儿国题材相关搞笑小品剧本《唐

改造新农村新气象三句半《美丽乡

适合妇女节演出话剧剧本《金婚》

感人搞笑小品剧本《一心为民》

315打假搞笑小品剧本《榜上有名》

娱乐搞笑小品剧本《虾国趣事》

适合妇女节演出的小品剧本《最美

三八节搞笑娱乐小品剧本《男过女

妇女节娱乐搞笑小品剧本《超越自

搞笑小品剧本《相姑爷》

妇女节娱乐搞笑小品剧本《最搞笑

元宵节娱乐搞笑小品剧本《合家团

娱乐搞笑小品剧本《我们要加薪》

工商网络打假搞笑小品剧本《榜上

打假题材4人搞笑小品剧本《榜上有

高速公路服务区题材小品剧本《常

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搞笑小品剧本

联通公司搞笑小品剧本《联通人生

城乡规划拆迁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过年娱乐搞笑小品剧本《合家团圆

古装客栈搞笑小品剧本《我们要加

公司年会搞笑娱乐小品剧本《相亲

建设新农村搞笑小品剧本《建设美

公司物管车们纠纷调解搞笑小品剧

质量品牌宣传情景剧剧本《品质第

拆迁题材搞笑感人情景剧剧本《清

注重安全宣传小品剧本《安全最重

移民搬迁相关情景剧剧作《幸福在

新农村建设搞笑情景剧剧本《招商

爱国古装题材话剧剧本《爱国情怀

酒店服务搞笑小品剧本《谢谢你们

设计部员工搞笑小品剧本《加班》

油站服务音乐搞笑小品剧本《为爱

铁路运输旅客安全搞笑小品剧本《

计生委工作题材小品剧本《梦想的
您当前位置:小品剧本网 > 影视剧本 > 电视剧本 > 电视连续剧《鲜族兄弟》第七集
 
作品类别:影视剧本-电视剧本   会员:SUYU   作者:修锐     阅读: 次  
投稿时间:2017-1-3 14:27:50       最新修改:2017-1-3 14:27:50       来源:小品剧本网www.xiaopinjuben.com/ 
小品剧本网影视剧本频道www.xiaopinjuben.com/juben 中国最大的影视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专业创作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18022171126 QQ:819391276
电视连续剧《鲜族兄弟》第七集

           电视连续剧《鲜族兄弟》第七集

 

1、青青木材运销公司

[人物:白鸽、客户、晓华]

[在青河储木场的办公区,有几栋木克楞房子,各个房屋门上都挂着牌子,标明办公室或公司的名称,还有林场招待所]

[在挂着“青青木材运销公司”牌子的门里,有一张办公桌,一个铁皮炉子,一张木板床。此刻,白鸽正伏在办公桌上写字拨算盘。一个客户站在桌前]

 

白 鸽:“这一车装了五方多,五点七方,总共一千二百三十元。”

客 户:“包括运费吗?”

白 鸽:“你自提,没有运费。”

客 户:“没有运费还这么多钱,又涨价了?”

白 鸽:“没涨价,每次的材质不同,价格也不一样,这一车木材的材质好。你没见那么多水曲柳吗?                  给支票还是现款?”

客 户:“支票,转帐的,行吗?”

白 鸽:“行。”

[客户拿出支票交给白鸽]

客 户:“我们要是不能自提,你们能给代发运吗?”

白 鸽:“能。”

客 户:“铁路还是公路?”

白 鸽:“都行。”

客 户:“铁路怎么发?”

白 鸽:“从这里发到景阳镇火车站,再从景阳镇火车站发到你收货的火车站。”

客 户:“那就得办两次托运。”

白 鸽:“办一次也行,那就得等,时间长。”

客 户:“两次托运你们都能办吗?”

白 鸽:“都能办。”

[白鸽把刚写好的发票撕下一张给客户。客户接发票后离去]

 

[客户刚走,晓华进来]

晓 华:“你今天回不回镇上去?”

白 鸽:“我刚收了一张支票,得回去存上,过两天回去也行,不过期。”

晓 华:“那就回去呗。”

白 鸽:“咱们一块回去吧,明天也不用来了。马军说,明天他爸请税务所的人吃饭,让我们俩都过                     去。”

晓 华:“吃饭我不去了,我在这值班吧。”

白 鸽:“值什么班呀,有事再过来就行。你去看看韩东吧。”

晓 华:“税务所的人你们能请来吗?”

白 鸽:“以他爸的名义请,他们不会不来,只要他们来了就好办。”

晓 华: “你俩少喝点酒。”

白 鸽: “我爸不让他上桌子,他出面不合适。”

晓 华:“那就走吧,现在还能赶上小火车。”

[两人收拾完东西后一起出门]

 

2、景阳镇税务所

[人物:孙所长、杨税务、女税员]

[镇税务所在景阳镇西街,是一座新盖的红砖房,有两间屋,一间税务室,有人在里面交税,另一间是所长室]

[所长室里有两张办公桌,还有一张木板床。孙所长和杨税务及另一女税员在说话]

孙所长:“今天是阴历初几?”

杨税务:“初十。”

孙所长:“又是赶集的日子,咱们得去看看。快过节了,上市的人特别多。”

女税员:“我也跟你们去吧?”

孙所长:“你在家值班吧,这几天交税的人多。我跟老杨去,对付那些抗税的人,女孩子也不行。”

女税员:“好吧。”

孙所长:“老杨,走!”

杨税务:“走。”

[三人一起出门。女税员回办税室,孙所长和杨税务去市场]

 

3、景阳镇农贸市场

[人物:孙所长、杨税务、摊主甲、乙、丙、农民]

[景阳街路东的农贸市场里熙熙攘攘,人头攒动。出卖的多数是农副产品,此外还有小电器、小工具、小物品、鞋帽袜子等。有搭棚子的,有摆床子的,多数是摆地摊的。孙所长和杨税务一进去,市场就有反应。摊主们有打招呼的,有笑脸相迎的,有视而不见的,也有悄悄溜走的]]

 

摊主甲:“所长!来了,检查工作?”

[孙所长点一下头]

 

摊主乙:“所长,你好!”

[孙所长假装没听见]

 

[孙所长和杨税务来到摊主丙前]

孙所长:“你交费了吗?”

摊主丙:“交了。”

孙所长:“我怎么没见你?”

摊主丙:“我这两天在家歇着了,没来。”

孙所长:“收据带着吗?”

摊主丙:“带着呢。”

孙所长:“拿出来看看。”

[摊主丙从口袋掏出一张纸交给孙所长,孙所长看后退还给他]

 

[孙所长和杨税务来到一个卖豆角的农民跟前,这是一个小青年]

孙所长:“你交费了吗?”

农  民:“交啥费?”

孙所长:“交摊位费!你不知道吗?”

农  民:“没听说过。”

孙所长:“没听说过?你不是第一次来了吧?我好像看见过你。”

杨税务:“他来过,那次让他交费他就没交。”

[一个顾客来买豆角。农民低头给秤豆角。孙所长抓住了他的秤杆子]

孙所长:“我问你话呢!”

农  民:“你别动我的秤!”

孙所长:“我问你交没交费?”

农  民:“交什么费交费?我卖点个。有搭棚子的,有摆床子的,多数是摆地摊的。孙所长和杨税务一                  进入豆角还要交费?”

孙所长:“卖什么都得交费,这是规定!”

农  民:“这是我自个儿种的豆角,吃不完了拿出来卖,还交什么费?我又不是作生意!”

孙所长:“这里是市场,到这里来卖东西就得交费,交摊位费。你要不想交费就出去,上外边卖去!”

农  民:“行,我走!”

[农民夺回了他的秤,提起装豆角的口袋走了]

[孙所长和杨税务两人继续检查]

 

4、景阳镇林业局大门前

[人物:韩长波、摊主]

[林业局和储木场大门口两侧的道路上,也成小商品市场了。卖小吃食的,卖烤肉的,卖玩具的,卖小服装鞋帽的,一齐不知疲倦地向林业工人兜售]

[卖烤包米的在小烤炉旁边按装了电动吹风机,嗡嗡嗡不停地欢叫,给小市场平添了几分热闹的气氛]

[有个摆摊算卦的,是个中年男子,安坐在路边,面前摆一张八卦图,不急不躁也不吆喝,一副先哲的 模样]

[韩长波在附近转了一圈,来到卦摊跟前,看着八卦图蹲下来]

 

摊  主:“老先生,要算一卦吗?”

韩长波:“我要找我的孩子。”

摊  主:“你的孩子在哪儿?”

韩长波:“扔了。”

摊  主:“扔了还找什么?”

韩长波:“他没死,他活着。”

摊  主:“活着怎么会找不到了?”

韩长波:“不知道。”

摊  主:“这样吧,我给你算一卦,你说说你孩子的情况。”

韩长波:“孩子给人抱走了。”

摊  主:“谁抱走了?”

韩长波:“不知道。”

摊  主:“什么都不知道还找什么?神经病!走吧走吧,别在这挡着我的生意!”

[韩长波摇摇头,站起来走了]

[白鸽戴着墨镜,嚼着口香糖,骑着一辆山地车,在林业局门前那些摊贩和行人中穿行,有时不得不下来推着走几步,穿过人群之后又上车向前骑去]

 

5、景阳镇农贸市场

[人物:孙所长、杨税务、农民]

[在市场的另一个角落,刚才那个小青年又在卖豆角。孙所长和杨税务来到他跟前。孙所长一把抓住了他的秤杆子。小青年抬头见是孙所长]

 

农  民:“你干啥?”

孙所长:“你还在卖!”

农  民:“你凭什么不让卖?”

孙所长:“我就不让你卖!”

[农民要夺回他的秤。孙所长把秤杆子抢过来,两手在膝盖上一下撅成了两段]

 

孙所长:“我叫你卖!”

农  民:“你干什么?你赔我的秤!”

[几个卖菜的人见状围过来和孙所长讲理和求情]

孙所长:“你们干什么?你们暴力抗法!”

[又有几个人过去将他们劝走]

 

[孙所长和杨税务继续检查]

孙所长:“看见没有?该出手时就出手!对这些人就不能客气,不能手软。你跟他客气他就登鼻子上                      脸。你还怎么管?”

 

6、景阳镇税务所

[人物:白鸽、杨税务、孙所长]

[白鸽来到景阳镇税务所。她在税务所门前下车,锁车,摘下墨镜,直接去敲所长室的门。听见里面说了请进,她推门进去。杨税务在看一封信。孙所长躺在床上]

 

白  鸽:“杨税务,你好!忙着呢?”

杨税务:“小白鸽,你好!”

白  鸽:“所长怎么了,病了?”

杨税务:“没有,他有点不舒服。有事吗?”

白  鸽:“没啥事。你们最近咋不上我们那去了?”

杨税务:“最近事挺多的。”

白  鸽:“你们的事多才好呀,说明交税的人多,你们收的税就多了。”

杨税务:“都是交税的就好了。”

白  鸽:“上你们这里来不交税还能干啥?”

杨税务:“检举!你看。”

[白鸽把杨税务推给她的那张纸拿过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两个大字:报告。再看下面写的,竟有马军的名字。她装作若无其事地看那张报告]

 

白  鸽:“他检举的是啥事呀?”

杨税务:“说马军倒买倒卖,投机倒把。”

白  鸽:“是吗?真有意思。马军不是林业局的宣传干事吗?他倒什么卖什么了?”

杨税务:“他不是在青河注册了一个公司吗?都什么年代了,还倒买倒卖投机倒把?现在是市场经济。                   什么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不就是作买卖吗?作买卖就有买有卖,那就是倒买倒卖。作买卖                   就得找机会,看价钱,叫寻找商机,用过去的话说就是投机倒把。这话听起来不好听,可实                  际就是这么回事。”

白  鸽:“这是谁呀,这么有意思?”

杨税务:“你看看是谁?”

白  鸽:“赵春盛!”

杨税务:“你认识?”

白  鸽:“不认识。”

杨税务:“现在的问题不是什么倒买倒卖投机倒把,而是公民的纳税意识不强,光知道挣钱不知道纳                      税。有的是真不懂,不懂税法,不知道还有上税这一说。有的不是不懂,是装糊涂,明知故                 犯,你不找他他不交。还有的干脆就是偷税,你找他,他还胡搅蛮缠。我们工作的难处在这                    呢。真要是交税的太多,我们忙不过来,那我们也高兴。”

白  鸽:“对,真是这样。他提的这个问题怎么处理?”

杨税务:“有什么好处理的?”

 

[孙所长醒来]

孙所长:“吆,小白鸽来啦!”

白  鸽:“对不起,把所长吵醒了。”

孙所长:“唉,没想睡觉,躺一会就着了。”

白  鸽:“工作太累了,睡不好觉。”

杨税务:“所长的神经太紧张。”

白  鸽:“刚才听杨税务说了,你们的工作确实不好做,伤脑筋。正好今天就上我们那去一下吧,不是                 催税,是一般的检查指导工作,放松放松。”

孙所长:“你是什么公司?”

白  鸽:“我的公司您听说过吗?”

孙所长:“没听说。”

白  鸽:“对了,不是我的公司,是我们马总的公司。”

孙所长:“马总?”

白  鸽:“马宝林,林业局劳动服务公司。”

孙所长:“林业局的,知道,大公司。”

白  鸽:“所以得请所长您亲自去指导。”

孙所长:“马总的公司应该去,是吧?”

杨税务:“是应该去看一下。”

孙所长:“在哪儿?”

白  鸽:“在景阳饭店。”

孙所长:“几点钟?”

白  鸽:“六点,到时候我来接您。我们希望您能早点去,给我们留一点时间汇报工作。”

孙所长:“客气!”

白  鸽:“谢谢所长!那我先走了。”

孙所长:“好!”

杨税务:“再见!”

白  鸽:“晚上见!”

 

7、县城 东方大酒店大堂

[人物:王升、小宋、黄老板、徐丽]

 

[王升的吉普车在东方大酒店门前停下]

王  升:“小宋你在这等一下,我和丽丽办完事就回来。”

小  宋:“好的,王总。”

[王升和徐丽下车进入酒店大堂。等候在这里的黄老板起身相迎]

黄老板:“王总,你好!”

王  升:“你好,黄老板!”

黄老板:“怎么,你又带一个客户来?”

王  升:“不,这是我的秘书徐丽。丽丽,这是黄老板。”

[徐丽与黄握手]

徐  丽:“黄老板,你好!”

黄老板:“你好!”

徐  丽:“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黄老板:“彼此彼此,不必客气,请坐!”

王  升:“黄老板,关于那批钢材的事,我向领导请示过了。这一千吨盘条我们决定买下来。可是银行                  贷款来不及办,咱们是不是先把合同签下来,等银行贷款一办好咱们就付款提货?”

黄老板:“不行呀王总!不是我非要钱不可,是日本人不答应。你要订明年的货,必须在今年付款。人                  家也是要预付款的呀。”

徐  丽:“银行贷款我们正在办,时间不会太长,估计三五天就能下来。”

黄老板:“丽丽小姐未免太乐观了吧。根据我的经验,办银行贷款可没有那么痛快的。你们把贷款的资                  料送去了吗?”

徐  丽:“资料我们正在整理。”

黄老板:“你看,你们资料还没送上去呢。现在要贷款的人多了。贷款资料他们得一个单位一个单位的                   审查,资料审查完了还得上你这里来考查,看报表,还得有担保,麻烦事儿多了,顺利的也                  得个把月。”

王  升:“麻烦事儿是不少,不过把款贷下来是没问题的。我们是新建单位,银行肯定支持我们。”

黄老板:“新建单位就支持?你还不知道银行的脾气吧?他们干的那叫锦上添花,不是雪中送炭。你的                 效益越好他们越支持,越给你贷。你没效益,新建的,他才不管呢,见死不救。这叫利益优                   先。”

王  升:“我们不一样。不是我们出面贷,是林业局劳动服务公司给我们贷。再说,到时候林业局也会                  支持我们。”

黄老板:“这个我相信。”

王  升:“我看这样吧,咱们一边办贷款,一边作生意。我先给你交五十万定金,节前先不提货,也不                  用签合同。这批货你如果节前出不了手,节后就都归我,那时候我贷款也有了,咱们一手交                  钱一手交货;如果节前货都出去了,你再把定金退给我,这样咱们两不耽误。怎么样?”

徐  丽:“这个办法好!”

黄老板:“唉,算了!你也不必交什么定金了。我这些东西节前肯定是要出手的。已经有几个公司跟我                   谈过了,都是一千吨一次付清。我看这样吧,既然你是先谈的,咱们又是朋友,你能拿出多                   少钱,我就给你多少货,咱们钱货两清。你不是有五十万吗?我就先给你二百吨吧。那边我                   跟他们解释一下,少要二百吨得了。生意大家作,有钱大家赚嘛。”

王  升:“就给我二百吨?”

黄老板:“不是就给你二百吨。你要是现在拿出二百五十万块钱来,我一千吨全给你,你是先来的嘛。                  先来后到!别人我就不管了。”

王  升:“黄老板还挺痛快。”

黄老板:“作生意吗,有了就作,作了也就成了,你要不作,永远也成不了。这二百吨你现在不要,过                   了节可就没你的了。再说了,你现在既然有了五十万,我也劝你把这笔生意作了,这是个机                  会。你这次不作,二百吨材料拿不到手,这五十万块钱怕也留不住,你说呢?”

王  升:“那好吧,我就先要下这二百吨。五十万块钱提现款很困难,能不能从银行汇款?”

黄老板:“也行,帮忙就帮到底,你汇款就汇款吧。不过,款子一定要在节前汇过来,我好跟那大笔款                  子一起往日本汇。现在一过节就是好几天。人家又不过节,不能叫人家等。你的钱要是节前                  来不了,对不起,我也不能等,你就别汇了。”

王  升:“好吧,我一定汇出来。”

[黄老板从手提包里拿出了几分空白合同书,让王升看]

黄老板:“你按上面的帐号汇款就可以。款一到我立刻就发货。你可以先汇款,合同书等过了节再给我                  也行。”

[王升把合同书交给徐丽]

王  升:“行,我得先看看货。”

黄老板:“没问题。咱们抓紧时间,现在就去,行不行?”

王  升:“好,走吧,咱们现在就去。”

[他们一同从大堂走出]

 

8、东方大酒店门前

[酒店门口有一辆红色桑塔纳]

[黄老板、王升、徐丽三人从酒店大门出来]

 

黄老板:“坐我的车吧。”

王  升:“不了,我有车。货在什么地方?”

黄老板:“在县物资局仓库,代保管。”

[他们分别上车。桑塔纳在前,吉普车在后,向物资局仓库开去]

 

9、景阳饭店

[人物:白鸽、孙所长、杨税务、马宝林、副总经理、公关部经理、马军、服务员等

[白鸽推着山地车,税务所孙所长和税务员老杨各推着自行车一起来到了景阳饭店。门口早有两位小姐接了客人的自行车推到餐厅角落锁起来]

[一进饭店的门,孙所长就向迎候在门口的马宝林等人高声嚷起来]

孙所长:“哎呀,喝高了!喝高了!今晌午喝高了,到现在这酒劲儿还没下去呢!”

[马宝林殷勤地握住孙所长的手]

马宝林:“啥喝高了?谁不知道所长海量,在景阳镇找不到一个对手。”

[杨税务跟在孙所长后面虽然没说话,但那神气和泛红的脸膛都证明着他们中午确实喝得不少,而且现在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

[孙所长打着哈哈,在白鸽引领下来到“太阳岛”雅间,摘下大盖帽,解开领扣。白鸽忙上前接下大盖帽挂在墙角的衣帽架上]

 

[杨税务身边也有服务小姐侍候着落了座]

[马宝林特意安排了两个姣好小姐,头戴船形帽在雅间站立服务]

[白鸽算是主宾,坐在孙所长旁边随时递烟点火,比服务小姐还殷勤周到]

马宝林:“孙所长,杨税务,为了以后联系工作方便,借这个机会我先把我们公司的主要工作人员介绍                  一下。这位是公司副总经理,这位是经营部经理、供销部经理、财务部经理、公关部经理、                 后勤部经理、办公室主任、饭店经理。白小姐你们都认识了,她算公关部的。她是局里白主                   任的千金,临时在这里帮忙,明年还准备去考学呢。”

[白鸽进门后脱去了外套,穿一件大红羊毛衫,小山包一样突起的乳峰上绣着一朵盛开的白玫瑰]

[马宝林介绍之后,白鸽向客人颔首致意,左顾右盼,满面春风。]

 

[孙所长在白鸽胸脯上扫了一眼]

孙所长:“白小姐聪明能干,马总你真是好眼力!”

马宝林:“哪里!你们认识?”

白  鸽: “认识!景阳镇谁不知道孙所长?大名鼎鼎!”

杨税务:“上午她还到我们所里去了呢。本来所长说,今天谁请也不去了,可是白小姐还是把所长请来                    了。”

马宝林: ”那好嘛!所长肯赏光,是我们的荣幸,以后还请所长多来指教。上酒!”

 

[服务小姐拿来了两瓶杜康酒,打开了瓶盖]

孙所长:“哎呀!不要喝酒了吧,中午的酒劲儿还没过去呢!”

马宝林:“就是因为中午喝了现在才更得喝。你有所不知,只有酒才能解酒呢。曹操不是还作过诗吗?                  何以解酒?唯有杜康。我今天特意给你准备了杜康酒,有酒解酒,没酒解忧,你就放心喝                      吧!”

[孙所长等人大笑]

[说话间,八个冷盘摆到了桌子上。白鸽和服务小姐依次给所长等人斟满了酒。马宝林举杯站起来]

马宝林:“今天敝店略备小酌。孙所长杨税务大驾光临,马某人不胜荣幸。我先请二位喝一杯聊表敬                      意。来,干杯!”

[全体陪客像听到命令一般,一齐端着酒杯站起来。孙所长和杨税务也连忙站起来和马宝林等人一一碰杯把酒喝干了]

[刚放下酒杯,白鸽便把各色凉菜夹到客人面前的碟子里。服务小姐立刻就给各人的酒杯里斟满了酒]

马宝林:“我们这个劳动服务公司刚成立不久,很多业务还没开展起来。将来的方向是工商并举,木材                  加工和木材经销同时发展。在服务业方面搞一条龙服务,有餐饮、发廊、歌舞厅、娱乐健                      身,还要搞桑拿浴呢。”

孙所长:“好啊!自从你这个公司一成立,景阳镇的经济眼看着就发展起来了,真是一片繁荣景象。老                  百姓都拍手叫好。你马总的贡献不小呀.”

马宝林:“夸奖,夸奖。我们成立不久,规模还小,谈不上贡献。在这方面还需要你们多加扶持,多加                  帮助。来,我再敬二位一杯!”

[马宝林、孙所长、杨税务三人干杯]

孙所长:“搞活经济嘛,啊,劳动服务公司就是化全民为集体,化集体为个人,集体个人全面发展。马                  总,祝你发财致富!”

马宝林:“这还得感谢孙所长和杨税务给我们的指导和帮助,使我们这方面的工作走上了正轨。今后还                  希望继续对我们多加帮助指导。所以,我再敬孙所长杨税务一杯!三杯为敬,来,干!”

[马宝林、孙所长、杨税务三人干杯]

孙所长:“你马总是景阳镇的明星呀!谁不知道你已经是万元户了?让少数人先富起来,这是中央的号                  召嘛。你承包的木材加工厂是改革的典型。你是林业局和景阳镇致富的带头人。还是那句                      话,谁发家谁光荣,谁受穷谁狗熊呀。劳动服务公司在你马总的领导下一定会兴旺发达。大                   伙也一定都能跟着你富起来。来,敬你一个!”

马宝林:“哪里哪里!谢谢谢谢!”

[马宝林、孙所长干杯]

[说着喝着吃着,热菜也一道接一道地上来,都是大盘子大碗盛着。桌上的菜盘子摞了两三层。这时,公司副总经理站起来]

副总经理:“为了欢迎孙所长和杨税务,今天我们把天上飞的,地下跑的,山上长的,水里游的,凡是                        景阳镇能弄到的飞禽走兽山货土产全都搞来了。这顿酒要是不喝好可就对不起它们了。来,                      我提议咱们一起代表全公司给孙所长杨税务敬一个!”

[众人喝酒]

副总经理:“谢谢孙所长杨税务赏光!不过我的酒喝一个不够意思,得喝两个,这叫好事成双,对吧?来,再喝                        一个!”

[众人再干杯]

 

[酒杯一放下,服务小姐立刻就给斟满]

 

[小姐发现杨税务的杯里还有酒,甜甜地说了一句]

小 姐:“感情浅,舔一舔,感情深,一口闷。这位先生的感情还不够深呀。”

[杨税务立刻把酒喝干了。小姐又给斟满]

孙所长:“马总的小姐真是训练有素呀!”

 

[公关部经理站了起来]

公关部经理:“我们这个劳动服务公司虽然称其为总公司,规模并不算大,,人员也不算多,下面有加                          工厂,可是设备陈旧,赢利困难,恐怕难给国家作贡献,能把我们自己这些人养起来我                          也就知足了。所以得请税务局领导多加帮助指导。”

马宝林:“我们服务公司全体要都能自给自足自负盈亏,我们的目标就算达到了。”

孙所长:“对,完全不要国家补贴,实现这个目标也不容易。”

公关部经理:“谢谢所长,理解万岁。我给所长敬一杯,先听我说个敬酒词吧!”

[他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拿根筷子敲着菜碟说了一段顺口溜]

 

革命的小酒天天醉,

喝坏了党风喝坏了胃,

喝得老婆分床睡。

有人告到了纪委会。

纪委说,该喝不喝也不对,

我们也是天天醉呀。

[说得席间哄堂大笑,各人痛痛快快喝了一杯]

 

10、县城 物资局仓库

[王升和黄老板的两辆车从东方大酒店开到了县物资局仓库。在仓库门口,黄老板摇下车窗玻璃]

 

黄老板:“李师傅值班吗?我们进去看看货,马上就出来。”

[门卫李师傅摆手让他们进去]

[在一大堆盘条跟前,车停下来。黄老板、王升和徐丽下了车]

 

黄老板:“看看吧,就是这些。”

[王升一见,不免喜形于色。他先看了看货,货色确实不错。又看货签,货签上都是日文,只“株式会社”几个字是汉文]

 

徐  丽:“都是日文。”

王  升:“你看得懂吗?”

徐  丽:“不懂。这几个字认识,株式会社。”

王  升:“那是日本的公司。”

王升问黄老板:“这都是你的吗?不止一千吨吧?”

黄老板:“一千吨稍多一点。”

王  升:“你们自己没有仓库吗?”

黄老板:“我们的仓库很小,放不了多少东西。有了大宗货物,我都是租他们物资局的仓库,也花不了                  多少钱,方便,存的时间又不长。”

[王升点头]

黄老板:“怎么样,可以了吧?”

王  升:“好吧,就这样吧。”

[他们分别上车,开出仓库]

 

11、景阳饭店 马宝林的宴席  

[人物:白鸽、孙所长、杨税务、马宝林、副总经理、公关部经理、马军、服务员等]

[最后一道菜上来了,是一条尺来长的大鲤鱼。服务小姐把桌上的盘子挪了好几个才把这个椭圆形的大鱼盘子放下。白鸽站起来]

白 鸽:“大伙都看见了,这条鱼是摇头摆尾游上来的,咱们得先喝这鱼头鱼尾酒。席上的规矩嘛,是                 头三尾四。鱼头对着马总,喝三个,鱼尾对着两位客人,每人喝四个,酒喝完了咱们才能吃                   鱼,对不对?请吧!”

[各位陪客一齐喝彩]

 

孙所长:“马总的服务小姐个个厉害呀,会办事儿!”

白  鸽:“不,这是孙所长和杨税务有福气,也是和咱们饭店有缘分。这酒是不能不喝的。来吧,快                         请,每人喝四个!”

[孙所长看了一眼白鸽。白鸽的一双秀眼正对着他,手里拿着酒瓶准备给他斟酒]

孙所长:“为什么是头三尾四?应该是头四尾三!”

[孙所长的狡辩引起一片哗然]

白  鸽:“孙所长久经沙场,酒桌上的规矩不会不知道吧?都是头三尾四,谁听说过头四尾三?再说,                  您还在乎这一杯酒?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来,快请!”

[白鸽说着把孙所长的酒杯端起来举到他的面前]

孙所长:“既然是头三尾四就应该头先喝,马总先喝,他喝完了我再喝,对不对?”

[白鸽和马宝林都愣了一下]

马宝林:“行,我先喝。不过我提个建议,为了表示咱们的团结和友谊,咱们交替着喝,我先喝一杯,                  你再喝一杯,然后我喝第二杯,你也再喝第二杯,怎么样?”

杨税务:“好,你就先喝吧!”

孙所长:“不行!你们说的是头三尾四,头在前面就要先喝,头喝完了尾才能喝,这也是酒桌上的规                      矩。”

马宝林:“好!先喝为敬。我就喝了这三个,然后再请孙所长和杨税务喝。咱们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好                 不好?”

孙所长:“好!你就先请吧!”

[马宝林毫不踌躇地举起酒杯把杯中酒一饮而尽。服务小姐给倒了第二杯,他又一饮而尽,一连喝了三杯。全桌人一齐叫好]

[这时一个服务小姐立刻就站到孙所长旁边,拿着酒瓶准备倒酒。白鸽给他端起了酒杯。孙所长被两个女人夹在中间,知道自己再也没有退路了,于是把杯中酒一口喝干了]

[他一喝完,杯子还没放下,服务小姐就接过去立即斟满。他一连喝了四个]

[论到杨税务了。服务小姐移过去站在他身边。杨税务知道自己也躲不过,说了句‘恭敬不如从命’,也一连喝了四个。全桌人一齐鼓掌]

[一个高潮过去了。服务小姐给孙所长和杨税务各点了一支烟。大家抽烟说笑]

 

[孙所长的一支烟还没吸完,白鸽站起来]

白  鸽:“头三尾四的酒已经喝过了,现在该吃鱼了。不过吃鱼也是有规矩的,不能乱吃。这个规矩                       吗,还得从头开始。”

[她拿起筷子把一只鱼眼珠挑起来]

白  鸽:“今天二位大驾光临,小店不胜荣幸。我先给客人点个泡儿,点到谁谁就喝一杯。”

[说着把鱼眼珠放到孙所长的碟子里]

白  鸽:“这是鱼眼睛,有名堂,叫作高看一眼,请孙所长先喝一杯!”

[孙所长看看白鸽,笑了一下,学着白鸽的样子把鱼眼珠挑起来.]

孙所长:“头三尾四的酒是我们喝的,我们才有资格点泡儿。你没喝酒,没资格点,这也是规矩,对                      吧?那我就先点给你,这叫高看一眼,请你先喝一杯!”

[说完把鱼眼珠放到白鸽的碟子里]

白  鸽:“行,我没喝鱼头鱼尾酒,没资格点泡儿;等我把这杯酒喝了也就有资格点泡儿了,对吧?”

孙所长:“对,你喝了这杯酒就有资格点泡儿了,喝吧!”

白  鸽:“好,感谢孙所长高看我一眼,我这就喝了!”

[说完把杯酒一口喝干]

孙所长:“好!”

 

[白鸽拿起筷子从鱼嘴巴上挑起一小块肉]

白  鸽:“这回我有资格点泡儿了。这是鱼嘴肉,叫作唇齿相依,请二位各饮一杯!”

[说完往孙所长和杨税务的碟子里各放了一点鱼嘴肉]

[两位客人低头看看碟子,眼睛瞪得老大,因为有言在先也无话可说,只得喝了]

[孙所长于心不甘,也挑了两块鱼嘴肉放到小白鸽和马宝林的碟子里]

孙所长:“唇齿相依得有两家,一家怎么能叫唇齿相依呢?咱们两家关系又这么好,正是唇齿相依,所                  以你们二位也该喝一杯!”

[马宝林和白鸽也不推让,各自举杯喝了]

[白鸽又从鱼背上挑下两块小肉放在孙所长和杨税务的碟子里]

白  鸽:“这是鱼背上的肉,叫作倍感亲切,请孙所长和杨税务再喝一杯!”

[孙所长和杨税务各喝了一杯]

孙所长:“古话说,来而不往非礼也。今天马总和白小姐让我们倍感亲切了,因此我们也请你们俩喝一                  杯倍感亲切的酒。”

马宝林:“好,谢谢所长,我和白小姐就喝一杯。”

[马宝林和白鸽各喝了一杯]

[白鸽又从鱼肚子上挑起两块小肉放在孙所长和杨税务的碟子里]

白  鸽:“这是鱼肚子上的肉,叫作推心置腹,请二位各饮一杯!”

孙所长:“白小姐,高!实在是高!不过,推心置腹是指双方的,单方面跟谁推心置腹呀,对不对?所                  以,这杯酒应该咱们双方一块喝,你说呢,白小姐?”

白  鸽:“行,没问题!不过马总就不用奉陪了。”

孙所长:“不行!双方嘛,要成双,二对二,哪能二对一呢?”

马宝林:“行,感谢孙所长高看我一眼,咱们双方就推心置腹吧!”

[说完四人共同干了杯]

 

12、东方大酒店门前

[黄老板和王升的两辆车回到东方大酒店门口,他们同时下车]

 

黄老板:“王经理,一起吃个便饭吧,有时间吗?”

王  升:“谢谢你!我还是先回去给你办汇款吧,工作为重,吃饭的事以后再说。”

黄老板:“那好,不打搅了,回头见!”

[黄老板分别和王升、徐丽握手]

王  升:“再见!”

徐  丽:“黄老板,再见!”

[黄老板回宾馆]

 

[王升和徐丽上车,吉普车开走]

 

13、景阳饭店 马宝林的宴席

[鱼酒喝完了。白鸽几杯酒下肚竟和没事人似的,仍然脸不变色,有说有笑]

[两位客人已经不行了,两腿麻木,话也说不清楚了,手脚也不灵便了。孙所长碰倒了一杯酒,杨税务掉了一支筷子]

[白鸽又举起了酒杯。马宝林看不能再喝了,截住白鸽的酒杯]

马宝林:“好啦,孙所长已经够给你赏脸了,别再逞能了。我看这样吧,咱们都把酒杯倒满,一起来个                  门前清,喝个团圆酒,然后吃饭。”

[服务小姐刚把各人的杯子倒满]

[马军忽然从操作间出来了,腰上的围裙还没解下来,边走边喊]

马  军:“慢着!我今天给大家服务了半天,还没来得及给客人敬酒呢。孙所长杨税务来一趟不容易,                  怎么也得让我敬一个呀!”

[说着把白鸽的杯子端起来举到孙所长杨税务面前]

马  军:“来,孙所长杨税务,看在我给各位服务的分上再喝一杯,就这一杯,请赏光,请!”

马宝林:“噢,对了,我忘了介绍。这是我的孩子,马军,和白鸽是一对夫妻,未婚。今天他听说你们                 来,自愿到后边服务,有几个菜是他的手艺,还不知道客人满意不满意呢。”

马  军:“手艺不行心意在。请孙所长杨税务多包涵,喝了这杯酒,就算我给二位领导道歉了。”

[孙所长和杨税务听了介绍不免一惊,似乎要说什么,可是嘴有点不听使唤]

马宝林:“这样吧,孙所长和杨税务也不跟你单独喝了,谁叫你不早点来?反正大家的意思你的意思都                  在酒里了。这最后一杯酒咱们大家一块喝,大家来个门前清,喝完酒再吃饭,好不好?”

[大家一致表示赞同,于是所有人都站起来郑重其事地喝了最后一杯酒]

 

[饭上来了,可是没有人动。而两位客人就要走]

马宝林:“别走!先到楼上去休息一下,上边有房间,然后上歌厅去唱唱歌跳跳舞,已经安排好了。”

 

[孙所长和杨税务歪歪斜斜地站起来]

孙所长:“不啦不啦,回去啦!”

[两位客人身不由己,两腿不听使唤,由服务小姐扶着到了楼上的一间客房。这里有两张床。孙所长和杨税务进了门,扔下大盖帽一头歪在床上]

 

[小姐在各人的床前放了一个脸盆,然后出门而去]

小品剧本网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小品剧本网www.xiaopinjuben.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门为各演员、艺术团、演艺公司、政府部门、单位活动、企业庆典、公司年会提供创作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 13979226936 联系QQ:652117037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公司年会小品
网站介绍 |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小品剧本网(xiaopinjuben.com)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92004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