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管理中心 | 总首页 | 节日小品 | 公司小品 | 公务员小品 | 舞台剧剧本 | 公司部门小品 | 搞笑小品 | 小品大全 | 影视剧本 | 代写小品 | 剧本投稿 | 常见问题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小品剧本网专业代写剧本电话:18022171126 QQ:819391276
代写小品剧本
剧本推荐
银行年会演出娱乐搞笑小品《赢在

医院预防感染题材情景剧本《消灭

工程施工公司年会娱乐感人剧本《

电力公司年会娱乐搞笑小品《老员

公司年会娱乐搞笑小品《优秀销售

好人好事爱心题材心理剧《传递爱

精准扶贫题材心理剧《扶贫故事》

银行年会演出搞笑相声剧本《农商

医院年会演出感人剧本《小女孩的

铁路公司年会搞笑感人小品剧本《

年会企业年会娱乐小品剧本《公司

公司年会娱乐搞笑感人小品剧本《

单位廉政题材搞笑小品剧本《知错

银行年会娱乐演出小品《银行优质

医院年会演出扶贫题材感人剧本《

房地产公司年会搞笑小品剧本《年

工程建筑公司年会演出感人小品剧

商场专卖店娱乐搞笑小品《用心服

公司年会演出感人搞笑小品《报恩

公司娱乐演出相声剧本《公司成长

娱乐演出古装搞笑小品剧本《还珠

农村娱乐演出搞笑小品《选女婿》

银行年会演出合规题材搞笑小品《

医院年会演出搞笑小品剧本《明察

年会演出好人好事正能量搞笑小品

公司年会庆典娱乐演出搞笑小品《

公司企业年会搞笑小品剧本《优秀

玩手机玩微信相关题材心理剧剧本

后勤食堂采购相关题材搞笑小品《

干部廉洁勤政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金融银行业演出古装搞笑小品剧本

医院年会演出医闹题材搞笑小品《

建筑公司年会娱乐小品剧本《不一

公司晚会娱乐喜剧小品剧本《公司

公司晚会娱乐搞笑小品剧本《千年

公司年会娱乐搞笑小品剧本《有房

穿越梦想题材搞笑小品剧本《群主

银行金融业年会娱乐搞笑小品《唐

医院年会妇产科演出娱乐小品剧本

工程施工公司年会搞笑小品剧本《

商场超市年会娱乐小品剧本《员工

公司年会娱乐搞笑剧本《群主摇一

银行晚会娱乐演出穿越情景剧剧本

国土资源所廉政搞笑小品剧本《知

建筑工程公司年会娱乐小品剧本《
您当前位置:小品剧本网 > 影视剧本 > 动画剧本 > 动画电视剧剧本我不在你身边(第六集)
 
作品类别:影视剧本-动画剧本   会员:李玲玲   作者:动画电视剧本     阅读: 次  
投稿时间:2013/9/18 9:35:26       最新修改:2013/9/18 9:35:26       来源:www.juben108.cn 
小品剧本网影视剧本频道www.xiaopinjuben.com/juben 中国最大的影视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专业创作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18022171126 QQ:819391276
动画电视剧剧本我不在你身边(第六集)
    第六集

    陈智星冲上去,死抱住陈欣然一阵狂吻。

    陈欣然躲闪着:“陈老板,你别这样……”

    这时,张亚东推门进来,见状,立即冲上去推开陈智星。

    “亚东……”陈欣然如见救星,赶紧拉着张亚东。

    陈智星看着张亚东:“你小子来得可真是时候啊。”

    张亚东:“陈老板,你也欺人太甚了吧。”

    陈智星:“我明人不做暗事,你们就等着收传票吧。”说罢坐到椅子上。

    “你……”张亚东举起拳头,欲冲上去。

    “亚东……”陈欣然忙拉住他,“我们走。”

    张亚东指着陈智星:“你给我听好了,做人不要太过分,你也是有老婆孩子的人。”

    陈智星一惊:“你,你想怎样?”

    张亚东:“你以为自己做的好事没人知道吗?回家向你老婆交代去吧。”说着拉起陈欣然走出屋去。

    陈智星沮丧地摸了摸头:“他妈的,拿我老婆吓我?”

    夜。

    陈欣然家卧室里。

    陈欣然和胡明睡在床上。

    陈欣然:“这种流氓俖子,你说我还怎么敢和他合作……”

    胡明:“没事的,啊,他要敢告你,我会帮你找个好律师。我就不相信,这个世界就真是他们玩的了。”

    陈欣然:“都怪我们合同拟得太草率了,上了他的套。”

    胡明:“我刚听你说,合同上没有体现签约地点,说到了只启用‘本地演员’,是吧?!”

    陈欣然点点头:“他就抓住这一点,说全国范围内都属于‘本地’,非要我们找一个知名演员来参加演。”

    胡明:“这就好办了,我想,他拿你们没办法。”

    陈欣然似乎见了一丝希望:“有办法吗?”

    胡明:“欣然啊,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你的公司是在这里注册的,合同上加盖了公章,所说的‘本地’,从法律讲就应该属于这里。你别担心了。”

    陈欣然恍然大悟:“是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她破涕而笑,“胡明,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害我差点上了那老流氓的当。”

    胡明:“虽然这样,我总觉得还是不能再跟他合作了,你想想,就他这种德性的人,还不知道今后会生出什么事端来呢。”

    陈欣然:“可是……我们都已经向总公司汇报了,马上就要启动宣传……”

    胡明:“重新再找一家合作单位,眼光不要只放在煤老板身上嘛。”

    陈欣然:“还能找到哪一家合作呢?现在市场经济这样萧条,象我们这种没有立项的剧,又不搞商业推广,没人愿意的。”

    胡明:“人家花钱都要做广告宣传,你们这个不也可以拉拉赞助吗?”

    陈欣然:“这种宣传形式赞助商能投入多少?一家最多几千块钱,微乎其微啊。”

    胡明:“我可以帮你们联系一下电视台,和他们合作,这样可以节省开支。”

    陈欣然:“怎么节省,该花的钱还得花。”

    胡明:“说你不会利用资源了吧?通过电视台,演员费用可以节省,现在的人谁不想上上电视炫耀一下?那是出名的好机会啊;再有,吃住行这一大摊可以节省,以电视台的名誉和他们洽谈,他们不出钱就可以作宣传,有谁不愿意呢?就吃住行这一块,就能为你们节省三分之二的资金支出。”

    陈欣然:“可我们还得和电视台利益分成啊。”

    胡明笑道:“你呀,人家为你们节约了那么多费用,难道就不该分成给人家吗?再说了,电视台也是靠广告和宣传来维护自己的创收利益的嘛,该给人家的还得给。”

    “这我知道,”陈欣然说,“我只是在想,和他们怎么分成法?”

    胡明:“照我说,三七开,你们三,他们七,你们拍的剧几乎都要通过他们来具体运作,拍出来以后还得在他们台里播放,否则,只能作自我欣赏的摆放在家里的碟架上,没什么意义。”

    陈欣然:“可拍是我们在拍,一切一切的工作都是我们在做,这样一来,我们且不是白忙了吗?”

    胡明:“这是肯定的,因为你们也同样是通过电视台来作自我宣传。不过,还有一条路可以走。”

    陈欣然:“哪条路?”

    胡明:“立项,把电视剧立项,以商业运作的形式去投资,但这个风险挺大的,也不知道上面批得了批不了,你要考虑清楚。”

    “废话,要这样我还在这发愁吗?”

    陈欣然无奈的神情。

    霓虹闪耀、绚灿夺目的各式招牌。

    酒吧里,张亚东和罗莉正在酣饮。

    张亚东:“其实,这些年来,我心里一直都没有忘记欣然,一想起当初和她在一起的情形,我的心就象针扎了一样的痛……”

    罗莉:“那你当初为什么要离开她呢?”

    张亚东:“当初都怪我年轻气盛,总觉得如果要一辈子呆在这个鬼地方,荒废了自己,可谁知,外面的世界再大,它也不属于我,一个人的天命,注定了的,该你的东西它永远跑不掉,不是你的,强求也得不到。”

    罗莉:“我好象听说,你在外面的时候还是可以的,挣的钱可比在这高多了。”

    张亚东苦笑道:“谁会拿自己的倒霉说事啊?凡是到外面去的,只要见着家乡人,都会摆出一副衣锦还乡的模样来,哪有你们想的这么好。如果真的实在混不下去了,象我这样的,就只好回来求生存了。”

    罗莉:“其实,你还是蛮有才华的。”

    张亚东苦笑:“才华?呵呵,在外面呀,博士生研究生多的是,人要不出去,还真不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呢。”

    罗莉:“要不,打电话让欣然过来?你看……”

    张亚东摇摇头:“算了,别老喊人家出来了,人家孩子都有了,我们经常叫她出来,会影响他们夫妻感情的。”

    罗莉:“胡明和我们又不是不熟?他不会计较的。”

    张亚东:“他是和你熟,跟我可不熟啊,再说,我以前和欣然的关系,胡明或多或少心里都会有些不舒服。”

    罗莉:“这你就看错他了,他要那么小心眼,就不会同意你到欣然的公司了。”

    “你懂男人吗?”张亚东说,“男人有男人的想法,男人的想法不会说在嘴上、挂在脸上,而是藏在心里。”

    罗莉笑笑:“还真看不出来。”

    白天。

    陈欣然办公室。

    张亚东正在和她商量事情。

    陈欣然:“张总来过电话了,催问电视剧的事。我真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张亚东:“如实汇报吧,我们也没有想到会弄成这个局面,这事,又得拖一段时间了。”

    陈欣然:“你再盯紧一点业务员,让他们转转,看有没有适合的赞助商。还有,下午胡明约了电视台的人,你跟我一起去,谈谈合作的事情。”

    “下午,我就不去了。”张亚东说:“欣然,我认为,我们还是不能把这次拍戏当作主要的业务来处理,万一……”

    陈欣然:“你的意思我明白,其它的业务也不能忽视。就这样定了,下午在xx餐厅。”

    张亚东:“你们谈吧,有胡明在,没什么问题的。”

    陈欣然:“胡明虽然和我是一家人,可他对公司的情况不怎么了解,你还是跟我一起去吧。”

    张亚东勉强地点了点头:“那好吧。”

    某餐厅。

    胡明、陈欣然和张亚东坐在一张餐桌前。

    陈欣然:“电视台的李主任什么时候来?你给他约好时间了吗?”

    胡明:“约好六点的啊。”抬腕看表,“还有一会。”

    张亚东起身:“你们先坐一会,我去趟洗手间。”

    餐厅大门处。

    陈智星带着一伙流氓打扮的人走了进来。

    流氓甲喊道:“老板,老板……”

    服务员赶紧迎上来:“请里边坐,你们预定了吗?”

    流氓甲:“老子吃饭还预定吗?赶快叫你们老板过来,陈哥来了。”

    服务员:“我们老板昨天上省城去了。”

    流氓甲:“那找个包间,安排好。”

    “对不起,先生,”服务员说,“我们的包间全部定满了,你看是不是坐大厅……”

    “坐什么大厅?”流氓甲火了,“我们是老主顾了,让一间出来。”

    服务员:“真的不行,人家预定好的。”

    流氓甲一巴掌打过去:“老子叫让你就让,别他妈费话。”

    戴着墨镜的李刚从身后过来,制止流氓甲:“雄哥,算了。”

    其它服务员躲站在角落处,都不敢吱声。

    张亚东从洗手间出来,经过大厅,见状停下脚步,眼神疑惑。

    李刚抬眼见到张亚东,立即把头侧了过去。

    服务员委屈地捂着被打的脸,不敢啃声。

    陈智星:“学着点,小姑娘,今后见着我们,得先让个道,啊。”说着大摇大摆地朝里走去。

    众人跟上。

    包间里。

    胡明朝屋外喊:“服务员,服务员……”

    一个服务员赶紧推门进来。

    胡明有些生气:“叫了这么久,怎么没人来?”

    服务员低着头:“不好意思,刚才……外面出了点事……”

    胡明:“我们的菜七点准时上,记住了吗?”

    “哦,好的。”服务员应声走了出去。

    张亚东进来,坐下:“我好象看见李刚了。”

    胡明:“李刚?他在哪?”

    陈欣然:“不可能啊,他不是……”

    张亚东:“和陈老板在一起。”

    陈欣然:“哪个陈老板?”

    张亚东:“投资我们电视剧陈老板。”

    胡明不解地:“他们怎么会在一块?”

    张亚东:“我也不清楚,看他那样儿,就是一个打手。”

    胡明摇着头:“李刚不是那样的人,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原因。”

    隐去。

    第二天上午,陈欣然办公室。

    小王:“陈总,陈老板约您晚上见个面,商量合作的事情。”

    陈欣然:“你告诉他,合同已经作废,他的五万块钱我们这两天会退还给他。”

    小王:“可是,如果这样的话,就是我们违约了,要双倍赔偿的啊。”

    陈欣然:“他的要求,我们达不到,合同上也有这一条啊——如果协商不妥,双方可以履行解约手续。”

    小王:“他的意思,可以再商量,就只有一个条件,继续让他女儿担任主要角色。”

    陈欣然惦量着:“你去把张总监叫来,我们商量商量。”

    “好的。”小王应着出去。

    夜。

    某餐厅大门处。

    陈欣然和张亚东走了出来。

    张亚东:“这老色狼,今天可真规矩了。看他女儿那形象,真倒人胃口。你说,这戏拍出来,还不被人骂死啊。”

    陈欣然:“这也没办法呀,他是财神爷,惹不起,要想赚钱,就得听人使唤,你还别说,我真有点不服气。”

    两人来到车边,上车。

    陈欣然启动车子:“不服气有什么用,现在啊,得抓紧时间把演员选拔出来了,回去以后,赶紧做个策划,电视台那边都说好了,演员选拔采取海选得方式进行,在各县区设立分赛区,把声势搞大一点。”

    张亚东:“这是不是太那个了?万一选出来的人不如意怎么办?”

    陈欣然:“我也想过,就我们这小地方,敢于出风头的人太少了,特别是中老年人,思想还不怎么开化,上了电视,还怕别人说闲话。不过没办法,第一次拍戏,电视台也有要求,必须得这样做。”

    轿车急驰而去。

    陈欣然公司会议室。

    一块横幅上写着“首部都市情感剧《不怕没人要》筹备会”。

    胡明、陈欣然、陈智星、张亚东、小王围坐在会议桌旁。

    胡明故作地:“感谢陈总的投资啊,为我们市的文化建设添彩了一笔啊!”

    陈智星:“钱嘛,本来就是个公共产物,大家共享,共享。哎,你是……”

    陈欣然忙介绍:“这位是报社的胡明,也是我先生。”

    “哟,原来市大名鼎鼎的胡主任啊!失敬失敬!”陈智星笑着伸出手去。

    胡明以礼相待:“陈老板可是个热心人啊,现在有钱的人多着呢,可谁会想到把它用在文化建设上啊。”

    陈智星:“是啊,不瞒您说,如果这个剧没我女儿的戏,我也不会投资的,人嘛,都是自私的。哈哈哈……”转而老练地,“这个剧啊,本子写得好,就是这名……怎么就改了呢?以前不是叫什么《别人的老婆……》什么的……”

    陈欣然:“《老婆还是别人的好》,以前叫这名,后来经过公司讨论,改了过来。”

    “是吗。”陈智星说,“《老婆还是别人的好》,这名字多好啊,特别有吸引力。我认为名字不能改,你们,再商量商量?”

    陈欣然抱歉地:“陈总,现在这名字不是挺好的吗?《老婆还是别人的好》俗了点,《不怕没人要》更直接、也更有吸引力。”

    陈总叹道:“哎呀,这两名,都有可取之处,要不,让编剧再重新写一部《老婆还是别人的好》,现在这部就用《不怕没人要》吧。”

    张亚东在一旁冷言道:“重新再写,就得另外投资,我看,先拍好这部再说吧。”

    陈总:“我的一百万,足够你们拍几部戏啦,这戏又不搞什么商业运作,需要大投资。再说,你们和电视台合作,不是还有广告分成嘛!”

    张亚东:“可到目前为止,别说一百万,你的十万块钱都没什么影子……”

    “亚东。”陈欣然止住他,笑对陈总:“虽然说一百万应该可以拍上几部戏,不过陈总,这拍戏的开销可不小啊。我们和电视台合作,还得支付电视台五十万的相关费用,这戏的一切工作又还得我们自己去抓,的确真的没什么办法。”

    陈总:“你们自己单挑不就行了嘛,何必要分一半的钱给他们呢?”

    陈欣然:“这有几个方面的原因,一是我们没有太多的经验;二呢,我们人手和设备不够齐全;第三是我们拍出来以后需要在他们电视台播出。”

    陈总:“这样说来,我的一百万就只能拍一部戏啦,有点不划算啊,啊!哈哈哈……”

    字幕:三个月后

    陈欣然办公室。

    陈欣然在搭电话:“小王,让张总监来一下。”

    陈欣然放下电话,起身走到窗户边,看着窗外凝思着。

    敲门声响起。

    “进来。”陈欣然坐回办公桌前。

    张亚东推门进来:“欣然,什么事?”

    陈欣然:“陈总的资金进账了多少?”

    张亚东:“还是那五万,我们催了好几次,他总说过两天就打款。演员也选拔完了,那五万块钱也用得差不多了。”

    陈欣然:“有点玄乎啊。你说,他会不会……”

    张亚东摇摇头:“应该不会,不是签了合同嘛!”

    陈欣然:“这样吧,我们亲自上门,找找他。”

    张亚东起身:“这样也好,事不宜迟,走吧。”

    某房开工地上,工人们正在施工。

    陈智星、李刚等人头戴安全帽,在工地上看着。

    打扮妖娆的玲子走过来,将手里的电话递给陈智星,满脸不悦:“你的电话。”

    陈智星接过电话:“喂,是我……我忙着呢,改天吧……”一下将电话挂掉,递给玲子。

    玲子:“整天沾花惹草,又是哪家大姑娘招惹你了?”

    陈智星:“添什么乱呢?我哪还有那心思。”转对李刚,“你可给我盯着点啦,人家再让返工,老子就真的血本无归了。”

    李刚:“老板,缅甸那边……”

    陈智星:“那边不关你的事,你只要负责好这边的工程,完事不会亏待你的。”转对身边的霍青,“霍青,你跟我来一下。”

    两人走到一边嘀咕着。

    李刚瞟了他们一眼,对玲子:“怎么?吃老板醋了?”

    玲子不服气地:“他有什么值得我吃醋的?就他那熊样?”

    李刚:“老板对你也不错了,他对他妻儿还没对你好呢。”

    玲子“哼”了一声,笑着说:“今天晚上有空吗?咱们玩去。”

    李刚摇摇头:“我得护在他身边,不是说今天晚上缅甸来人吗?”

    玲子轻蔑地:“你?你没听他说吗?那不关你的事。你就比别多事了,陪我玩玩。”

    李刚沉思一下:“还是算了吧,到时候老板找不到我,又要发脾气了。”

    “有我呢,”玲子说,“他要对你发脾气,我就对他不客气。别想那么多了,晚上一起吃饭,完了去夜总会。”

    繁华都市的夜晚。

    夜总会里。

    玲子喝得大醉,倒靠在李刚身上。

    玲子:“从你来以后,我就喜欢上你啦……哈哈哈,你不知道吧?哈哈哈……”

    李刚:“你喝醉了,我扶你回去吧。”说着欲搀扶她。

    玲子推开他,拿酒瓶倒酒:“谁说我喝醉了,你才醉了呢……来,再喝……”

    李刚接过酒杯,和她一饮而尽。

    玲子又倒靠在他身上:“你知道吗?自从我……跟了他以后,就没一天开心过,我……我是他包养的第三个小老婆……第三个……”

    李刚:“具然不开心,那为什么还跟着他呢?”

    玲子:“钱,钱啊,我一没文化,二不会做生意。出来做那事,遇上了他。”说着又倒上一杯酒喝了下去。

    玲子接着说:“可现在……一晃就是三年……三年了,我没有一天自由过,看到自己心爱的人,都不敢去爱……”说着忍不住哭了起来。

    李刚:“好了好了,别哭了,我先去一下洗手间。啊!”站起身。

    玲子一把拉住他:“你可别走啊,啊……”

    “不走,你放心吧。”李刚说着走到门口,打开门。

    正巧,霍青从门前经过,看到了李刚。

    霍青:“李刚?你怎么在这?”

    李刚赶紧走出来,欲关门。

    霍青拦住他,推开门朝里看了一下,转对李刚:“你小子,老板的人都敢碰?”

    李刚:“不是那么回事,你误会了。”

    霍青:“你注意着点,老板就在隔壁。谁动了他的女人,吃不了兜着走。”

    李刚将手搭在他的肩上,朝卫生间走去:“老板的女人谁敢动啊?她今天情绪不大好,要和我聊聊,我这不是陪她来吗。”

    两人走进卫生间。

    卫生间里。

    李刚:“老板今天不是陪客人吗?来这了?”

    霍青:“找了几个妞。我可告诉你啊,一会你还去陪那娘们,她要发现老板在玩小姐,又得闹个不停了,搞砸了这桩买卖,兄弟们都得去喝西北风了。”

    李刚:“要不,我把她先送回去,过来陪陪你们?”

    霍青笑道:“你小子是不是氧氧了?想玩玩小姐?”

    李刚:“男人嘛,谁不想?虽说那娘们陪着我,可她毕竟是老板的女人啊,不敢碰她。”

    霍青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你把她送回去了赶紧来,我还要和你多喝两杯呢。”

    李刚:“那你得先跟老板说说,否则我这么冒冒失失的进去,还不被他给骂死。”

    霍青:“我什么人?老板那儿有我,快啊。”说着两人走出卫生间。

    夜总会路边。

    陈欣然和罗莉、张亚东从车上下来,三人正欲往夜总会走去,同时看到了什么,停下了脚步。

    李刚搀扶着女子从夜总会走了出来。

    “李刚?”罗莉瞪大着眼睛。

    陈欣然等朝李刚走过去。

    李刚见到他们,愣了一下,搀扶着女子朝别处走开。

    张亚东追上去:“李刚。”

    李刚回过头来,笑问:“你是……”

    张亚东茫然地:“你不认识我?你……”

    李刚摇摇头:“不好意思,真记不起来了。”说罢扶着女子朝一边走去。

    罗莉赶上来:“他不是李刚?”

    张亚东自言自语:“奇怪,他不认识我。”

    罗莉:“我找他去。”说着欲朝李走去。

    “罗莉。”陈欣然喊住她。

    陈欣然走过来:“罗莉,别追了,没看到他身边的女人吗?”

    张亚东:“这家伙,够花心的啊。”

    罗莉:“可是……他辞了工作,究竟在哪啊?”

    张亚东:“我还以为,他去了深圳呢。”

    陈欣然:“这也说不准。走吧,他既然装着不认识我们,一定有他的原因。”

    三人朝夜总会走去。

    罗莉依恋地不时转头向李刚处望去。

    李刚叫上一辆的士,和女子上车,车向前驶去。

    罗莉有些愤愤的双眼。

    某酒吧。

    胡明和一群朋友正在打牌喝酒。

    朋友甲出牌:“5。”

    胡明接牌:“6。关门了,就只个6,你喝酒,哈哈哈……”

    “喝喝喝。”众人大笑。

    朋友甲瞪大眼睛:“邪啦啊,你刚好就个6?”

    胡明:“我都说过了,只剩一张牌,你要不接5过去,我还关不了。快快块,喝酒。”将酒递给朋友甲。

    朋友甲一饮而尽:“再来。”

    胡明边洗牌边说:“今晚算你点子邪,就你一人一直在喝,你得喝趴下喽。”

    夜总会包房里。

    张亚东在唱着歌。

    陈欣然、罗莉交谈着。

    罗莉:“你应该叫上胡明一起的,就我们三个,好像缺了个伴。”

    陈欣然:“他呀,和他几个朋友在一起,中午就叫我的,我没那闲情陪他们,还是我们几个在一起好玩。”

    张亚东唱完歌,坐到她俩旁边:“说什么呢?歌也不唱?”

    罗莉:“还能说什么?欣然,你唱什么歌?我给你点。”

    陈欣然站起来:“我自己点吧,你们喝酒。”

    某酒店。

    李刚将酒醉的女子扶躺下,转身欲走。

    玲子一把抓住他:“别走……”

    李刚俯下身去:“你好好休息,明天老板还有事呢。”

    玲子“霍”地双手搂住他的肩,将他拥在怀里:“我要你……”

    李刚死劲地扳开她的手,站起来:“你喝醉了,我还有事,先走了。”说着径直走出门去。

    玲子喃喃自语,醉眼惺忪:“老娘送上门给你,你都不要……”说着呕吐起来。

    酒吧里。

    胡明醉躺在沙发上。

    朋友甲笑得特别得意:“怎么样?就你那小酒量?谁先趴下的?哈哈哈……”

    胡明:“我,我真喝不了啦,你们玩吧……”

    朋友乙:“胡明,刚才牌不是挺好的吗?这叫‘情场得意,赌场失意’呀,说不准,一会定有艳遇啊。哈哈哈……”

    胡明趁坐起来:“你给我介绍啊?要不,咱们去唱歌?唱歌去……”

    朋友甲:“你还能喝吗?唱歌不喝酒,没劲。”

    “能啊,”胡明站起来,“走走走,唱歌……”

    大家起身。

    夜总会走廊处。

    李刚匆匆走过来。

    陈智星开门出来,两人正好遇上。

    “老板……”李刚赶紧打招呼。

    陈智星打量他一会:“你来这干什么?”

    李刚支吾着:“我……噢,我和几个朋友也在这玩。”

    陈智星:“哪些朋友?男的女的?”

    李刚笑笑:“男女都有。”

    陈智星色眼一睁:“带我认识认识?”

    李刚难为地:“这……你不认识。”

    陈智星拍了拍他的肩:“你介绍了,不就认识了吗?走。”

    李刚推辞道:“那……你先去方便,我,我打个电话。”

    陈智星“嘻嘻”一笑:“你小子,在这别走,我出来要见不到你,小心你的皮。”说罢朝洗手间走去。

    李刚愣了半响,急急地掏处手机,拨号。

    夜总会门口。

    胡明等人朝里面走进去。

    走廊处。

    李刚接通电话:“喂,罗莉,你们在哪个包间呢?……我是谁?我李刚……好好好,我知道了,一会见。”急急地挂掉电话。

    陈智星从洗手间走出来:“怎么样,他们在哪呢?”

    李刚:“这边,老板。”

    李刚带着他朝一个包间走去。

    胡明和朋友走进走廊,他一眼就看到了李刚。

    “李刚……”胡明疑惑地站住脚步。

    李刚和陈智星走进包间。

    包间里。

    李刚、陈智星走进来。

    陈欣然等人站起来。

    陈欣然:“陈老板,怎么是你?”

    陈智星“哈哈”一笑:“原来是你们呀,怠慢了怠慢了,我先罚酒一杯。”说着抬起桌上的就一饮而尽。

    张亚东:“陈老板真是忙呀,今天打电话给你,忙的连时间也没有。”

    “亚东。”陈欣然止住他,笑对陈智星:“陈老板,您坐,今天,咱们不谈公事。”

    “爽快。”陈智星毫不客气地坐到陈欣然的身边。

    罗莉看着李刚:“你,你也坐吧。”

    李刚轻轻点点头,坐下。

    陈智星看了看罗莉,问陈欣然:“这位是……”

    陈欣然:“她是罗莉,我的好朋友。”

    陈智星倒上一杯酒:“罗小姐啊,来,我陈某敬你一杯。”

    罗莉抬起酒:“陈老板,真不好意思,我不太会喝酒,我一点点,敬你!”

    陈智星“哈哈”一笑:“现在女孩子,谁不会喝酒哇。女人天生半斤酒,喝了。”说完豪爽地干了。

    罗莉:“不过今天高兴,我就陪陈老板干了这杯。”说完一饮而尽。

    陈智星朝罗莉移动坐过去:“罗小姐在哪高就啊?”

    罗莉正欲说话。

    李刚抢先说:“她在国税局工作。”

    罗莉不解地看了李刚一下。

    陈智星“哈哈”又笑:“国税局,好单位啊,我们每年都得对你们上贡税收呢。哈哈哈……”

    这时门打开,胡明走了进来。

    陈欣然一愣,站起来:“你怎么来了?”

    李刚将头撇过去。

    张亚东起来招呼:“胡明,你来了,快坐。”

    胡明看了陈欣然一眼,又看看陈智星,脸上掠过一丝莫名的笑意。

    罗莉:“胡明,你来得正好,和陈老板喝两杯吧,我们几个都不是他的对手呢。”

    胡明笑着点头,走到陈欣然身边坐下。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啊。大家都凑在一块了。”陈智星笑着说。

    胡明抬起一杯酒:“陈老板,算兄弟我敬你。你给欣然他们投资,我还没谢过你呢。哪天约个时间,我给你们报道报道,宣传一下,增加点社会效应,提高你们的社会知名度。”

    “哎哟,那真是太感谢了。”陈智星急忙抬起酒杯,“老兄今天能认识你,真是三生有幸,来,兄弟,喝了。”

    两人碰杯喝了下去。

    李刚站起来,消无声息地走了出去。

    “哎……”罗莉看见,有些急了。

    陈欣然朝罗莉示意了一下。

    罗莉赶紧起身,追了出去。

    张亚东看了看他们,也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走廊处。

    罗莉正在和李刚讲着话。

    罗莉:“你不敢面对胡明?”

    李刚:“不是,我,就是有点头晕,出来凉凉。”

    张亚东走过来:“罗莉,李刚,我家里有点事,我就先走了,记得给欣然他们说一声。”说罢欲走。

    李刚拉住他:“亚东,没事吧?”

    张亚东摇摇头:“没事,你们好好玩。我走了!”说着径直走了。

    罗莉看着张亚东离去的背影,轻叹了一声。

    李刚:“怎么?他有什么问题吗?”

    罗莉:“你知道,他喜欢欣然。以前要不是他外出下海,早就和欣然结婚了。”

    李刚:“缘分的事情,说不清楚。”

    罗莉:“我们到外面走走吧?!”

    李刚推辞道:“算了吧,我还要陪着陈老板呢。”

    罗莉:“对了,你跟陈老板究竟什么关系?怎么……”

    这时,霍青从一旁一摇一摆地走过来,将手搭在李刚的肩上,色迷迷地看着罗莉。

    霍青:“不错啊,李刚,这小姐还可以啊。叫过来,陪哥们坐坐。”说着欲拉起李刚走。

    罗莉气愤地看了他一眼,对李刚:“我先进去了。”说着欲走。

    霍青一把拉住她:“还耍脾气呢,不就是个小姐吗,别他妈的给脸不要脸。”

    “请你说话注意点。”罗莉甩开他的手。

    “你……”霍青挥起拳头想打下去。

    李刚赶紧止住他:“她不是小姐,是我的好朋友。”

    霍青一愣,放下拳头,阴阳怪气地:“原来这么回事。你的好朋友脾气挺大的啊。”

    罗莉气愤地瞪着他。

    李刚:“好了好了,青哥,老板还在里面呢。”

    霍青一听,生气地:“难怪找他找不到,人家客人都生气走了。我找他去。”说着朝陈欣然他们包间走去。

    罗莉逼视着李刚:“你怎么会跟这些人混在一起?”

    李刚为难地:“我,不说了,我们进去吧。”拉起罗莉欲走。

    罗莉甩开他:“你不说清楚,我就先走了。”

    李刚想了一下:“那,这样吧,你把胡明和欣然他们叫上,我们还有点事要谈。”

    罗莉鄙视了他一眼,甩头朝包间走去。

    李刚怅然若失的表情。

    第六集完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小品剧本网www.xiaopinjuben.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门为各演员、艺术团、演艺公司、政府部门、单位活动、企业庆典、公司年会提供创作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 13979226936 联系QQ:652117037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公司年会小品
网站介绍 |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小品剧本网(xiaopinjuben.com)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92004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